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仅要这份甜》仅要这份甜 百度云下载 弱受 仅要这份甜腹黑攻

仅要这份甜

总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微梦雨原创的总裁小说《仅要这份甜》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褚恬,景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宗伽文在酒吧包间里搂着他的新猎物正喝到兴头上时,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他有些不耐烦的掏出来一看,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他拍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7 00:05: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微梦雨原创的总裁小说《仅要这份甜》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褚恬,景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宗伽文在酒吧包间里搂着他的新猎物正喝到兴头上时,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他有些不耐烦的掏出来一看,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他拍

《仅要这份甜》免费试读

宗伽文在酒吧包间里搂着他的新猎物正喝到兴头上时,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他有些不耐烦的掏出来一看,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他拍了拍女伴的腿,无奈的说,“我接个电话。”

“谁呀,挂了。”女伴显然很不满,又往宗伽文身上靠过去。

宗伽文毫不留情的把黏在身上的女人扒拉下来,起身快步走出包间,接起了电话,“少爷,什么指示?”

“老地方,给你10分钟。”那头的景熠声音冰冷,语速很快的说了一句就收了线。

“啧。”宗伽文瞪着手机屏幕,心里老大的不爽。可“少爷”的命令还是不得不听的,他快步走下楼梯,找了个代驾以最快速度往相隔两个街区的另一家店去了。

景熠喜静,从来不去诸如酒吧一类声色犬马的地方。宗伽文拉风的黄色兰博基尼低吼着在他们固定的聚会地点:“Deepblue”门口停稳。

他把车钥匙扔给泊车小弟,小跑上台阶进了店。

“宗先生,景先生已经到了。”迎宾小姐恭敬的把他往里面带。店里的灯光幽暗,安静的走廊里飘散着令人沉醉的红酒香气。

“Deepblue”是B市一家高级会员制酒窖,老板正是景熠。他这个人洁癖到了极致,为了满足个人爱好也为了能有地方和朋友聚会,两年前投资开了这家店。

宗伽文推开专用包厢的门,往自己的高背沙发上一坐,迎着景熠的冷脸发难了,“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为了你我又抛弃了个绝色。”

“你说的不管用。”景熠坐在对面的高背椅上,不停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显得有些烦躁。

“什么不管用?”宗伽文斟酒的动作一顿,显然没明白。

景熠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松开一颗衬衣扣子,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少爷,红酒不是你这样喝的。”宗伽文被他罕见的粗暴方式惊了一下,他拿起醒酒器旁边的酒瓶看了一眼,好家伙,拉图1990就被他喝二锅头一样一口闷了,真是暴殄天物。

景熠却像没听见似的,又自斟自饮了一杯。他把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仰身靠在了椅背上。

宗伽文认真的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明显是在生气啊,而且还有点心烦。嗯,能让“少爷”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只有那位小姐了。

“怎么啦?和褚恬闹别扭了?”宗伽文抿了一口红酒,促狭的笑道。

景熠蹙了一下眉,冷声道,“哭了。”

“咳咳咳,怎么回事?”宗伽文被来不及咽下去的酒呛的连连咳嗽起来。

景熠有些无奈的扶额叹了口气,好吧,他承认他是没辙了,不然这么丢脸的事他是不愿意告诉别人的。

“我表白了,然后她就吓哭了,跑了。”他言简意赅的把刚才在山上的情况形容了一下。

没错,当景熠说完他很认真的那句话后,褚恬突然毫无征兆的掉下了眼泪。他的心立刻就慌了,手一松,她就头也不回的仓皇而逃。他也不敢去追,只打电话叫了项正飞去送她。

“你怎么表白的?”宗伽文一听就觉得有问题,不会是这家伙霸王硬上弓了吧。

“还能怎么表白?”景熠浓眉一挑,把刚才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真这么干的?”宗伽文噌的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声音也拔高了不少。

“有问题?”

“不是,少爷,你是不是少根筋啊?”宗伽文见他一脸坦荡的样子,无名火窜的八丈高。有时候真想把他的脑子撬开好好研究,结构绝对不一般。

宗伽文重新再椅子上坐下,压惊似得喝了大口酒,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样,我问,你回答。”

“她是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她?”

“是。”景熠瞥了宗伽文一眼,什么破问题,如果知道的话他还表什么白。

“那她之前对你印象如何?”

景熠思索了片刻,心里有些没底,“算不上好。”

“所以少爷,我教你的全忘了?”宗伽文彻底无语了,“女孩子的胆子小,你设身处地的想想,一个整天板着脸,印象又谈不上好的男人,突然跟你说,‘喂,做我女人,不答应爷今儿就不让你走了!’,你会不会被吓哭?!”

景熠本来就没舒展的眉心这下蹙的更紧了,他看着宗伽文颇有些焦灼的表情,咬牙道,“照你的意思,是我做的不对?”

