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农门恶女 紧缚 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免费试读

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是乐乐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耿氏,云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云震赶牛车回到土庄子,已是下午未时。 李郎

|更新:2021-01-12 15:01: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是乐乐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耿氏,云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云震赶牛车回到土庄子,已是下午未时。 李郎

《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免费试读

云震赶牛车回到土庄子,已是下午未时。

李郎中闻训赶来,帮着搭把手,把云巧抬进了西屋。

安置好后,都累的呼哧带喘,可却没忘问下情况。

“咋样,德济堂的郎中咋说?”

耿氏跟云霁,也都一脸殷切的看着云震,等他告知。

“说是没啥事儿,就是郁结难纾,给扎了几针,然后开的药。”云震说着,把怀里的药方拿出来,交给李郎中。

大周朝郎中看病,都是给药方的,也算给老百姓一个凭证。

李郎中简单的看了下,不住的颔首,说:

“这药开的好,不仅有排还有补,挺贵吧。”

“是不便宜。”云震咂舌。

扭头看着耿氏又道:

“娘,幸亏你多给了银子,不然都不够。光抓药就花了二十八两,这还只是四天的量。郎中说了,四天之内如果醒了,再吃几副就没事了。”

“……啊。”耿氏应着,随后又不敢相信的问,“一副药七两银子呢?”

“嗯。”云震颔首。

李郎中把药方交还给云震,说:

“得这么多。抓的都是贵药,还有人参呢。”

耿氏听到这话,扭头看着昏睡的闺女,咬牙的说:

“成吧。只要巧儿能好,花多少钱我都认。”

云霁坐在炕边,瞅着自己的腿,心更加凉了。

李郎中帮忙熬了药,眼看着云巧喝下,这才放心离开。

耿氏本想留他吃饭,不过李郎中并没有答应。

都不容易,还要交税粮,咋好意思留下吃饭。

云震送完李郎中回来,耿氏坐在炕边,问:

“二震,你啥时候回去?”

云震顿了下,随后回答:

“娘,我今儿去县里,顺道跟东家告了假。”

“告假?”耿氏惊讶。

云震点头。

“家里出这样的事儿,三霁腿也不方便,总得留个人。再说四天后巧儿要是醒了,我还得去给她抓药。没醒,也得带她去县里。娘,我知道你着急攒钱,可现在不是时候。”

句句在理,耿氏无力反驳。

四个孩子中,除了闺女的话她听,其次就是二儿子。

毕竟在县里做工,见识广,人面宽。

看着昏睡的闺女,长叹口气,说:

“成吧,你心里有数就行。别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丢了。家里……没钱了。”

“我知道。”云震抿唇,没有多说。

他在县里的冥店上工,就是那种专门卖寿材、纸马、纸牛的地方。

去这样地方做工的人,很有讲究。

首先第一点就是命硬!

云震跟云霁是九月十五、正晌午时出生,生日时辰占得好。

当时冥店招学徒,云震很容易就被选上了。

其次就是手快。

在那上工,能者多劳。

只要你手快,扎的东西多,工钱也就拿的多。

像云震,平均半个月就能拿回家二钱到三钱银子不等,手速相当快了。

在店里还老实,东家跟掌柜都稀罕他。

正因如此,他告假时,冥店那边啥都没说就准了。

换个人,都得辞退,毫不犹豫。

看着三弟还在一旁,云震出声说:

“我送你回屋躺着吧。”

“好。”云霁点头。

云震弯腰,准备背他,一旁的耿氏再次开口:

“二震,昨天你们到底是怎么拿到的银子?那人是啥来头啊。”

云震直起腰,憨憨的挠着头,说:

“听口音是京城的。那人去我们店旁边的铺子买东西,然后问有没有回京最快的路。正好我也回家,就带他们过来了。走的菈子山那边,他们出手很阔绰。”

“幸亏是阔绰,不然你那不争气的大哥……哼!”耿氏恼火,不再往下说。

云震想劝劝,可这一次大哥的确做的不对,想帮都帮不了。

无奈,只得弯腰把云霁背起,回了他们的房间。

刚把人放在炕上,云霁就不悦的道:

“二哥,你看看咱娘,你看看咱娘。云巧生病,一副药七两银子她都给。我摔断腿,一瓶药八十个铜板,她都舍不得!到底咱是不是亲生的啊?”

云震不经常在家,但对于母亲的偏心,他是知道的。

瞅着愤慨的胞弟,叹口气,说:

“算了,都是一家人。咱娘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

“可是……”

“三霁,想想昨日!”云震认真的提醒。

“昨天如果不是巧儿,咱家就是都卖了,也堵不上这窟窿。这钱肯定要不回来,你真想大哥少条腿,丢了命?”

“那怎么可能。”云霁不假思索的摇头。

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没有说话。

这一次事件,云巧的做法的确让他们刮目相看。

想了下,喃喃说了一句:

“还真是打折骨头连着筋,到底是亲兄妹。”

“你知道就行了。以后不管咋地,对巧儿和善点。”云震说着,脱鞋上炕,把被子铺好。

冬天天冷,晚上得早点放被,暖被窝……

……

云巧一直昏睡到隔天下午,才幽幽醒来。

浑身无力,头晕目眩,状态很糟。

醒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也没声张。

昏迷那会儿,隐约记得些,后来就断片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清楚云雷那家伙后来回来没?

钱抠出来没?

没良心的东西,真是白瞎她遭这么大罪了。

正琢磨着,屋门推开,耿氏从外面进来。

母女二人对视——

下一秒,云巧就觉得身上多了块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我的巧儿啊……呜呜呜……我苦命的巧儿啊……呜呜呜呜……你可吓死娘了啊……呜呜呜……”

积压了多日的情绪,在看到云巧醒来的那一刻,耿氏就崩溃了。

抱住她,放声哭,像是在宣泄。

云巧动不了,就那么任由母亲趴着,呼吸略有些困难。

就在她快撑不住的时候,云震闻声过来。

云巧仿佛见到救星一般,忙不迭的指着身上的人儿,脸憋得通红。

云震见状,急忙过去,把耿氏扶起来,道:

“娘,你压的巧儿喘不过气了。”

“啊?”耿氏惊呼,忙俯首看着闺女。

面颊通红,呼吸急喘。

“哎呀,没事儿吧闺女,都怪娘,都是娘不好,都是……”

“没……没事儿。”云巧摆摆手。

借着母亲跟二哥的劲儿,吃力的靠坐在炕上。

坐直身子,呼吸就舒服不少。

不过头太晕,又不得不再次躺下。

云震瞅着担忧,轻声的说:

“要不,再把李叔找来看看吧。”

《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