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冻花》冰冻花制作 BG文 冻花18禁

冻花

现代言情已完结

《冻花》由网络作家芒果种植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傅建,白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冷清白的生活在无时无刻的忙乱和高压中一如既往的行进着,转眼间薄雪覆上小城市寥落的树枝上。这个冬天的初雪来的特别早,十月中旬就匆匆而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8-03 12:0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冻花》由网络作家芒果种植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傅建,白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冷清白的生活在无时无刻的忙乱和高压中一如既往的行进着,转眼间薄雪覆上小城市寥落的树枝上。这个冬天的初雪来的特别早,十月中旬就匆匆而

《冻花》免费试读

冷清白的生活在无时无刻的忙乱和高压中一如既往的行进着,转眼间薄雪覆上小城市寥落的树枝上。这个冬天的初雪来的特别早,十月中旬就匆匆而至,然而到了一月,却许久不见雪的影子,天气只是干冷,索性这种天气只要把怕冷的地方都盖住就可以了。傅建联向冷清白通知即将回家的消息之后便再没有要回来的进一步通知。直到圣诞节前夕,傅建联高兴的给冷清白发了一张自己捏着一大叠人民币的照片,说发年终奖金了,零七八碎加起来有一万块。虽然平时业务往来人员发薪,冷清白经过手的现金和支票也不少,可是放在傅建联手里就觉得看起来有些小小的激动人心。恰巧其他人都在谈论关于年终奖金的事儿,冷清白差一点就要借口炫耀一下,可是压了下来,她可不想找麻烦。回信息给傅建联一个‘好’字。傅建联说,一月中旬就回家了,听冷清白的,这次要飞回来。傅建联到家前的一个月,冷清白开始了自己皮肤拯救的大工程。这一个月里,冷清白尽可能少的面对电脑,面膜也积极定时的开始做,每天看好时间喝水。一月十一号中午,冷清白早早安排好自己手里的活儿。办公室里的人都发现今天的冷清白照比平时精神许多,长靴短裙,完全不是平时的中性范儿,头发撩起来一对大大的圆环露出来,给冷清白衬托出少有的轻熟妩媚。“今天有约会吧!打扮的这么漂亮。”丁丁笑着问。楚明明凑上了摸着冷清白修长笔直的腿,弄的冷清白直痒痒。“哎呀,她个男人婆,这双腿要是给我就好了。”楚明明羡慕的说,手还是摸来摸去的。“你别碰我行不行。”冷清白嫌恶的躲回座位里。“你们家妇联主任不摸吗?切!”楚明明不屑的说。“他敢!”冷清白恶狠狠说。“哎呦,这是谁啊?差点没认出来,领导今天怎么换风格了?”“真是小冷啊?太好看了!”三个派单员拎着空口袋回来领新单子签到,头一天领了足够的单子,这会儿才回来,看见冷清白都差点没认出来。“哎,发完了,坐下休息一会儿,大家都辛苦了,徐姨怎么样?不行就先回家休息两天,活儿有的是,以后休息好了再来一样的。”冷清白把脸转回来对三个人说。这些人成年在外发传单,可是赚到的钱却十分微薄,冷清白打心眼里心疼他们。“挺好的,小冷你就别操心了。”其中一个中年女人比较常来,和冷清白搭话。三人也没坐,只是在屋里站着休息一会儿。“坐吧,别客气,只要不太吵影响编辑们工作就可以了。”冷清白说。“不了,我们都是粗人,多干点活挣点钱比什么都实在。”说着三人到冷清白跟前签了字,点好准数儿的传单和冷清白告了别。“看见没有,咱这屋最有实权的还是清清,哪像咱们,挂个好名儿除了干活就是干活。”楚明明一直都羡慕冷清白的工作,可是老边却只让楚明明做好他网编的工作。“我这不也是挂名的吗?说是什么什么,其实他们心里谁拿我这个小孩当回事儿了?”冷清白自嘲的说,也只有傅建联总拿她这个空头衔到处显摆。“你还想怎么着啊?手里几十人管着呢!”子叶说。“十二点了,收拾收拾准备吃饭吧!”丁丁站起来拿着饭盒到洗手池去洗。“完了,快晚了,我有事儿得走了,我跟老边请过假了,走了啊!”傅建联说下午两点就到沈阳了,她再不走就真的晚了。