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医嫁》医嫁txt百度网盘 HE 医嫁RPS

医嫁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医嫁》是15端木景晨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凌青菀,景氏,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012章初遇 大雪初霁,碧瓦虬枝上堆满了纤软

|更新:2021-02-19 05:02: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医嫁》是15端木景晨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凌青菀,景氏,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012章初遇 大雪初霁,碧瓦虬枝上堆满了纤软

《医嫁》免费试读

第012章初遇

大雪初霁,碧瓦虬枝上堆满了纤软的雪,在明媚朝阳中缓缓消融,莹澈欲滴。

晋国公府门口,珠围翠绕,环佩摇曳。几个女人立在丹墀上,钗环颤颤,金光熠熠。

她们相互打了招呼。

“娘。”景氏给老太太见礼。

凌青菀跟着母亲,叫了声:“祖母。”

老太太神色淡淡的,轻轻嗯了声,并没有看凌青菀母女。上次去拜佛,她回来也病了好些日子。

只是在她脸上,看不见半点病容。

她个子不高,微胖,穿着浅金云纹的风氅,里面是青锻交领长袄,脸色净白,看着雍容华贵。

这位老太太,只比景氏大八岁,今年才四十八。

那边马车已经备好了,老太太先上了车。

二婶连忙上去服侍。

马车吱呀,从晋国公府门口走过。

而后,大家纷纷上车,往程府而去。

“祖母看上去不像是生病了......”路上,凌青菀对她母亲道,“她脸色好得很。”

“咱们家这位老太太呀,最会生病了,她的脸色哪里能作准?”母亲若有所指笑道。

稍微有点不高兴,老太太就要“病”一回,景氏都摸透了她的脾气。

凌青菀的祖父晋国公尚在世,今年六十八,比继室老太太大了二十岁。

自从十几年前凌青菀的父亲去世,祖父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过度,精神就一蹶不振。

这些年,他潜心钻研佛法,住在后花园的小院子里,平素不准家人和下人去打扰他。

老太太闹“生病”,从前祖父还会退让、哄她。如今,就见怪不怪了。

连景氏都懒得理会她。

景氏提到老太太,对她的种种行径不生气,语气平淡得像说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

老太太的挑剔和刁难,景氏素来是视若不见。不顶撞,不理会,完全不把那老太太放在眼里。

所以,老太太知道这位长媳难对付,也不会恶语相对,只是不搭理景氏母女,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

“......娘,她总是这样么?”凌青菀问道。

景氏颔首,道:“总是这样。”

然后,母女俩都无奈笑了。

景氏又说起二姑母:“你二姑母任由两个女儿胡闹,还跟姑NaiNai们起了冲突。见太夫人醒了,你二姑母自己先吓破了胆,出了身冷汗。

不成想,她发烧竟因为她一身冷汗就退了。她说全身酸痛,也只是那日去拜佛,走了几步山路。

退了烧,又歇了半个月,她就全好了。”

二姑母是在山上吹了冷风,染了风寒发烧。再加上她往日很少出门,腿脚精贵,蓦然走了几步山路,就格外酸痛。

病上添痛,让她看上去很糟糕,以为什么大病。

等烧退了,她也歇了好几日,病愈无碍。

“那便好。”凌青菀笑道。

凌青菀又想到那日程氏姊妹的行径,深觉心寒。太夫人是程氏姊妹的亲祖母,她们却为了害凌青菀,罔顾太夫人的生死。

想到这里,凌青菀问她母亲:“娘,二姑母跟太夫人不和么?”

“大约是因为主持中馈的事吧。”景氏道。

她隐约听到过二姑母抱怨。

二姑母在程家做了十几年的媳妇,太夫人仍把持内宅,不肯把家交给二姑母。

这叫二姑母心生怨怼。

凌青菀明白了,就点点头。

正说着话儿,突然马车一个趔趄,把凌青菀摔到了她母亲怀里。

马车剧烈波动之后,就停下来了。

景氏也撞到了车壁上,磕到了头。她不顾自己疼痛,连忙紧紧抱住女儿:“菀儿,撞到哪里不曾?”

凌青菀摇摇头。

景氏这才撩起车帘问:“怎么了?”

车夫回答:“大NaiNai,咱们的车轴断了......”

他们走了一刻钟,出了昭池坊,正在一条不算特别繁华的街尾。街上行人稀稀疏疏的。

车轴断了,是很难一时间修好的。

这马车,已经用了快十年,最近经常坏,修补了好几次。如今刚刚出家门,车轴就断了。

“大NaiNai,您和姑娘先别下车。”车夫对景氏道,“这车走不了,小的回去重新套车,还是去街上租赁一辆车?”

