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刀与剑与骑士团》刀剑神域之幻想骑士团 第十六章 战争期间的插曲 刀与剑与骑士团同人女

《刀与剑与骑士团》刀剑神域之幻想骑士团 第十六章 战争期间的插曲 刀与剑与骑士团同人女

发布时间:2020-06-18 12:06:5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三教徒 状态:已完结

《刀与剑与骑士团》由网络作家三教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韦根,韦根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作为一个常年游历于乡间的教士,对于所谓的“巫术”,门尔德也是熟悉的,更何况,他比周围的人都知道,异端在更多的时候只是他的同行给一

>>>《刀与剑与骑士团》在线阅读<<<

《刀与剑与骑士团》免费试读


作为一个常年游历于乡间的教士,对于所谓的“巫术”,门尔德也是熟悉的,更何况,他比周围的人都知道,异端在更多的时候只是他的同行给一些人定罪的小把戏而已。当然,因为很多明明已经选择信仰了萨丁教的新依拜的教徒,往往会因为信仰不坚定,去恳求一些野蛮仪式的帮助,那些村民干的事情有时候甚至比信奉多神教时期干的还要离谱。出于工作的需要,这时候就要辨别那些巫术的关系了。所以门尔德自己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是两次。

在他刚做教士的一个秋天,有个从东方逃难过来的人,说着一些奇怪的话,什么天地万物都是自然的规则,敬鬼神而远之的怪话,还到处乱砍果树,说是要给村民讲学,有个村民觉得事情多少有些古怪,于是就吧门尔德叫了过去。

门尔德带着几个信徒赶到了他们口中的那个东方人那里,门尔德并没有着急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是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要讲什么。一开始,那个男人讲了很多关于礼仪的东西,比如“与人为善”“男女大防”之类的东西,虽然叫门尔德觉得很古怪,但这也不属于巫术的范畴,门尔德反而听的津津有味,权当是异乡人的故事了。

为了让这些村民们听的更感兴趣一点,东方人讲起了“授民之四时”,然后还讲了村民如何利用人畜的粪便来给农作物育肥,以便于提高作物的产量。门尔德觉得这些东西有些重口味,可能已经到了“巫术”的边缘,但好像并不是很危险,所以他还能忍受。

后来,事情开始变得更不对了。这个男人看到门尔德来了,但他显然不了解门尔德的身份,只是从村民的眼神中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有地位的人,于是便使劲卖弄起来。

这次,门尔德的嘴巴可就闭不上了。

这个男人从“授民之四时”讲到了“格物致知”,并且说,农作物产量的提升其实就是格物致知的结果,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而这些道理都要我们通过努力去参透他,最后慢慢的明白这个世界的道理。

最后,男人还饶有兴致的将起了“天人感应”。这些东西里面含蓄的包含了一些有关于统治的东西,这个东方男人以为门尔德应该会给自己一个发展的机会。果然,门尔德在他讲到“上天的一直会随着君主的行为发生改变”这句话后,按捺不住的走到了这个男人身边。

男人正准备含蓄的介绍自己的时候,门尔德带着一帮愤怒的信徒砸烂了他的摊子,特别是的那根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果树的树枝。

门尔德叫他赔付了果树的费用,然后将他赶走了,在那个男人带着委屈和不解的眼神离开了那个村子之后,门尔德向村民们宣布:“那个男人说的话完全是一种低级的巫术,只会让你们远离真正的信仰。”

一直过了很长时间,门尔德都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那个男人,毕竟那个男人讲的什么“授民之四时”、“天道有常”、“与人为善”之类的东西他从心里还是很认同的,在以后很长时间的传教生涯中,门尔德都会有意无意的去包庇一些影响不太大的学说,甚至自己也用《萨丁古经》的思想去解释这些“异端学说”给村民们听。

后来一次“巫术”的事件就比较严重了,那还只是在两年前发生的事情。门尔德还记得自己来到那个偏远的地方,那里简直已经成为了一片人间地狱,有个男人坐在村民们给他搭建的“神坛”上,村民们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无偿的献给那个男人以寻求“全能全知之圣灵”的庇佑。男人和女人之间不敢说话,生下来的孩子不敢认自己的父母。

那是门尔德自以为做传教士以来做的最好的一次。他当众戳穿了那个男人的谎言,告诉村民们“全能全知之圣灵”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萨丁只会在天上保佑你们的灵魂,辛勤劳作的人可以跟随着那些英雄的家族登上萨丁的花园,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只是巫术或者是谎言。那个男人所谓的展示自己“神力”的方式,只是通过改变村民对一些疼痛感知的辩解而已。

得知真相的村民们在门尔德的指挥下将那个贪得无厌的人死死的绑在了他的“神位”上,最终一把火把他们一起烧成了一堆灰烬。

门尔德稍稍收回思绪,乔伊斯和韦迪亚已经离开房间了,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只剩下威廉,一个商人的儿子,看上去有些毛毛躁躁的年轻人,大概是因为紧张,这个年轻人只是看着自己,没有说一个字。

