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杨家将人物前世 耽美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年下攻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

穿越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白衣轻侯原创小说《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主角是杨延平,宋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杨延平果真依言早早等在家中。昨晚上弟弟们还在吵嚷着为温太傅报仇,被父亲训了一顿。他和父母亲仔细研究了事情的前前后后,一致认同太傅被

北京星空奇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8-07 12:04: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白衣轻侯原创小说《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主角是杨延平,宋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杨延平果真依言早早等在家中。昨晚上弟弟们还在吵嚷着为温太傅报仇,被父亲训了一顿。他和父母亲仔细研究了事情的前前后后,一致认同太傅被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免费试读

杨延平果真依言早早等在家中。

昨晚上弟弟们还在吵嚷着为温太傅报仇,被父亲训了一顿。他和父母亲仔细研究了事情的前前后后,一致认同太傅被流寇所杀这件事大有疑问。

石岭关平安十多年,从未听说有流寇劫掠行人。据当地州县具报,贼人杀人手法干净利落,狠绝无伦,个个均是咽喉要害一招毙命,极像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所为,而绝非普通的草寇。

联想到温太傅临行前来杨府作别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莫非他当初是有什么苦衷,而正是这苦衷导致了这一场横祸?

正沉吟间,向晚晴走入。

“婉儿可曾想到了什么?”他略含期待地问。

和预料中一样,向晚晴只是摇了摇头,苦笑不言。

“婉儿,你也别太担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目光柔和沉静的看着她,那目光似乎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向晚晴本来心中乱七八糟的心事,突然之间就安宁了下来,她感激的对他笑笑:“有劳将军了。”

杨延平的神情中闪过一丝苦涩,他依然温和地微笑着,将他们父子们的推测向她说了说。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向晚晴问。她对太傅全家的死,说感慨同情是有,但绝对谈不上悲哀。只是这么件大案,她也很想知道来龙去脉。自己占用了温婉的身体,也许应该为她做些什么。她想实际的做些有用的事,而不是假装莫须有的悲哀。

“要不我们去太傅府上看看?你们当时走得匆忙,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留在府中也不一定,婉儿你说呢?”杨延平小心翼翼地征询着她的意见。

他既想她睹物思情想起什么,又怕她回想起当日的噩梦再受刺激,矛盾忐忑中,他略带不安的询问。其实心底一个声音一直在小声地呐喊,他不想她想不起他,想不起他们曾经少得可怜的美好记忆!

向晚晴自是不会反对,两人并肩同行,不一会就来到太傅府中。

“婉儿,有熟悉的感觉吗?可曾想到了什么?”每到一处,每看到一个物件,杨延平总是忍不住地问。

迎着他失望的眼神,向晚晴只有一再摇头苦笑。一样的躯壳,不一样的灵魂,教她此时该说什么?

忽然,向晚晴的目光停在当庭几株新植不久的花卉跟前,“杨兄……大哥,不好意思,我忘了以前习惯称呼你什么了。”

杨延平展颜一笑,目光温柔地说:“你打小叫我大郎哥哥,二弟是二郎哥哥,三弟与你同年,你直呼他杨延安,剩下的就是小四小五一直往下排了。”

怎么是这么个称呼,向晚晴觉得别扭,“我还是叫你杨大哥吧。多时不叫那个称呼,已经不习惯叫了。”

“好,你喜欢怎么叫都行,就是直呼延平也无不可的。”

迎着那俊朗面孔上温柔如水的目光,向晚晴心下无力哀叹。

看样子“自己”这个太傅之女与杨家少将军一定曾有过那么一段“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过往!看将军那含情脉脉的模样,貌似还不仅仅是过往!

现在自己的灵魂穿越到婉儿的身体上,面对懵然不知情的他,她是该怎么办?

“杨大哥你看,这些花草都是移植过来不久,看样子,我爹辞官返乡是突然之间决定的。”她寻找话题打断他情不自禁的注视。

他神色一黯:“嗯,我父亲也这样说。”

“那是什么事情让他忽然有了这样的决定呢?”

“据家父猜想,是与今年的选秀有关。娴姐姐当初也曾倍受宠爱,却莫名在快立后时暴病身亡,伯父纵有千般疑虑,也是无法可想。因此他才坚决不想让你卷入深宫的权利之争,宁肯告老还乡。”

“那不选就不选,也没必要辞官回乡啊。皇上清楚这其中曲折,也未必会为难我们啊。”

“是啊,这样一想,恐怕伯父的辞官还有一层更深更不为人知的原因在里面了。”

“那会是什么?他得罪了惹不起的人物?还是得到了让人觊觎的藏宝图?再或者……”她一边天马行空般地开始想象,一边顺势将手臂靠在就近的树干上。

“哎呦!”忽然一股刺痛传入掌心,她慌忙把手拿开,只见手心被硬刺扎破,渗出几滴血珠来。

杨延平听到声音,迅速来到她身边。看到划破她手掌的是树干上被砍出的深痕,他立马警醒:“这是兵器留下的印迹!快看,这也有,这里也有……”

他指着树身上几处刀斧斑驳的印痕说。接着又四处仔细勘察了一遍,不光是这棵树,别的廊柱,水缸上也有,只是很不明显,不认真留意几乎发现不了。

“这就是说,我们当初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所以才匆忙离京的?”