景氏踌躇了下。

回去套车,至少要耽误两刻钟。

况且,家里也没有马车了。

晋国公府三辆马车,今天全部出来了。车夫这么问,不过是怕景氏脸上尴尬。

这附近也有坊。

每个坊内,都有各种生意铺子。虽然不及东市、西市繁华,却也能满足平常的需求。

“你去看看,有没有马车租赁的。”景氏果断对车夫道。

景氏这次出门,没有带凌青菀的丫鬟,只带着自己房里的大丫鬟玉钩,坐在前头。

车夫道是。

马车坏了轴,往一边倾斜。一个不慎,马车都要翻落,凌青菀想下车。

她请示母亲。

景氏也蜷曲得难受。况且,这是街尾,不时有马车过路,挡了人家的道路。

不如下车,等会儿若有人急事非要过去,可以把这车推到一旁。

于是,她们母女下车等了。

大雪初霁,盛京的街头颇为寒冷。凌青菀穿着新做的樱紫折枝海棠纹风氅,把风氅的兜帽戴在头上。

这条街,比较冷清。

盛京的人口集中在北边,靠近皇城的地方。南边人口稀薄,街道人迹罕至。

黄土夯实的道路,并不宽阔,两边种满了槐树。

落叶蹁跹,虬枝荒芜,这条街道就显得更加冷清,越发寒冷。

她们刚刚下车,前面就来了一队车马。

很巧。

大约有五六辆马车,都是四匹马拉着的朱缨华顶马车,往这边而来。

街道窄狭,对面的马车又都是宽敞的。

恰好被凌家的马车挡住了路。

对面的车队缓缓停了。

须臾,一个穿着藏蓝色长袄的中年男人,从后面的马车里下来,笑着上前问道:“这是谁家的马车,怎么停在道中间?”

景氏的大丫鬟玉钩上前,跟那个中年男人答话:“这是晋国公府的马车。我们家NaiNai和姑娘出门,车轴断了,车夫去雇车了......”

那个中年男人往马车那边看了看。

凌青菀和她母亲,站在马车的左侧。

“......我们NaiNai说了,若是你们着急赶路,帮我们把马车抬到角落,过去就是了。”玉钩又道。

中年男人是个管家,不是主人。

他点点头,冲景氏施了一礼,表达谢意,然后折回去,询问自己的主子。

车队里面的第二辆马车,一双纤长削瘦的手指,撩起了车帘。

是男人的手。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又白皙纤瘦,看得出是坐着位年轻公子。

管家和自家公子商量着。

那位公子只是掀起车帘,并没有下车。他低声交代着什么,然后又放下了帘子,悄无声息。

比女子还要矜持。

管家重新走向了景氏她们。

景氏让玉钩退下,自己上前和那位管家见礼。

“这位太太,着实不敬,要把您的马车挪开。”管家对景氏道。他四十来岁,个子比较高,不胖不瘦,眼睛炯炯有神。

景氏道:“不妨事,原就是我们挡了路。”

说妥之后,景氏带着凌青菀,退到了马路旁边的树下。那个管事,吩咐几名随从,把凌家的马车挪开。

挪开之后,管家又来给景氏道谢,然后一行人开路,让前方而去。

第二辆马车路过凌青菀她们时,凌青菀瞧见车帘半卷。

半卷的车帘后面,一双精亮的眸子,打量了凌青菀和景氏一眼。

凌青菀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一撞,他立马扭过头,唇线微抿。

凌青菀没看清。

马车快速而过,凌青菀只瞧见了那位贵公子的侧颜。他鼻梁高挺,肌肤雪白,比女子的侧脸还要精致。

长得好看,凌青菀心想。

“是谁啊?”凌青菀不由嘀咕,问景氏,“娘,这是往昭池坊去吧?”

这条路,直接通往昭池坊。

昭池坊在南门比较偏的街道,马车不怎么通行,去其他地方不会绕道这里。

若是走这条路,多半是去昭池坊的。

“的确是往昭池坊去。”景氏肯定了凌青菀的话,“瞧这排场,也不像是住在昭池坊的人。”

昭池坊背靠排水沟,一到阴天下雨就有异味,可偏偏占了贵胄之地,房子价位高。

能买得起的,不愿意住;愿意住的,又买不起。

所以昭池坊空闲的宅子都卖不出去。

晋国公府正隔壁的那家,早几年就搬了,现在宅子还空着,都空了好几年。

瞧着方才那队马车,足见对方豪阔,怎么住昭池坊?

她们说着话,车夫已经回来了,租赁好了马车。

景氏解释了下为何马车会被挪到路边,就带着凌青菀和丫鬟玉钩,乘坐了租赁的马车,去了程家。

“大舅母和表姑娘来了!”程家的六姑NaiNai,特意在门口等着景氏母女。

她非常热情。

程家的姑NaiNai,心眼并不坏,知道好歹。

凌青菀救了太夫人,其他人另说,几个姑NaiNai和太夫人是非常感激的,心里把她当恩人。

景氏就被六姑NaiNai和几个丫鬟仆妇簇拥着,去了太夫人的院子。

尚未开席,太夫人那边有不少的老夫人,凌青菀的祖母和两位婶母、姑姑也在。

程太夫人对凌青菀赞不绝口。

“表姑娘温柔贞淑,是不必多夸的,人人知晓。”太夫人笑呵呵对诸位夫人、NaiNai们道,“可是她学了一身好医术,却是叫人拍案。”

她把凌青菀治好她病的事情,跟众人说了一遍。

程太夫人当时被太医诊断为要置板,亲戚朋友多少都听闻了。

《医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