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鬼勿语》妖王鬼妃 小说在线试读 妖鬼勿语GAY吧

妖鬼勿语

现代言情连载中

《妖鬼勿语》作者:蒋一刀不留痕,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徐鸫,江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他妈在说什么屁话!”江柏上前揪住徐鸫的耳朵,

|更新:2021-01-11 05:03: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鬼勿语》作者:蒋一刀不留痕,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徐鸫,江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他妈在说什么屁话!”江柏上前揪住徐鸫的耳朵,

《妖鬼勿语》免费试读

“你他妈在说什么屁话!”江柏上前揪住徐鸫的耳朵,拧了一个旋儿,“当老子瞎啊!快说,你干什么了!”

徐鸫疼的嗷嗷直叫:“放手!放手啊江爷爷……这次我真没说谎,真真儿的!我灭了他身上剩余的一点儿生人之火,抽成这样,不是妖就是鬼!”

“看老子不把你打得半妖不鬼!”

“别吵了!”梁贞突然吼道。

这一声喊得十分突然,整个房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丫头片子能吼出这么大的力量,都乖乖地止住了动作。

“他确实不是人。”

“什么!?”

“哈哈,我说对了吧,”徐鸫趁着江柏愣神的档口脱了身,扭了扭肥胖的身躯,“妖者不善,鬼者不语,我看啊他应该是占了活人的身躯,驱逐出来便是。大家相识一场不容易,我徐某人可以打一个亲情友情爱情价,帮各位度过难关……”

“不能驱逐。”梁贞回头道,“驱逐出来两个人就都死了。徐大师,你快想想办法,我不能让他这样继续下去!”

此刻的骆成已经失去了神智,眼球瞪得老大,满布血丝。那些手指粗细的血管渐渐从皮下浮了上来,像鳞片般一点点裹住骆成的皮肤,甚至有一些已经开始僵硬起来。

“快想想办法啊!”

徐鸫抓耳挠腮:“这……我只知道怎么斩妖除魔,中途停下来这还真办不到啊……”

见求人不得,梁贞只好拼尽全力按住逐渐发狂的骆成。此刻的他眼中早已猩红一片,力气越来越大,指甲长得已如尖刀一般,死死地捏住梁贞细软的胳膊,似乎随时都能将其捏碎。

一旁呆愣了半天的江柏终于回过神来,立马跑过去帮梁贞的忙。谁知还没跑到跟前,骆成忽然腾地坐起,拉住梁贞的胳膊朝外猛地一甩,重重地摔在侧边的墙上。

“小微!”

梁贞的身体脆弱得不堪一击,这一下五脏六腑都几乎被砸了出来,嘴里猛地呕出一口鲜血。江柏看得眼都直了,赶紧扶起梁贞,回头再看骆成时,那人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模样,浑身上下被血痂一般的东西裹住,身体已经是当初两倍那么大,眼神中一股幽怨的火光忽明忽暗,江柏与其对视时,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透着凉气,从头到脚被他看得透透的。

初见骆成时那股逼人的气魄终于有了源头。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江柏小心翼翼地抱着梁贞退回去,尽量躲避骆成那种狩猎般的目光。他十分熟悉这种可怕的目光,十几年前在青箱街那间破房子里,喝了酒的老子跟发了疯似的追着娘俩打,眼睛就跟在血水里洗过一样。江柏至今仍能感觉到酒瓶碎片划开皮肤的感觉和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那双红色的尖头高跟鞋,那个女人特别爱穿那样的鞋子。

躲到沙发背后,江柏托着梁贞后颈的手忽然间似乎摸到了一块凸起,摸上去像是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一看之下,竟是三条细细的血痕,宛如胎记一般浮在皮肤上层。

江柏从未见过梁贞身上有过这样的痕迹。记得还在读初中那会儿,梁贞依着学校的教导剪了极短的学生头,后颈那片的头发更是短的像刺猬毛,却从未见过有这样的痕迹。要不是自己真正触碰到,还真不容易发现。

不知从何时开始,徐鸫也躲到了沙发背后,像个局外人一般饶有兴趣地观看着自己闯下的祸。大概真是怕极了见血,徐鸫两手捂着脸,只从指缝里偷瞄,常人估摸着连个影子都别想看清楚,但徐鸫却眼尖的很,一下就督见了梁贞后颈处的那块胎记。

“五宗金乾咒……怎么是八门的人……”徐鸫喃喃道,皱着眉头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不会错的,就是八门的印!”

江柏在另一头听不真切,只觉得徐鸫嗡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赶忙喊道:“快过来帮忙啊,愣着干什么!”

徐鸫忽然猛地一拍脑袋:“有了有了!小江兄弟,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说罢,腆着肚子跑到客厅边上,像只老母鸡似的扑身去扯两边的窗帘。上下跳脱使劲儿用力的模样,仿佛一只笨重的青蛙,搞得江柏一头雾水却又苦笑不得。

“小江兄弟过来帮忙啊!扯下来裹住他全身……真是……这家伙真特么结实……”

“裹住……诶,塑料纸行不行?”