打车来到一切顺利,坐上客车,冷清白带着在办公司的热乎劲儿给傅建联发信息,说自己下午会在沈阳等他。正巧傅建联的航班正落在停在途中,听说冷清白要接自己。“还是别出来了,在家等着吧。”接到傅建联这样的答复,冷清白觉得泄气,如果按她一向的脾气这时候一定掉头回去,可是一想到要回的是单位,冷清白的气又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可是我已经出来了。”冷清白不假思索。“那好吧,一定要注意安全,手机一直开机,不要乱跑,过马路记得戴眼镜。”傅建联总是这样,同样的话用在不同的地方不停的讲。每天三餐的时候一定要说吃饭了吗?吃的什么啊?有没有吃饱啊!冷清白和傅建联恋爱六年,这几句话从来都没变过,除非没起床或者其他什么意外,始终如一。眼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陆续开始结婚甚至孩子都能满地跑了,可是他们俩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傅建联总时不时许诺一定要结婚的话,可是从来没有过实质性的内容。问急了,傅建联总说因为现在什么都没有,还不能让冷清白过安稳享受的日子,有朋友暗中提醒,说傅建联是舍不得冷清白,可是一个人在外面久了,又难免有异心,比如找一个比冷清白更好的。“想的越多,计较的越多,你就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冷清白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一个小时后,傅建联打电话过来,让冷清白到了先到麦当劳或者什么地方待一会儿,现在飞机还在途中停着,看样子是要晚一点。冷清白找到麦当劳,挑了一个靠门的座位坐下来,要了一杯名字琐碎,但好像很有内涵的茶。门口人来人往,冷风从冷清白背后时不时吹进来,身上一激灵,赶紧大口吸一口热茶,苦而干涩,回味像水一样淡,甚至不如好一点的茉莉。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小方桌对面的人换了两三个,冷清白尽量不去看他们,虽然喜欢一个人在城市中游走,可是这样近距离的,紧凑的和陌生人在一起,冷清白总觉得紧促拘束。“还没到吗?”冷清白终于忍不住发信息问傅建联。很快。“已经到沈阳了,现在就坐车往市内来了。”傅建联语气愉快的马上恢复,冷清白的心这才跟着落了地。冷清白的小思绪还没完全褪去,傅建联的电话马上追过来,按照冷清白的印象打车大概最多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眼看天黑下来,街边的路灯开始带着白色的雾气工作着。“到哪了啊?怎么还没到。”一个人坐了两个多小时,冷清白早开始觉得尴尬,但是不想在这一天发脾气。“堵车了,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傅建联在电话里一遍一遍的解释。冷清白背后的门依然开开合合,是不是她觉得进来的就是傅建联,可是总不是他。“现在到哪了?”天彻底黑了,傅建联晚了足足三个小时,出门时的热情,几乎同夜色一起掩盖了。背后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一股凛冽的冷风顺着门缝吹进了,冷清白本来不想回头,可是凉气还是让她忍不住侧过身子。“媳妇儿,我回来啦!”傅建联一脸胡茬,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扶着挂在上的旅行包,身上还是两年前那件旧外套,十个月没见,他还是原来的样子。“总算到了,你看你怎么还穿这件衣服,想冻死啊?”冷清白起身扯着傅建联单薄的旧外套抱怨。傅建联满不在乎的摇头,笑容如故,脸上的肌肉却被冻得僵硬了。“坐一会儿吧!喝点热的东西再走。”冷清白伸手替傅建联拿行李,没有意料中的惊喜,激动,感觉他只是走开一下而已。“不了,换个地方。”傅建联摇头。“刚新要的热茶,喝了。”第一杯实在太难喝,冷清白刚又要了一杯热奶茶,这会儿还剩大半杯直接递到傅建联手里。傅建联想也没想结果杯子,一仰脖,大半杯饮料一饮而尽,顿时脸色也缓和许多。