“威廉,是威廉先生吧,”门尔德开口说道,“你可以开始跟我讲讲你的遭遇了,我会尽力帮你找到破解的办法。”

年轻人先是一愣,继而结结巴巴的讲起来:“抱、抱歉,大人。我刚才以为您还要做些什么别的准备,所以没有贸然开口。”

“巫术的事情要从我被抓住之后讲起。那些韦根人抓住我之后,却并不处死我,我跟那些人说,我不是贵族,家里即使有钱也不会让他们赎回我,他们也并不理会。直到……”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威廉。”门尔德严肃的问道。“目前,我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巫术的迹象,他们有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们把我绑在了树上,大人。”威廉回答道。

“什么?绑在了树上,这可是很多巫术仪式中的前兆啊,你对那棵树还有什么印象吗?”门尔德心中暗笑,但表面上的神情却更加严肃的危言耸听起来。“镇长跟我说过,你是一个观察能力很强的小伙子。”

“树……对不起,我实在记不清那是一棵什么样的树了。”威廉开始愈发的羞愧起来,自打从那棵树上睡醒之后,自己就见到了扬,哪还有心思去看什么树的事情。

“不记得了,不对,我想你应该在那棵树上绑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吧,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迷惑了你的心智,告诉我,小威廉。”门尔德身体前倾过去,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以萨丁的名义,回答我,教徒威廉。你在韦根人的营地里到底见过什么人。”

“我见过一个女人,那肯定是一个巫女,虽然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但我现在回想起来,她完全符合我们对巫女的认识,只是我没有想到,她会伪装的这么这么漂亮,大人。”威廉语无伦次的说道。

门尔德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发展一如他的预测,很普通而又很不寻常的一段故事,一个莽撞的小伙子在敌人的阵营中爱上了一位姑娘。这在战争中算的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如果处理不好,会成为这个年轻人一辈子的阴影的。门尔德暗暗想道,接下来就是解开他心结的时候了。

“我的灵魂是不是已经被蛊惑了,大人。”威廉已经留下泪来,“即使到现在,即使在您的帮助下,我已经认清了她的真面目,可我依然觉得自己有一部分的感知在受到他的影响。”

门尔德尽量控制自己的语调,好叫它显得多少温和一些:“年轻人,我们都是会犯错误的,即使是英雄的后代也难免有迷失的时候,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呢?只要我们心中不忘萨丁,我们的父就会给我们讲下启示,来救赎我们的。”门尔德伸手抚摸了威廉趴在桌子上的额头,问道:“也许我们能聊聊关于这个韦根女孩的更多事情,比如,她的名字?”

接下来,在门尔德越发惊讶的眼神中,威廉趴在桌子上一边抽泣着,一边喝了好几碗蜂蜜酒,断断续续的将这个女孩的样子形容了出来。这让门尔德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的观察能力,在威廉的叙述中,从他们相遇到分离也不过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而他光是在形容扬的穿着相貌上,就能几乎不重样的跟自己讲上一个小时,就连扬那天戴的牛角盔上有几处裂痕,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一直到傍晚时分,门尔德扶着醉醺醺的约翰从镇长家里出来。

说实话,门尔德是不介意约翰能跟扬发生点什么的。不同于镇子一般的民众,门尔德曾经在北海的王庭里面受到过很深的伤害,虽然对帝国也还有归属感,但也并不是就这么强烈。从约翰对扬的形容来看,扬像是韦根人那边的部落贵族,如果他们能成一对的话,虽然不指望能消弭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但没准也能给镇子多留一条活路。

乔伊斯镇长望着自己眼前所谓是“军队”的东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实在是太仓促了。”乔伊斯忍不住说出了声来。他曾经在北海的王庭服侍过一段时间,见识过什么叫真正的军队。特别是田森部落的军队,都是见过血的凶狠角色,而且铁甲率多达三成之高。即使是这样的军队,跟韦根部落作战的时候,也很难占到什么便宜。

老头子一辈子没去过南方,对于南方的战事也只是有所耳闻,他并不是不信任何塞带出的部队,但是还是觉得心里没有底气。在北地,韦根部落的战士是大普鲁斯人的老师。眼前的这些人士气虽然可用,但到底是一群没见过血的新兵,而且身体素质也是高低不齐。

但凭披甲率这一点上看,镇子上的部队就远远的不足。根据约翰的说法来看,这次过来袭扰的韦根部队在韦根人里面都称得上是精锐了,整齐的皮甲可以几乎无视大普鲁斯猎人的弓箭对他们的袭扰,而在他们强有力的标枪下,镇子里赶制出来的皮革甲根本不堪大用。

“这些部队确实是难堪大

刀与剑与骑士团

刀与剑与骑士团

作者:三教徒类型:奇幻状态:连载中

《刀与剑与骑士团》由网络作家三教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韦根,韦根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作为一个常年游历于乡间的教士,对于所谓的“巫术”,门尔德也是熟悉的,更何况,他比周围的人都知道,异端在更多的时候只是他的同行给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