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刀与剑与骑士团》刀与剑的区别 第二十一章 鏖战 刀与剑与骑士团同人女

《刀与剑与骑士团》刀与剑的区别 第二十一章 鏖战 刀与剑与骑士团同人女

发布时间:2020-06-18 12:07:2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三教徒 状态:已完结

《刀与剑与骑士团》作者:三教徒,奇幻类型小说,主角:韦根,韦根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鏖战 从前,有个小男孩问过自己的父亲,什么是战争,为什么父亲要因为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呢?战争会结束吗?彼时父亲就会回来陪自

>>>《刀与剑与骑士团》在线阅读<<<

《刀与剑与骑士团》免费试读


鏖战

从前,有个小男孩问过自己的父亲,什么是战争,为什么父亲要因为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呢?战争会结束吗?彼时父亲就会回来陪自己吗?父亲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有些答非所问的回答道:“这就是战争,但我相信即使是再激烈的战争也会有结束的那天,彼时,枪会消融,草会生长,土地上的一切事物都能像其他的一切一样恢复原状,所有的父子都能团圆,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幸福。”

瓦卢诺城下,战火燃的正盛。

韦根人做好了更加充足的准备,他们推着现制的木制战车朝着瓦卢诺城下赶去。战车沿着未被挖开的小径推往城墙下,一只精锐的韦根小队就躲在这样的战车内,只待战车靠上城墙的那一刻便冲将上去,为那些在战车外的弟兄们打开城门。

经过昨晚的失败之后,这些韦根人显得更加凶残,弗雷德里克称呼这些人为“被激怒的野兽”。因为昨晚有了些许的射击经验,霍普干脆彻底放弃了让猎人队射轻箭矢的打算,所有的猎人一律换上重箭矢,这不是一个射击的成本问题,而是说轻箭矢根本不可能杀伤敌人。

在重箭头的打击下,不断有韦根人在击中后的肩头、躯干上溅起一朵朵的血花,但他们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不知疼痛的战争机器一般,只是硬顶着身上的箭矢取下身上的投矛,朝着大普鲁斯人的军阵狠狠的扔过去。

上一次的袭击让大普鲁斯的青年对这些杀伤力极大的投矛有了深刻的印象,未等到佣兵指挥官们下命令,市民们便纷纷躲到了城墙的掩体后面,直到空气中再没有那种渗人的呜咽声后,才小心翼翼的趴着墙缝观察韦根人的动向。

一轮投矛的攻击虽然没有起到很大的杀伤效果,但是打断了城墙上的火力,韦根人成功的将战车往瓦卢诺城下有靠近了一步。看着在视野中不断变大的战车,佛雷德里克又忍不住抱怨道:“这该死的,如果我们有一只骑兵,这些韦根人怎么可能能把这笨东西靠过来。”

但韦根人的战车不会因为佛雷德里克的抱怨所停下脚步,就如同太阳从不以人的意愿日升日落,星辰不会因为国王的喜好而改变自己的位置。它们最终还是越来越近了。

这时,一个乡下青年突然从韦根人的战车上瞧出些端详来,他先是惊讶,然后疑惑,最后大怒的吼道:“这战车的顶子难道不是我家的门板吗?”听到这青年的话,很多来自乡下的年轻战士也都瞪大眼睛看了起来,他们七嘴八舌的指认道:

“这是我的新婚床板,你们看,那里有个洞!”

“我妈***壁橱!上面还有我小时候拿石头刻的画呢。”

“那是我家的……”

“这些韦根人也太不要脸了吧,把我们家的门板拆了来打我们?”站在城墙上的一个市民忍不住吐槽道。

农人青年的一句话,就像一把火一样的点燃了市民们的士气,可能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有的时候,只要有一句话就能煽动起一群人了。

还没等到韦根人从战车上爬到城墙上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第一批市民已经自发的将手中的长矛狠狠的对着吱呀晃动的战车捅了下去。本就不甚坚硬的战车上溅起一片片的木屑,一个农人战士站在城头上,含着眼泪吼道:“俺们就是敲碎了也不给你们用!”

望着城头上莫名上扬起来的士气,站在远处的梭洛有些莫名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嘴上还念念有词道:“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这样啊?”

韦根人的进攻当然不会因为城墙上高涨起来的士气而停止他们的进攻,更多的战车接近了城墙,数十个强壮的韦根人爬上了城墙,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战斧将农人们手中的长矛劈的粉碎,但随后又被人多势众的持剑冒险者赶下了墙头。这些冒险者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胜利欢呼,一轮凶猛强悍的投矛就已经掷在了他们身上,投矛穿过这些的胜者的身体,将他们随着胜利的喜悦无情的钉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铁器碰撞的声音,瓦卢诺的城头上已经被随处可见的断肢和找不到脑袋的尸体盖上了整整一层,只是叫人行走起来,就已经显得十分困难,市民们大多已经变得脸色苍白,有的人已经有些站不住了,在他们的身上,往往还能闻到些许的腥臊之气。

佣兵们的脸色变得沉了下来,不过他们也没有指责这些市民,能打到这个样子,他们都知道市民们已经很尽力了。他们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从各自的百人队里站了出来,组从了一个仅仅有十几个人的防线。

