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六宫盛宠:宫心计》六宫盛宠宫心计txt书包 女王 六宫盛宠:宫心计Mary

六宫盛宠:宫心计

现代言情连载中

子濛新书《六宫盛宠:宫心计》由子濛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琳儿,丁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流浅想的也简单,不能让李琳儿继续气恼下去,否则不

|更新:2021-01-23 00:01: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子濛新书《六宫盛宠:宫心计》由子濛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琳儿,丁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流浅想的也简单,不能让李琳儿继续气恼下去,否则不

《六宫盛宠:宫心计》免费试读

流浅想的也简单,不能让李琳儿继续气恼下去,否则不但流云要受罚,她怕是也要受牵累,她帮着流云没错,但前提是,不能伤及了自身。

流浅不管流云的阻拦,直接温柔的抚摸了那猫儿几把,方才将那珠串从猫儿口中哄了出来,用淡粉色的蜀锦帕子仔细擦拭干净了,这才双手捧着,放到了李琳儿跟前。

李琳儿扫了一眼那青金石的手串,没有发觉什么特别的,便问道:“这珠串哪里来的?”

流云此刻有些害怕,她是有些心虚的,这珠串,可是她准备送给公子爷的随从王大宝的,若是让皇后娘娘知道,她惦念着将来出宫的事儿,怕是再也不会让她在跟前伺候了。

流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的颤抖,“是……是奴婢的……先前娘娘赏给奴婢一件衣裳,这珠子便是从那上面摘下来的……”

流云在心底里求爷爷告NaiNai,祖宗保佑,皇后娘娘不会深究,皇后娘娘是很护着自己的弟弟李弘心的,若是让皇后娘娘知道,她跟公子爷身边的随从有一腿,怕是会立刻将自己的腿打断了!

李琳儿狐疑的扫了流云一眼,若仅仅如此,怎么就害怕成这个模样了?虽说这是不大合规矩的,但也不至于……

皇后李琳儿的好奇心起来,便将手伸向了那珠串,看得流云心里一紧,这青金石的珠串,在天元朝,是有着特殊的意义的。

一般做成两种,一种是手串,是只有男子才戴了的,女子要戴,也不是不成,只是会觉得阳刚之气太重,会穿插了琉璃珠子一并戴着,好看也精致,还有一种,便是项饰,是女子戴了的,为的是辟邪护佑!只要皇后李琳儿细瞧,就会发觉,她是穿成了手串的模样,而不是项饰!

流云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心里转了几转,想着一会儿李琳儿若是问她,她制成了手串,要送给谁,她要如何作答?

皇后李琳儿拿在手里,还真的没有发觉什么特别的,可是瞧着流云那害怕的神色,李琳儿又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她不想自己凭白的受了哄骗,让身边的宫女觉得,自己是个愚笨的主子,便仔仔细细的摩挲着那手串,想要从流云的神情中,猜测出什么来……

可是李琳儿突然觉得触手的滑润有些阻塞之感,能送到紫金宫的东西,自然不是凡品,不可能有了棱角……

皇后李琳儿觉得自己发觉到了其中的关窍,满面笑容的将那珠串放在自己眼前,仔细辨识,那是用针刺在上面的两个字,皇后李琳儿得意的笑看着流云,一个宫女也敢在自己的面前出幺蛾子,若是不一举揭穿了她,她这个皇后,岂不是白当了!

可当李琳儿看清楚那两个字之后,手上一紧,怒视流云道:“给本宫将这个贱婢拖出去,乱棍打死!”

流云一下子傻在那里,浑身哆嗦着求饶道:“皇后娘娘饶了奴婢这一遭吧,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皇后李琳儿死死的捏着那青金石的珠串,怒视着流云,眼底里恨不能喷出火来,“还愣着做什么?本宫的话,你们没有听到,是不是?”

流浅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珠串,就让皇后李琳儿动了杀心,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虽说流云私自从那宫装上摘了青金石下来,是违逆了规矩的,但也算不得什么大错,应该不至于啊。

可这会儿,流浅也没工夫细想了,若是再惹恼了李琳儿,说不得连带着她,也一并乱棍打死了!

流浅直接伸手捂住了流云的嘴,低声唤了两句,外殿伺候的掌事太监丁瑜便悄无声息的弓着身子,小跑着进了内殿,与流浅一同搭手,将流云给拖了出去!

直到了紫金宫的后倒座银丝碳库房里,流浅才松开了手,流云这会儿已经哭傻了,拽着流浅和太监丁瑜的裤脚不撒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你们帮我跟娘娘求求情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流浅端看流云的神情,似是知道怎么回事的,便有些好奇的问道:“那珠串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娘娘就突然动怒,要乱棍打死你?”