冷清白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却又憋了回去。“好喝吗?”冷清白问。傅建联真的仔细的又砸吧砸吧嘴,很眼熟的回答。“嗯,还不错。”说完看着冷清白的脸色,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走媳妇儿,老头儿带你去个你不知道的地方。”傅建联是典型的东北男人,身材高大壮硕,胸脯一挺,气势自然就来了。“你不坐着歇会儿了?饿了吧?随便吃点神马垫垫肚子再走吧,回去请你吃好吃的。”元旦那天,傅建联和几个同事留在工地上,正和冷清白说着话就开始肚子疼不得不离开,冷清白问原因,可是傅建联说不出来。冷清白就问最近吃了什么。当时的对话,冷清白永远也忘不了,她刚饱饱吃完火锅躺在床上看电视,质问傅建联为什么把自己弄的闹肚子了,都吃什么了,当时傅建联特别委屈,说不知道,就是就着凉水吃了一个午餐肉一袋泡面。“好啊!你说的,不过我先带你去那个地方吧!”出了麦当劳,傅建联很自然的把空出来的右臂揽到冷清白腰间,在沈阳,他们没有什么共同点朋友,第一次肆无忌惮,像所有普通情侣那样贴在一起。见到傅建联之前,冷清白幻想过无数个久别重逢的场面,是冲上去给傅建联一个深吻,还是一个拥抱,或者其它什么煽情的举动,可是事实上,冷清白什么也没做,连被拥抱的反应都显得略微迟缓。他没有变,连一点细节的变化都没有,可是冷清白突然茫然了,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明明书序却说什么也亲热不起来的傅建联,那感觉甚至没有在短信里觉得亲切了。索性傅建联一点也没察觉。“就是这儿啊?藏的也太隐秘了!”出来门,傅建联带着冷清白顺着或者站一处楼梯上来,一个平时从来没注意过的角落里竟然出现一家肯德基。“哈哈,老头厉害吧?就知道你不知道,这里人是不是感觉少很多?”其实餐厅里人也不算少,但是和楼下直挨出站口的麦当劳就显得少很多。“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知道的还挺多啊?”冷清白低头看傅建联买回来一堆炸鸡,挑了一块看起来肉多的什么东西塞进傅建联嘴里。“喏,老婆最喜欢的牛肉干。”傅建联一边吃一边从包里往外掏东西。“还有你提过的书。”零七八碎等傅建联把所有东西掏完,身上的行李包空了一半。傅建联后座的女生嘴里叼着吸管目不转睛看着傅建联像变魔术一样把东西从包包里变出来。“大老远给我带这些东西干嘛?不沉吗?”虽然很喜欢,可是冷清白还是不解的问。难道是价格优惠到了白菜价儿?“额!”傅建联嘴里塞得,满满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简单吃了口东西,时间将近六点钟,整个下午,冷清白的电话出奇的一声也没想。“咱们快回去吧”冷清白起身去帮傅建联拎挎包,结果被傅建联拦下来。“不用,不用。看着啊!”傅建联说着也不管旁边还有人,径直打开行李箱,把挎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行李箱。行李箱里寥寥可数几件衣服都是走的时候带去的,没有少一样也没有多一样。还记得后来以一次冷清白和傅建联吵架,向来不会发脾气的傅建联对着电话喊。“我连条裤衩都是从家带的,我能干什么坏事儿。”出了肯德基傅建联电话响起来,冷清白听不见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只听见傅建联大声的回答,说:“我还在沈阳呢!和冷清白在一起呢!”之后恩恩了两声挂掉电话。“是谁啊?”冷清白警觉的问,这会儿她才重新恢复某些记忆,比如傅建联虽然每天让自己训的像孙子一样,可是从高中开始到现在都是学校和单位的风云人物,傅建联身边从来没缺少过高质量的女孩子。“我爸啊!让我早点回去,说再晚车就不好坐了。咱打车回去吧!”说着,傅建联自个儿又美滋滋揽起冷清白的纤腰往车站走。“回去咱俩还得吃饭呢!”冷清白故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不那么带有情绪。“今天太晚了,还是过两天吧!”傅建联拎着行李箱开始有些累了,语气也有点不耐烦。“不!你要找谁去啊?那么着急走。”