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王令》花王零触感广告 穿越文 花王令出柜

花王令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花王令》是紫色韶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木族,修为,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人一走,浅黛赶紧过去将殿门关上,一阵蓝光,云倾

|更新:2021-01-22 10:02: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花王令》是紫色韶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木族,修为,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人一走,浅黛赶紧过去将殿门关上,一阵蓝光,云倾

《花王令》免费试读

等人一走,浅黛赶紧过去将殿门关上,一阵蓝光,云倾雪又变回了人形。

“主子你没事吧?”浅黛关好门,第一时间跑回云倾雪身边上下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云倾雪一脸的神清气爽,扭动一下身体,笑道“我没事,我——好的很!”

“这次是奴婢疏忽了!”浅黛单膝跪地,满脸自责的开口请罪。

云倾雪赶紧伸手扶起她,不赞同道“你不要动不动就就给我下跪,我真的没事,有事的是那三个女人!只是浅黛,你刚刚太冲动了,只怕等彤云知道了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

“奴婢不怕!”浅黛眸光坚定,一脸的快意,道:“那三个女人屡次以下犯上欺负花王陛下,奴婢早就想好好的教训她们一下了,只是一直苦无机会,如今好不容易天赐的良机,哪里还忍得住!

不过小主子也不必太过担心,如今虽然花木族实权并不在主子您手中掌握,但主子您却还是花木族的花王陛下,而奴婢是您的近侍,那彤云大长老就算再生气也还是要做做表面功夫的,所以她不会要了奴婢的命,大不了就是将奴婢的一身修为也废去!”

“你说的轻巧!”云倾雪瞪了浅黛一眼。

浅黛却是嘻嘻一笑,道“知道主子如此担心奴婢,奴婢就是死,都无憾了!”

云倾雪的心没由来的沉了一下,看着浅黛沉着脸道“什么死不死的,尽会胡说!”

“主子。”浅黛拉过云倾雪的手,神色恢复认真,道“奴婢废了粉瑶三人的修为,彤云大长老的那边的责罚想必是逃不过了,若是彤云真的废了奴婢的一身修为,奴婢只怕就再无人能保护主子了!”

云倾雪神色动容,反握住浅黛的手。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浅黛最为关心的竟然还是她,那么她就算拼尽全力,也绝对不能让彤云伤了她的浅黛!

“主子!奴婢想赶在彤云对我出手之前,将自己的法力全部传到主子您的身上!”浅黛忽然提议。

“不行!”倾雪下意识的果断回绝,她虽然初来异世还没有机会修练过法术,但却也知道修行之难,更清楚法力对于修行之人的重要性,所以浅黛的提议她第一时间就给驳回了。

“主子!”浅黛面露焦急,不死心的继续劝道“与其到时被彤云大长老废去奴婢的一身修为,还不如奴婢自己将法力尽数传给主子,好歹也算是保存了实力!”

云倾雪却是抽回自己被浅黛握住的手,后退一步道“我不同意!浅黛,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彤云那个女人伤害你的!”

云倾雪这么说却并没有起到安抚浅黛的作用,反而让浅黛觉得更加不安起来,惶恐道:“主子千万不能在彤云大长老面前暴露您已恢复神识之事,否则必然会惹来那女人的杀心!”

“嗯。”云倾雪应了一声,示意浅黛附耳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一阵。

金凤宫,彤云大长老的寝宫。

此时的彤云正神色厌烦的靠在软枕上休息,那一晚天幕之上落下的蓝色光芒几乎成了她心头的一根刺!

蓝雪宸回来了!那个死了一千年的女人再次转世而来!而她虽然在上任花王蓝雪宸死去的这一千年代花王掌管花木族大小事务,亦是将族中实权尽数掌握手中,但是.....她却始终无法踏上花王之位,无法光明正大的享受手中的权利!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她始终没有找到代表花木族至高权利象征的花王令!

她原本以为蓝雪宸死了,那么找到花王令的希望自然就是在那个痴傻的,却拥有高贵王族血脉的新花王云倾雪身上。

可是......蓝雪宸竟然回来了.....转世回来了!

那么,千年前随着蓝雪宸的死亡一起消失的花王令会不会一直都在蓝雪宸的手中?

“大长老,古木大人求见。”

就在彤云苦苦思索的时候,门外守着的婢女进来禀报一声。

彤云恹恹的抬眸,眉宇间带着一股淡淡的不悦“何事?”

“古木大人说在花王殿抓到了几名刺客,特来交由大长老发落。”婢女垂首恭敬回道。

“哦~?”彤云蹙了下眉,竟然有人去刺杀云倾雪那个傻子?这倒真是奇了。

“让他们进来吧。”她坐直身子对着婢女吩咐一声。

婢女躬身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古木就领着一众侍卫压着五个被捆成粽子样的人步入了彤云的金凤宫。

“参见大长老。”

一众人对着彤云见礼。

“免礼。”

彤云上挑的凤目嫌弃的看向这满屋子的人,皱眉问古木“这一个个的怎么都弄的这么狼狈?”

古木上前一步,讪笑道“呃……这个……说来话长啊。”

“那就别说了。”彤云厌烦的摆摆手。

“是。”古木应了一声,随即问道“大长老,这几名刺客该当如何发落?”

“嗯?”彤云目光这才看向地上那被捆绑成粽子的几人,又问古木道“可有审问明白他们为何要刺杀花王陛下?”

“没有。”古木摇头,道“我在花王殿抓到这几人后,就急着来交给大长老发落,倒是还没顾得上审问。”

彤云不满的看了古木一眼,凌厉的视线随即看向被捆着,一脸狼狈看不清面容的几人,亲自审问道“说!你们到底为何来刺杀我族花王陛下?是谁派你们来的?”

被捆住的五人岿然不动。

彤云此时正在为蓝雪宸转世和花王令的下落着急,见那几人竟然对她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也顾不得细想,当即就冷笑一声,怒道“好哇,还都是硬骨头呢!来人,给我用刑!

我到要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我花木族的刑罚硬!”

彤云一声吩咐,很快有婢女端着一托盘的瓶瓶罐罐走进来呈到彤云面前。

彤云涂着大红丹蔻的纤长手指优雅的伸出,似随意的捏起那托盘上的一个小瓷瓶交给一旁待命的侍卫。

彤云宫中的侍卫拿着那小瓶来到被捆的五人面前,捏起其中一人的下巴,将瓶中药液灌了下去。

《花王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