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就是如此病娇》爷就是病娇得宠着 cp 我就是如此病娇精彩阅读

我就是如此病娇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我就是如此病娇》是梳窈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露清,柳青青,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心里挖苦完身旁这些愚蠢无知的少男少女后,凌寂言

|更新:2021-01-13 15:01: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我就是如此病娇》是梳窈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露清,柳青青,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心里挖苦完身旁这些愚蠢无知的少男少女后,凌寂言

《我就是如此病娇》免费试读

在心里挖苦完身旁这些愚蠢无知的少男少女后,凌寂言再次望向了张露清,心里蓦地想起昨晚她脱下黑色衣服露出自己里面所穿的里衣时,那里衣上面并没有血迹,这就说明了昨晚张露清的身体并没有被薛雪抓伤到。

想到这一点,凌寂言便放下心来,静静地等着看一会西门杏派人查看张露清的身体,然后宣布张露清身上没有伤痕时,薛雪和戴妮被无情打脸的精彩表情。

这个时候,西门杏的心里是很纠结的。

事实上,他觉得薛雪和戴妮一定是张露清打的,因为张露清就是这样的人,她受不得委屈,甚至还小气到瑕疵必报的程度。当年他之所以会认识张露清,也是因为张露清当时假扮成男孩来找他报仇,他们才不打不认识。现在想来,他也不知道当年的自己为什么就会那样傻傻地喜欢上这样一个既不解风情,又不懂何为温柔贤惠的女孩子。

所以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是应该不顾念他和张露清之间的情分,继续在众人面前撕开她的假面孔,还是应该就此找个借口替她隐瞒真相。

所有的学子都还在等着西门杏做决定,西门杏迎着这些学子的目光,望向了张露清。恰好张露清也正在看着西门杏,她的目光很冷漠,在西门杏看来,她的冷漠更像是一种挑衅,因为她似乎在说,西门杏,你让人来检查我的身体吧,查得到我身上有伤痕的话,算我输。

这种无声的挑衅让西门杏一下子下定了决心,他看一眼坐在他左侧的二十位负责记录的学子中长得最为好看的柳青青学子,叫道,“柳青青学子,麻烦你带着张露清学子去大堂的里间检查一下她身上是否有被尖利指套划伤的伤痕。”

柳青青没想过会突然被自己心仪的师兄当众点名,瞬间便有种犹如被幸运之神砸中了脑袋一样的感觉,因为她脑袋有些晕乎乎的,连答一句“会长,好的,我一定会好好检查。”的话都答得轻飘飘的。

然后,晕乎乎的柳青青就这样在西门杏那专注的目光中带着张露清去了大堂的里间。在柳青青带着张露清走后,西门杏便满脸严肃地望着一众学子,大声说道,“柳青青学子是一位非常公正负责的学子,我相信她一定会认真检查,给我们一个最真实的答复。”

里间与大堂就只隔着一面墙,所以西门杏所说的话全都一字不漏地被柳青青听到了。听到西门杏夸自己公正负责,柳青青低着头,红着脸,微微地笑了。

此时,柳青青是站在张露清面前的,所以她的一举一动全都被张露清看到了。张露清虽然性子冷淡,但作为一个女人,她也和别的女人一样对与自己所在意的男子有关的事情特别敏感。所以,当柳青青红着脸低头,微微抿嘴一笑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柳青青她喜欢西门杏。

看出柳青青喜欢西门杏之后,张露清感到了些微的失落,同时心里面还有闷闷的难受感觉。她觉得自己有些太放不开了。明明她和西门杏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为何此刻看到喜欢他的女孩在她面前脸红,她竟然还是会觉得介意。

张露清松了腰带,将裙子撩起。露出腰间的皮肤,柳青青仔细一看,脸色便忽地一滞。只见张露清两边腰部的位置上都有两道伤痕,从形状上看的确像是指甲片划伤的。

看到那些伤痕,柳青青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张露清一眼,随即对她说道,“张露清学子,我已经检查好了。你可以穿好衣服了。”

待张露清穿好衣服后,柳青青才踏出里间走到大堂上当着一众学子的面说道,“经过我刚才的检查,张露清学子腰上的确有被指甲片划伤的伤痕。”

“哇,居然真的是她。”

“看不出来她是这么暴力的女孩子啊。”

“这小妞长得挺漂亮的啊,怎么性格这么差啊,别人不过说她几句,她就把人打成这样了。”

“正所谓知人口面不知心,看一个人不能单看她的表面。说不定张露清心里面的小人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

柳青青把结果说出来后,所有的学子都开始窃窃私语,凌寂言听着这些闲言闲语,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因为他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护犊子,尽管错的人是张露清,可她是他的大小姐,他自然不想听到别人这样子说她。

所以他很是不满地用厌恶的眼神扫视了一圈那些窃窃私语的学子们,最后才将视线转移到张露清身上,默默地想,昨天晚上的时候,张露清身上明明没有伤痕啊,怎么今天就有伤痕了?是薛雪知道张露清身上有被划伤的伤痕后才故意这样说来逼她承认自己打人的吗?

这时,西门杏已经让柳青青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因此现在整个大堂里面,就只有张露清面无表情地站在西门杏身旁。只听到西门杏问她,“张露清,现在柳青青已经证实了你身上的确有被指甲片划伤的伤痕,对于这些伤痕,你有什么解释?”

张露清闻言冷淡地看了一眼西门杏,冷冷道,“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自己身上受伤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向你们这些毫不相干的人解释?”

“张露清,你若是不解释清楚的话,你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打薛雪和戴妮的那个人,所以你依旧觉得自己没有解释清楚一切的必要吗?”听到张露清那拽拽的回答,西门杏心里也忍不住燃起了怒火,他就是这么的讨厌张露清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态度来。

张露清依旧不说话。

西门杏便冷声威胁道,“张露清,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你若是还不解释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自己施暴的罪行!”

张露清还是不说话。也不知道她是不屑于解释,还是像西门杏所说的那样,默认了一切暴行。

见张露清不说话,西门杏铁青着脸狠厉地盯着她,感觉到西门杏的视线后,张露清便冷冷地回望他。

他们互相冷眼对望了很久,仿佛在他们眼里,就只能看得到对方的存在一样。但同时他们之间的那种一点即燃的紧张气息又是那么明显,仿佛他们恨了彼此一万年那么久一样。

正在一众学子因为他们之间的凝重气氛而安静到连气都不敢出的时候,忽然有人开口说了一句,“你们都搞错了,其实人是我打的。”

《我就是如此病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