冷清白问着,偷偷照着傅建联的腰间掐了一把。“我没有啊!去就去呗!”冷清白执意要做客车,挑到靠电视的位置坐下,车里因为没有站着的乘客空间显得格外宽松。人多少也有些寒意,冷清白下意识把手插进傅建联的口袋取暖。“这是什么?”傅建联宽大的衣服口袋里放了一团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傅建联经冷清白一提醒,一拍脑袋,从口袋掏出东西来。“给你买的样貌袜子,摸摸看是不是很暖和?”说着特别有成就感从身上各个口袋里总共掏出三双及膝长的厚羊毛袜子。“路过成都的时候买的,满地全是黑丝啊,我挑的时候他们都拿看变态的眼神看我。”不等冷清白问,傅建联自己得得得开始讲自己奇异的经历。冷清白把东西都好好收到自己的挎包里,挎包被塞的像要涨开一样。回去吃过饭,已经十点钟,期间傅建联家又来了两个电话。到家时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回到家,傅建联告诉冷清白,家里给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结果自己有吃了一顿。冷清白心里有点怪怪的,可是什么也没讲。看见冷清白拎了一堆东西回去,清白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问冷清白还要不要吃东西,不的话就赶紧睡觉吧,其实心里猜到是傅建联回来了,她不愿意说,自己也没必要问太多。从中午十二点,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冷清白躺倒床上赶紧自己轻的好像要飘起来。明明累了,却怎么也睡不着,手劲挂上QQ,傅建联还在线。“怎么还不睡啊?”傅建联总是第一时间把信息发过来。“睡不着啊!”冷清白说着,眼皮开始有点睁不开了。“是不是有心事儿啊?”傅建联发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嗯,不走了行不行?”冷清白问,问完自己就后悔了,这份工作前途还不错,重要的是是傅建联从初中就喜欢的行业,让他回来,在本地并没有什么发展,冷清白觉得自己的问题特别自私,可是如果无私,傅建联随时有可能离开自己,自己的青春又有谁来买单,她很纠结。“额,可以!”傅建联说的很勉强。“你真虚伪。”明明就是还要离开。“我不虚伪,可是我得赚钱啊!我不赚钱谁养你?”傅建联总是有自己的理由,而且每次都是对的,让冷清白无话好说。“走吧,我不留你。”傅建联说过,一个人要先管好自己才能管好别人,也许这点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女人可以为了爱情放弃事业,儿男人会为事业放弃感情,尽管他们现在经营的还算不上事业,仅仅是一种谋生手段罢了。“你别这样,早点睡吧,这些都是为了你。”傅建联的语调很温柔,就像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的男中音,只要他一张口,总能让冷清白浮躁的心平静下来,失眠的时候,只要傅建联短信一句“乖睡吧!”冷清白就可以很快睡熟过去。“你别老这么和我说话,腻歪了,你没有变,可是就算拉着你,还是感觉很陌生,就算贴着你,还是闻不到你身上熟悉的味道。”冷清白知道自己说的特别酸,可是她说的都是事实,原本以为激动人心的久别重逢,相见后,却变得挂然无味,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熟悉的陌生人,冷清白整个晚上就是这种诡异的感觉。“这,你要我怎么办?我……”傅建联一时语塞。“老婆?”“老婆呢?”“怎么不见了呢?”“额,老婆晚安!”傅建联蹲在电脑跟前等冷清白的回话到十二点半,却没想到这会儿,冷清白早已经睡熟了。不想让你走,不是害怕你会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惑而离开,只是害怕了那种明明在一起却没有温度的短暂相守,不想牵着你的手感觉牵着的是别人男人的手,明明近在咫尺,却总也无法靠近的感觉。

《冻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