霍普放下已经沾满了血的弓弦,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弗雷德里克则将手中精制的铁头长枪塞到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小伙子手里,朝着他咧起那张看起来有些狰狞的脸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然后弯下腰从一个死去的韦根人手里抽出了一把战斧,拿在手里掂量了掂量。

因为第一层防线的失守,更多的韦根人爬了上来,在宽度仅仅三米左右的城墙上,大普鲁斯的市民和韦根部落的战士们紧张的对峙着,而佣兵们则站在他们两者之间。

面对着越来越多蚁附上来的韦根人,弗雷德里克第一个高呼着冲了上去。也许是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也许是韦根战士们刚刚才爬上城头,还有点发懵,也许是他们没想到会有这种只身冲上来的大普鲁斯人,总之,这个强壮的佣兵战士手起斧落,才刚刚接触上去,就砍翻了两个韦根战士,新流出的血迹沾染在已经被血泡过的斧头上,大普鲁斯人和韦根人的血流在了一起,汇聚成同一种的红色。

霍普则显得非常安静,他的格斗技巧让人看上去有些文雅,他只是往前走了两步,等着韦根战士朝他冲过来,在躲过两次韦根战士的斧刃之后,他手中的长剑像一条毒蛇一样的吻上了韦根人的脖颈,韦根战士无助的丢掉自己手中的斧头和盾牌,用双手徒劳的捂住自己不断冒血的喉管,直到他金色的瞳孔一点点的暗淡下来,他才缓缓的跪倒在霍普面前,直到彻底死亡,都没有倒下去,还保持着半跪倒的姿态。

直到他身后的另一个韦根战士怒吼着冲上来,一脚把他的遗体踢倒在另一半上,好给后来的战士们腾出继续进攻的空间。

并不是每一处战场上都如同这两位佣兵一样打的这么顺利,弗雷德里克是何塞佣兵团里公认的最强壮的哪一个,而霍普则是他们的队长。面对着越来越多的韦根人,即使是训练有素的佣兵们也开始变得力不能支起来。很快,第一个佣兵倒下了,他身着铁甲的身子被一名手持巨斧的部落将军劈成两半,而他死前所递出的最后一剑则只是插在了将军的肩膀上。

佣兵们发出一声哀鸣,更加努力的去劈砍自己面前的韦根人,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韦根人开始包围他们的时候,即使他们真的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对抗敌人。第一个倒下去的佣兵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更多的佣兵倒下了,而伴随他们倒下的,往往是数量更多的韦根人。

看着只剩下人勉强保持站立的佣兵队伍,站在冒险者队伍中的威廉站不住了,他因为喝醉酒错过了昨晚的第一次韦根人的突袭,直到今天早上睡醒的时候,他才被作为冒险者队伍的一员被编入守城队伍的一员。

不仅仅是威廉自己举起了手中的剑,眼前的这一幕叫这些老油子想起了自己刚刚离开家乡的那些个岁月,也想起了家乡里的那个姑娘。这些人本来也是些流落江湖的热血之人,带着自己仅有的一点点继续便出来闯荡,虽然理由各不相同,但都是有过出人头地的野心。佣兵们英勇的战姿唤醒了他们对荣誉的渴望,或者不是……但无论如何,他们决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几百个冒险者们冲进了战阵之中,他们呼喊着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姓名、或者是自己某个牵挂了一生的姑娘,然后便欣然赴死。在剑和斧的交织中,两只军队猛烈的冲撞在了一起,不断的有人倒下,又不断的有人从后方补充上来,士兵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有的人已经彻底离开了人世,去会见自己的诸神或者是在梦想中的花园中玩耍,也有一些人只是在剧烈的战争中昏倒了过去,但在这短短三米宽的战场上,他们之间一时已经看不出区别。

威廉是第一批冲进战场的冒险者之一,那些韦根战士先是被这些冲上来的战士们吓了一跳,但继而便发现这些人无论是从装备上还是从武艺上,跟刚才的佣兵相比都有很大的差距,于是他们便放手跟这些人打了起来。

奎克是一个刚刚爬上城墙的韦根战士,他来到这里追寻自己的荣誉,在战场上证明自己,这也是部落的传统。他很幸运也很不幸运的登上了城头。虽然之前没有参与过任何战争,但他强健的体魄还是推动着他来到了战场上。看着那些勇猛无双的佣兵们收割自己同乡,奎克的心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一想到臭气熏天的沼泽和寒冷彻骨的冰水,他就有了继续站在这里的理由。

当奎克转过身的时候,他恰巧看着一群大普鲁斯人口中喊着他听不太懂的一些话冲了过来,但这并不妨碍他武艺的发挥。有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冲到了他的面前,冲着他的脑袋凶狠的劈了上去,奎克虽然心里不太明白,这些天天过好日子的大普鲁斯人为什么要拼命反抗,但他还是娴熟的举起了自己

刀与剑与骑士团

刀与剑与骑士团

作者:三教徒类型:奇幻状态:连载中

《刀与剑与骑士团》作者:三教徒,奇幻类型小说,主角:韦根,韦根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鏖战 从前,有个小男孩问过自己的父亲,什么是战争,为什么父亲要因为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呢?战争会结束吗?彼时父亲就会回来陪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