“还对呢,简直错的离谱好嘛。”宗伽文挑眉嗔怪了一句,这人真够奇葩的,这换做在古代就是强抢良家妇女啊。

“少废话,你就说现在我该怎么做。”景熠也无心听他训话,他现在觉得焦躁极了。褚恬流下的那滴眼泪,还有她煞白惊慌的小脸都让的他心情沉重。

“哎,我说你这个人就不能温柔点?哄哄她,女人都经不住哄,只要她对你心软了,问题不就解决了?”宗伽文放缓语气循循善诱。

景熠听了又沉默了下去,他仰头喝了口酒。心里一时也拿不定注意,真是个烦闷的晚上,都是天气太热的错。

褚恬呆呆的缩在床头,窗外渐亮的天色把熹微的晨光带进了房间。她抬头有些失神的望了一眼,用力眨了下胀痛的眼睛。好吧,她居然呆坐了一夜未睡,现在只觉得头昏脑涨。

昨晚景熠突如其来的话让她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她想了一晚上,起码找了几百种理由说服自己他只是一时失言,但都失败了。他的那个肃然的眼神和坚定的语气都让她无法忽视,可他怎么可能对她产生男女之情,太不可思议了。

“哎……”褚恬叹了口气,慢腾腾的爬下床去了浴室。

一上午时间,褚恬像个失了魂的人,无论干什么都慢半拍。煮粥的时候被扑出来的水烫到,刷碗的时候粹了一只味碟,连最能静心的画画都没能让她得到片刻安宁。

“哎呀……”褚恬把画笔一扔,趴在书桌上哀叹了一声。她真的完了,怎么就被景熠这个混蛋搞得一团糟。

因为昨天的意外,褚恬偷了半日闲没去店里。她吃了个简单的午餐,打电话询问了沈蕙嘉,在得知店里都收拾妥当后,才换衣服出了门。

“褚小姐。”褚恬低头下楼,刚踏下最后一级台阶,前面就响起了一记她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褚小姐。”项正飞见她想绕道,立刻上前伸手将她拦住了。

“啊,项特助,你怎么会在这里?”褚恬见躲不过去,只得装傻和他打了个招呼。

“你要去店里吗?我送你。”项正飞已经奉命在楼下等了一上午了,她再不下来,他就打算去敲门了。

褚恬紧张的看了一眼停在院子里的劳斯莱斯,连连摆手,“不用了,我自己有车。”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项正飞哪可能给她逃跑的机会,直接拽着她朝车子走。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褚恬紧张的闭紧了眼睛。可她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后座是空的,景熠并没有出现。

一路上,项正飞都通过后视镜不停的观察后座的褚恬,他来就是为景熠打探情况的。不过她的情况确实称不上好,压低的帽檐遮不住她满脸疲惫,眼底还有明显的青色,一看就是没睡好的样子。

沈蕙嘉早上来店里盯着保洁把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又把烘焙设备重新归位。她刚坐定喘了口气,店门就被推开了。

“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她看着走路都有些飘的褚恬,忙把她拉到前台后的凳子上坐下。

“啊?哦,都收拾好了?”褚恬慢了半拍才抬头环视了一圈。

“都好了,你看看。”沈蕙嘉知道她一向重视店里的整洁度,就示意她去座位区检查检查。

褚恬并未起身,只是往里面打望了下,就朝她淡笑着点头道,“辛苦了,下午你早点走吧。”

“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沈蕙嘉全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又给明显还没睡醒的褚恬倒了杯水。她来店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喜欢这个Xing格随和的老板。更何况这里的工资比以前打工的地方高出了一倍,她当然不介意分担些力所能及的事。

褚恬强打着精神做了几种甜品,下午茶时间的客流高峰期结束后,店里安静了下来。她放了沈蕙嘉的工,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了。

“铃……铃……”就在褚恬窝在后间的凳子上打盹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

“喂~”她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了起来,这个时间会打电话来的人肯定只有褚怀瑜。

“你在睡觉?”褚怀瑜听她带着浓重睡意的声音有些意外,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营业吗?

“咳,没有,我在店里。”褚恬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伸展了一下手臂。

褚怀瑜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训诫道,“说了多少次了,晚上不要熬夜,身体是自己的,要爱惜。”

褚恬无声的叹息着,只顾闷头听训。心里直腹诽,她也不想熬夜的,不过是被某个奇怪的人搅得睡不着而已。

“Va

ie……”褚怀瑜察觉的到那头的人情绪好像不高的样子,心里担忧起来。他思索了一阵,还是决定问问,“怎么心情不好?遇到什么事了吗?”

褚恬刚刚已经走神了,听到他问话回答慢了半拍,“能有什么事?好啦,有客人来了,我不跟你说了。”

褚怀瑜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眉头随之蹙了起来。对他这个外甥女他可谓是了如指掌,刚才她明显心不在焉,说话又闪烁其词,明明就是有事。

他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日期小窗口。明天就是周末了,他决定暂时把工作放一放,去一趟B市。

其实,褚恬也不是故意敷衍褚怀瑜的,外间的风铃确实响了,可出现在店里的客人不是她想

《仅要这份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