“行!更好!密不透风最好嘞!”

梁家别墅的沙发上套着不少防尘塑料纸,江柏抬手撩过几个,刚铺展开来却又犯了难。

背后的骆成呼着粗气,不断寻找着目标,脚下踩过的地面不断碎裂,一点点凹下去。就冲着这股骇人的模样,江柏腿都有些软了。徐鸫更是别说了,一抬眼看到这么多血管血痂,更是两眼发黑,躲到了江柏的屁股后头。

“小江兄弟……你……你快上啊!”

“看不到我在找时机吗?!你行你上啊!喂!别推我!”

说话间,骆成忽然调转方向,猛地朝两人躲避的沙发扑过来。江柏心下顿时有了主意,把塑料纸的另一边塞进了徐鸫的手里,迅速道:“等下我喊一二三,你往右边跑,我往左边跑,套住他之后再反方向,明白了吗?”

“先右边……哦不,左边,再右边……不对不对。诶……”

“三!”

“不是一二三吗!先一啊!”

“二!”

“喂!等一下啊,我到底往哪边啊!”

“一!”

“江……哎哟我去!”

江柏瞧准机会在徐鸫的腚上猛踹一脚,一下把他推到了一米开外,自己则撒腿向左边跑去。没出几步,就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骆成果然掉进了塑料纸里头,随即立马调转方向,朝着徐鸫那头奔去。

可没默契终究是没默契,徐鸫只顾往右边奔逃,却忘记折返回来。江柏连声大喝都没用,只得空出一只手摸出短刀,挥臂掷出。

刀头穿透了徐鸫的衣领子,这才止住了他的动作。

两人就像裹粽子似的把骆成包了个严严实实,一边包,徐鸫一边问道:“诶,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把他憋死啊?”

“你他妈提出的馊主意,还来问我?你不说他不是人吗?鬼也会憋死?”

“我这是……依照古法。裹住全身不让空气透过,魂魄与精气就没办法从鬼门里出来,你知道鬼门是啥不?不消三刻,这家伙一定变成完全的妖鬼。不过说实话,这要真是妖鬼,依我们俩的力量根本不是对手,照我说,这丫就是个半人半妖,嗯,人妖!”

此刻,一旁梁贞渐渐清醒过来,回头看去时,正瞧见一胖一瘦二人扯着塑料纸,滑稽地裹着粽子,塑料纸下骆成的脸已经变了形,张着嘴不停地挣扎,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徐鸫道:“姑娘来的正好!快,在他额头画上五宗金乾咒!”

梁贞听不懂他在讲什么,眉头微微皱起:“五宗金乾咒?”

“三道横线!”

说罢,徐鸫把江柏方才掷过去的短刀扔到了梁贞的手里。她的领悟能力极快,没有丝毫犹豫,照着之前被细线剌开的口子就是一挥。霎时间,重新被撕裂的伤口中涌出滚滚血流。梁贞立马上前按住骆成的额头,用力写了一个“?”。

转瞬间,满布骆成皮肤上那些交错纵横、坚硬如甲的血管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以符咒为中心迅速萎缩,逐渐变细变浅,回到了皮肤之下。血色的双眼也退了,完全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样子。

望着已经安静下来的骆成,江柏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累得几乎瘫过去。

“我说……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诶诶诶!!!”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骆成忽然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塑料纸凹进了他的嘴巴里,眼睛瞪得老大,口唇发绀。徐鸫和江柏都吓傻了,以为刚才那招没用,又诈尸了,待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塑料纸!”梁贞喊道,“快,快帮我撕掉,会闷死的!”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把骆成从里头剥了出来。

“我去……太刺激了……哎,死胖子,你也是,到底什么来头?”江柏趴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头也不抬地问道。

后边静悄悄的,却听不到回答。江柏有些疑惑,却忽然闻见耳边徐鸫大喊:“各位好汉,多谢款待,后会无期啦!”

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震得江柏立马爬了起来。刚才徐鸫站着的地方骤然间升起一团红色的烟雾,呛得人眼睛鼻子直流眼泪。

“喂!徐鸫!”江柏没料想到有这么一出,连忙打开窗户大门。待烟雾散尽,一个黑乎乎的壳子留在地上摇摇晃晃,江柏用脚踢了踢,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

黑色的外壳被做成手榴弹的模样,小巧的拉环掉在了一边,底部似乎还有一排小字,仔细看去,是“××酒吧”的刻印。

“切……这小子,”江柏笑道,“跑的真够快的啊。”

躺在地上的骆成被这一震也清醒过来,艰难地直起身子,冷汗已经把衣服浸湿。他茫然地扫视着面前的狼藉,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椁呢?”

“坏了!”江柏一拍脑袋,赶忙上楼走到隔间边,再朝里看去时,那“邪物”早已被徐鸫趁着慌乱给顺走了。

这个死胖子,下次见到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妖鬼勿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