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俢海人鱼》俢脚 YAOI 俢海人鱼BI

俢海人鱼

短篇连载中

《俢海人鱼》是李阴灵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俢海人鱼》精彩章节节选: 六年前, “王爷,东西都处理好了!”殷管家

|更新:2021-02-04 05:01: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俢海人鱼》是李阴灵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俢海人鱼》精彩章节节选: 六年前, “王爷,东西都处理好了!”殷管家

《俢海人鱼》免费试读

六年前,

“王爷,东西都处理好了!”殷管家说。

“那东西剐出来了吗?”北寻齐脸色不耐烦道。

殷瑞低头小心说道:“王爷,鲛人体内没找到灵丹,在侩子手身上也搜过了,会不会是抓错人了?”

北寻齐城府极深不露声色说道:“或许真的是抓错人了,处理了。”

“是,王爷。”殷瑞退出大殿后立刻出了德馨阁,殷瑞披上斗篷后便独自一人神神秘秘的来到码头内的一个林子处,悄然溜进一座红墙绿瓦的客栈。

“爹,你怎么现在才来,不是说要走了吗?”屋子里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女孩跑上前抱着殷瑞说。

殷瑞摸摸女孩的头问道:“诗诗有没有听话啊?”显然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尽责的。

“嗯!我今天非常听先生的话,我还写了好多字呢!”殷诗重重的点头,骄傲的说。

“很好,诗儿长大了,懂事了,可以独当一面了。”殷诗听此原本高兴的模样一下子沉了下来。

“爹,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她试探道。

“不了,先生会带你先走,爹爹后面赶来。”殷瑞苦笑着说。

殷瑞递给殷诗一个木盒子嘱咐道:“诗儿,保管好这东西,若是爹没来找你,你就替爹把东西物归原主,她在俢海,记住了!”殷瑞半蹲,看着殷诗一脸不舍。

“嗯!诗儿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殷诗极其懂事的性子让殷瑞不忍心起来,热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他擦干眼泪说:“诗儿记住了,不要妄听谗言。”

“嗯!诗儿谨遵爹爹教诲。”殷诗两眼泪花,哽咽说道。

“记住了没千万不要望回看,诗儿要悄悄的,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知道吗?”殷瑞嘱咐道。时间紧迫,父女二人寥寥数语成了最后的告白。

不一会儿一个白眉道人和几个小道士抬着一个大木箱子进来,殷瑞将殷诗抱进木箱子里,再次嘱咐道:“千万别出声,知道吗!”

“嗯!”小道士将木箱子抬出客栈时,殷诗很乖的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载着女儿的马车在他眼里越来越远。

事不宜迟,他借着昏暗的月色潜入德馨阁,命人将圣莹抬出阁外,一行人从德馨阁的暗苍驾驶小船从侧门出海,到了海上殷瑞打开水箱将奄奄一息的圣莹放生海底,圣莹趴在船边看着他温声说:“殷公子,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早已死了,灵丹一事殷先生不必记挂,若是那东西可以救你一命,圣莹便赠与你。”

“不,圣莹姑娘的灵丹我会归回给你,只不过要一些时间,灵丹一接近圣莹姑娘就会发生巨大的反应,带在身上容易被发现。”

“我知道,殷公子,鲛人一族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告辞!”

“等等,圣莹姑娘我…我对我之前的行泾而感到抱歉,不光是你,还有你的族人!”

圣莹看了最后一眼殷瑞,一汪水花消失在海面上,原本昏黄的海平面瞬间撒上了银色的星河,小船回到岸上时一众护卫包围住殷瑞,一个管事的男子质问道:“灵丹呢?殷管家!”

殷瑞笑道:“没有灵丹,哈哈……!”他扬声长笑后一把利剑从他喉间划去。

“王爷,殷诗没有找到,灵丹也不在他身上!”护卫半跪在北寻齐面前禀告说。

北寻齐的脸色渐渐隐晦起来,厉狠的语气吩咐道:“那就给我再找,就算翻遍整个南讠国也要给我找出来,敢以下犯上简直死不足惜!”北寻齐一脸厌恶的看着殷瑞的尸体,挥袖而去。

殷诗在箱子躲了十余日,最终逃脱了北寻王府的追捕,来到深山内的怀安寺,她便开始习武。

一个月后她会去问先生,“爹多久来?”

一年后她再问先生,“爹还来吗?”

