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温柔的栖木》温柔的栖木白茶音也txt下載 Mary 温柔的栖木免费阅读

温柔的栖木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温柔的栖木》是白茶音也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鲤,白梅城,书中主要讲述了: 九月看了一眼那一滩血渍,就继续朝前走,来到那扇长满铁锈的门前,他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跨步走了进去。 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扑鼻而来,他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8 12:1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温柔的栖木》是白茶音也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鲤,白梅城,书中主要讲述了: 九月看了一眼那一滩血渍,就继续朝前走,来到那扇长满铁锈的门前,他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跨步走了进去。 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扑鼻而来,他

《温柔的栖木》免费试读

九月看了一眼那一滩血渍,就继续朝前走,来到那扇长满铁锈的门前,他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跨步走了进去。

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扑鼻而来,他倒退出门外,呼吸了几口稍微清新的空气,这才捂着鼻子走了进去。

里面的光线十分的昏暗,他稳了稳心神,看到了堆积得如同小山般的尸体,那些尸体都围绕在中间那个巨人的尸体的周围。

一个浑身浴血的披散着长发的男人站在巨人的身上,他双手持剑,目光涣散,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站立在那儿不动。

“花容?”九月很快就认出了这个人,他能闻的出这人的气味,他飞身跃过了尸体,朝着花容跑了而去。

九月的手都快要触碰到了花容,却感觉胸前一疼,他的胸前出现了一道五公分长,一厘米深的血痕。

九月大吃一惊,他立刻后退了数米,竟然还有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伤到他。

花容这才做了个挥剑的动作,九月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原来如此。”

刚刚伤到九月的正是这无形的剑意,花容的剑意比他的动作还要快,这才有了他伤人后才动手的诡异场景。

九月根本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筑基期的人类修士能够伤害到他,这人的已经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然而法力却无法突破桎梏。

九月乃修炼了上千年的大成期妖怪。即使花容再厉害,九月的实力是完全碾压他的。

九月的伤口开始复原,他控制几条手腕粗细呢树藤偷袭花容,将他捆成了一个大粽子。把他拖出了这个鬼地方。

九月的心情非常非常的不好,他来此一趟,丢失了一个七非晚不说,江鲤也丢了。说出去,真是丢他这个老妖怪的脸面。

他直接冲向了白梅城城主所在的白梅大厦,那儿并没有被暴风波及,白梅城剩余的半妖都聚集在了这儿。

他直接跳到了白梅大厦最高楼,破窗而入。一个有些枯瘦的老人就站在高高的落地窗前,神色冰冷的看着他。

“别来无恙啊?城主。”九月嘲讽的说道。

“卿提督,好久不见啊,身体好吗?”城主和蔼的笑了起来,就和一个普通的老爷爷一样。

“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想怎样?把我的女孩弄到哪里去了!”九月厉声喝道。

城主摇摇头,他背着手,看着大厦楼下,宛如蝼蚁的人群:“不是我做的。”

九月的手撑到了他旁边黄花梨木做的办公桌上,桌子瞬间化为齑粉。风透过被打碎的玻璃窗里吹了进来,将粉尘吹得到处都是。

“那是谁?”九月的手掌颤抖着,他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将这个老爱装模作样的老头直接踹下楼的冲动。

“公子。”城主顿了顿又道:“他也在找龙墓。”

九月面色十分的阴沉,他在这儿也感受不到江鲤的气息,他转身离去:“虽然白梅城,半妖,本不该存在。但我不会插手的,你好自为之。”

黑压压的天空,随着雷声轰鸣,开始下起了暴雨,九月在某栋高楼的天台上,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低阶半妖和高阶半妖们发出悲鸣,哀嚎与呐喊声。

只是怪物们互相的屠戮与厮杀而已,其实这里的一切早在千年前就应该结束。如果不是她死了的话。

九月想起了那个穿着金色铠甲,英姿飒爽的人影来,那个曾经统领数万战士浴血奋战的女将军,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凤黛青。

她是军队里所有人的金色阳光与精神支柱,她曾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对着他说:“小九,只要活下去,一切都会好的。”

九月很少回忆过去,他不敢去触碰那隐藏在心底的伤痕。是时候该离开这座孤独的城市了。

江鲤,给他感觉十分的特殊,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心安,即使她再没用,他也想要找到她。

七非晚曾是将军养的小蛇,是将军唯一托付给他的东西,照顾她一辈子这是他的责任,现在连她也被弄丢了。

如果将军知道了,估计会掐死他吧。

公子,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他一定会把他抓出来的。

江鲤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却又记不清楚,她只记得梦里几个小小的片段而已。

“小九,你又再欺负小七了?”一个戴着金色半边面具,穿着金色的铠甲的女人柔声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说着。她高少年一个头,将少年手中那条被蹂躏的小黑蛇接了过来。

小黑蛇立刻爬到女人身上,用十分哀怨的语气说道:“坏人!欺负!小七!”

那穿着铠甲的女人皱了皱眉,她用手捏了捏少年的鼻子:“你呀!怎么说了不听?”

少年委屈的撅起嘴:“小七它咬我!”

那女人叹了口气,她摸了摸少年的头:“乖,小七还小,不要和小七计较。”

“哼!”

红色的月亮很大很大,照亮了如同人间地狱一样的战场,那个穿着金色铠甲的女人,持剑站立着。即使她已经油尽灯枯,即使她根本没有任何力气了,她依然守望着她保护的土地。

江鲤醒来时,只觉得浑身疼的难受,她全身上下都是绷带,包括她的脸。她很想起身,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江鲤喉咙动了动,试着发声,幸好她还能说话:“有人吗?”

一张十分丑陋的大脸凑到了江鲤眼前,因为实在太丑,吓得江鲤大叫:“啊啊啊!鬼啊!”

那张脸没有嘴巴,牙齿暴露在外面,鼻子是踏的,他眼球整个突出,像要掉了出来。脸上爬满了丑陋的如同蜈蚣一样的伤疤。

江鲤是真的被吓的不清,她甚至能看到那牙齿上面残留的韭菜叶。

“你,醒了?”这人的声音却十分的好听,是很清亮的男中音。

她选择闭上眼睛,装死。

“你,醒醒。”那人有些受挫,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懊悔的起身戴上了一个防毒面具,遮住了他丑陋的脸。

《温柔的栖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