“这也就说明你们在石岭关遭遇的根本不是流寇盗贼,而是有人买凶杀人!”

“我们已经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这人还是不肯放过我们?杨大哥可知家父生前有和什么人结下深仇大怨的吗?”,向晚晴愤慨道。

杨延平摇摇头:“伯父为人温和谦恭,急公好义,又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在朝在野都声名斐然,根本没有树敌啊。”

“那么,可是他的官位威胁妨碍到了什么人的前程?”

“太傅虽然博学多才,尊为帝师,但说来荣耀,却只是个闲官,除了偶尔进进言,很难擅权专政……”“擅权专政”四字一出口,杨延平猛然想起一个人郭无为!随着这个人名的出现,他的眸色越来越深,面色也越来越沉重。

看到杨延平越来越肃正的容色,向晚晴半响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大哥可是想到什么事情?”

“婉妹有所不知,朝中对宋廷的态度,一向分为两派,一派主战,一派主降。家父和温老伯主战,郭氏一党主降。宋人现在蠢蠢欲动,已经快要闻到战火的气息,而朝中的两派,矛盾也日渐尖锐。或者是我们主战的一方坚持,损害了宋廷许诺给郭氏一党的利益?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对我们杨家下手,反而是对老伯这样对战事毫无影响力的人下手?”

“想对杨家将下手,那他是多没长眼睛啊?就算来几队杀手,能是你们兄弟几个的对手?我爹文弱苍老,最是容易得手,少了他在朝廷进言,杨家也算失了臂助。”

“也许这是原因之一,或者还有另一个原因。”,杨延平神色犹豫了一下,郑重地看着向晚晴说:“我怀疑这其中的另一个原因,不在你父亲身上,而是在你身上。”

“你是说,可能他们要杀的人是我?为什么?”

“婉儿的美丽在坊间多有传闻,郭氏一党不会不知。加上当今皇上对娴姐姐鹣鲽情深,冷落后宫,此番你一选秀,必定前程无限。也许轻则撼动后位,重则会掀开当年令姐暴亡的真正原因。郭相把持朝政,重权在握,显然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

“可是他们难道不知道我爹根本就无意于后宫荣宠,不会让我搅进深宫的是非之争?”

“怕是惯于争权夺势的人都是在以己之心度人吧?当年先皇遇刺,郭无为辅佐新政,他的女儿就荣领六宫。至于当年的事情是怎样的龌蹉卑鄙,除了当事人,怕是谁也说不清了。”,杨延平叹了口气。

“所以他们杀我不成,才导演出这一场‘公主回宫’的戏份?一则解了和番的危机,再则彻底断了皇上可能与我的感情发展?”

“婉儿你说什么?什么‘公主回宫’?什么你和皇上的感情?我怎么越听越不懂了呢?”

向晚晴这才想起杨延平对她现在的身份还一无所知,于是把自己如何失忆醒来,到怎样成了公主这一段经历一五一十都细细讲给他听。

听完之后,杨延平先是惊呆了,而后是久久的沉默了,半天也没有说话。

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从紧张苍白到铁青灰败,再到抑制不住的咬牙握拳乃至微微颤抖,她也有些说不出话来。半天后,才嗫嚅地说:“杨大哥,你说点什么吧?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

事情走到这一步,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看到杨延平那样的失意黯然,她还是觉得满心歉疚。她体会得到他那种无言的关怀和深沉的爱恋,只是一切的一切,她都无能为力!

“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恨自己在你最无助最无奈的时候,我没能在你身边。我只是恨自己没用,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和苦楚,依然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他苦涩地说。

“其实,凡事往好的方面去想,烦恼自然也就少了很多。比起我一醒来没吃没住的凄惨,现在几乎算是在天堂了。虽然没了父母,可还有你的爹娘,你们兄弟陪伴着我,照顾着我,我也知足了。最不济就是被嫁到辽国有点糟,可要实在忍不下去,我就诈死再逃回来,照样逍遥!”她苦中作乐地幻想着说。

“婉儿,让你孤苦一人面对这些,已经够难为了,你不用再安慰我了。你先在宫里安心待着,我会想办法让事情出现转机的,你相信我!”他握着她的手,目光坚定地说。

“杨大哥,你要干什么?杨家一门忠君爱国,我不想你为我惹上杀身之祸。”向晚晴情急之下,也握着他的手说。她不忍心告诉这个忠义痴肠的人,她早已不是他的婉儿,她更不忍他为了素昧平生的自己,做出什么傻事来。

杨延平又恢复了那种温柔沉静的微笑:“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忠孝是杨家的立身之本,我是不会做出大逆不道,有损清名的事来的。”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