两年后她问:“,先生,我爹他怎么了?”

先生说:“生死未卜!”

自此以后她便不再问爹的事情了。

那一年北寻王府将剧毒的药粉灌入海中,毒死无数海底的生命,俢海鲛人一族便出海反抗,北寻王府趁此机会设计活捉鲛人以此来刨丹炼丹。

那一年北寻王府整箱整箱的红珍珠往外运,许多鲛人的双眼被活活哭瞎,那时候猩红的珍珠便成了南讠国最奢侈的象征。

每一次大肆捕杀,都死伤无数,“圣莹”本是化形为人游历世间,久而久之对花样的人间产生了迷恋从而导致杀身之祸。

那日她如往常般来到俢海准备借着月色游回海中,她刚到海边时瞧见不远处躺着一个被咬伤的孩子,那孩子周围是一群蠢蠢欲动的低级嗜血鲛人。

她动了善念,她走进哪孩子看见一张天真无邪的脸,是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圣莹将红珍珠捏成粉末撒在那个孩子的伤口处来治愈伤痕。

突然间一张大网将她困住,她看见无数个拿着火把和海叉的男人围住她。她被扔进一口大大的水箱里,坚硬的铁栅栏夺去了她的自由,她不曾想到那些人竟然会用孩童的血做诱饵来捕猎嗜血的人鱼。

“我殷某人感谢姑娘出手相救于小女!”

她看见一个男人跪在透明的水箱前,男人似乎无颜以对她,头几乎贴在地上。

那几日男人不停的更换池水,圣莹常常被药师药晕后抽她的血来做药引子,久而久之人鱼之血可葆容颜的秘密公之于众。

再不久,她体内的灵丹被他们觊觎,她晶莹的泪珠成了价值连城的珍宝。那个女孩的父亲从不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只是默默的照料她。

“你叫什么名字?”圣莹问道。

男人抬起一副沧桑英俊的面容,“鄙人叫殷瑞。”男人跪下说道。

“我叫圣莹,俢海鲛人族的公主,那个女孩是你的女儿?”

“是的,圣莹姑娘的恩德我殷某无以为报。”她看见男人再次磕下头。

“哈哈哈……你不用总是跪我,我们人鱼一族做事不怕悔,做了就是做了,一个选择而已。当时情况是我心甘情愿,没人逼迫我。”圣莹语气洒脱,如同置生死以外,来到此处有去无回她不是不知道,生死有命罢了。

“这…这,圣莹姑娘虽非人类但是心如净水。我殷某无颜面对姑娘。”

圣莹见他一副悲悲戚戚的模样心里有点别扭,说道:“你女儿很乖巧值得我救。”

“对于圣莹姑娘来说,一切只是值得与不值得几个字,但是对于殷某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惠。”

圣莹听此正视殷瑞,嘴角浅谈的微笑,“若是这样,便报吧。”说必圣莹躺进池水中休息。

半月后她的灵丹便被剐了去,殷瑞想方设法的将灵丹拿到后藏了起来,他得知这东西对人鱼来说极其重要,如同生命的年限。

他想方设法将她放生于海底后自己的祭日也如约而至。殷瑞知道有这么一天,不过他问心无愧。

圣莹游回海底的那一日正是北寻王府对俢海屠杀的那一日,她拖着残缺的躯体游回湖底,那一日也是含俢为王的一日,他将肩负重担守卫族人。

“王,圣莹公主回来了。”含俢正在寒池边静坐,便听见鲛人前来禀报。

“快把公主带过来。”他急说道。

不一会儿圣莹在一群人鱼的簇拥下被抬到了寒池中,含俢看着满身血痕的圣莹,脸色渐渐阴沉下来,“是谁,剐了你的灵丹?”

圣莹虚弱的声线缓缓说:“哥哥,圣莹不恨谁,只希望别再伤及无辜了。”没了灵丹人鱼如同一副活死人,意识也会坠入混沌之中不得入轮回。

“圣莹,你说,到底是谁!”他无法控制住即将爆发的怒气。只可惜圣莹已经坠入混沌,一句话也未能说出口,含俢颤抖的双手将圣莹放在寒池之中。

他将族人安置好后便出了海底,他来到德馨阁将北寻王府杀个措手不及,北寻齐早已打包好战利品连夜出逃丽城,含俢带着一身伤痕追杀至都城北寻王府内。

此时的北寻齐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就等他自投罗网。

《俢海人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