流云这个时候也遮掩不得了,哭着哽咽道:“我……我用那青金石串成了……串成了手串……”

流浅一皱眉,旋即明白过来,忍不住怨怪道:“你也是的,怎么就……你明知道娘娘如今还恼着你,你不想着讨娘娘的欢心,怎么还能想着做这样的东西?”

流浅思量了一遍,这李琳儿,才打发了流云做二等宫女,她便想着出宫嫁人的事儿了,也难怪李琳儿会寒心,正是起床气发作的时候,一时嘴快,要了流云的命,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脚下,哭得死去活来的流云,流浅轻轻的伸出手,在流云的发髻上安抚的摸了摸,似是在摸着一只猫儿一般,温声说道:“你且先在这里等着,我和丁公公再去娘娘面前求一求,说不得娘娘就改了主意了。”

听到流浅说了这样的话,流云方才安静下来,慢慢的松开了拽着流浅和丁瑜的手,抽噎着说道:“你们可一定要记得帮我求情啊!”

流浅笑得温婉,微微颔首,“自然会的。”

流云安静了下来,有些嫌恶的看了一眼四周围,都是黑黢黢的煤炭,但想着自己好歹不用被乱棍打死了,也就不那么计较了,从袖笼里拿了一方淡紫色的丝帕出来,在一根宽大的木条上铺了,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

看到流云的模样,太监丁瑜率先出了那库房,流浅又安抚了流云几句,方才走了出来。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上了抄手游廊,太监丁瑜才甩了甩拂尘,冷声说道:“你这胆子,真真是愈发的大了,连皇后娘娘的旨意都敢违抗了?”

流浅微微一笑,带着一丝娇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在太监丁瑜的腰间掐了几把,娇声说道:“有句老话说的好,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皇后娘娘发了话,要将流云乱棍打死,我如何敢违逆了?”

太监丁瑜对流浅的这两把分外受用,眼见左右无人,趁机在流浅的胸前捏了两把,低声说道:“那你方才还那般说?我还以为你当真姐妹情深的,连命都不想要了呢!”

流浅媚眼如丝的挑眉睨了丁瑜一眼,“哪能啊,我不过是厌烦了她的哭闹和纠缠罢了,这种没脑子的贱婢,我才懒得与她周旋,只不过是不想脏了手罢了,你我从那脏屋子里出来,随便打发两个小太监去将她乱棍打死也就是了,还省的见到那种不干净的东西,晚上做噩梦!”

太监丁瑜轻轻的在流浅的脸颊上捏了捏,俯身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压低了声音说道:“就你是个精怪的,既然晚上怕做噩梦,不如晚上去我那儿,我好好的帮你松松筋骨,如何?”

太监丁瑜说这话的时候,恨不能贴在流浅身上,流浅娇媚一笑,低声应了,“晚上我让凝霜值夜。”

太监丁瑜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流浅的身子,轻轻咳嗽了一声,正色说道:“我去安排两个小太监,好好的伺候着流云上路。”

丁瑜走的远了,流浅扭过身,看向那个紧紧关闭着的小黑屋,唇角勾起一抹弯月般的弧度,原就该是这样的结局,凭的什么,她们两个同样是皇后身边的一等宫女,她就要委身给紫金宫的掌事太监丁瑜,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而流云,却能得了李弘心身边的王大宝欢喜?

想要出宫嫁给王大宝,成为右相府的家生子,过着如小门小户小姐一般的日子,想的美!

流浅冲着那小黑屋啐了一口痰,冷笑一声,扭身离开。

等着流浅再次回到正殿服侍李琳儿的时候,凝霜返回了西厢,有些崇拜的看着八仙桌前,饮着茶汤的凝柔,“你可真真是神了,流云已经被乱棍打死了,你到底是怎么算计的?怎么皇后娘娘,一下子就要了她的命?那珠串有什么特别的?”

凝柔轻轻的抿了一口清茶,这样的结果,她丝毫也不意外,只抬眸笑吟吟的看向凝霜道:“我不是与你说过吗?我会瞧面相和手相的,流云啊,她就是一副短命相!”

——

此刻的乾鼎宫中,慕容澈放下水红色的奏折,抬眸问道:“乱棍打死了?为什么?”

苏勇哥抱着拂尘,很认真的回答道:“奴才问清楚了,说是流云私自损坏了皇后娘娘的衣裳,将那上头的葡萄纹样给拆了,用上头的青金石串了珠串,被皇后娘娘撞了个正着,且那猫儿扰了皇后娘娘午睡,所以皇后娘娘起床气发作,直接便要了她的命!”

慕容澈听后,低下头,又批了两本奏折,再次抬眸问道:“这件事情跟凝柔没有干系?”

慕容澈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识的想到凝柔那个宫女,只觉得她那双眼眸,不像是个置身事外的主儿!

《六宫盛宠:宫心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