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生存手册》嫡女生存攻略 嫁憨夫 小说大结局 嫡女生存手册Twink

嫡女生存手册

古代言情连载中

《嫡女生存手册》作者:南方乔木,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韩月,侯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小娘子?”嬷嬷的声音又轻又柔,可脸上表情却不大

|更新:2021-01-06 10:02: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嫡女生存手册》作者:南方乔木,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韩月,侯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小娘子?”嬷嬷的声音又轻又柔,可脸上表情却不大

《嫡女生存手册》免费试读

“小娘子?”嬷嬷的声音又轻又柔,可脸上表情却不大好看,她白着一张脸看着床上的韩月下,想推又不敢推。韩月下再次睁开眼睛,头上正是云锦织就的帷帐,韩月下眨了眨眼睛,然后“腾”的一声坐了起来。她还活着?韩月下下意识一巴掌往自己脸上一扇,轻脆脆的一声响吓得红袖一干人当即围了上来,“小娘子?!你这是做什么?!”红袖不错眼的看着韩月下,大大的眼睛里边满满都是心疼。

韩月下回过神来,她极为僵硬的扭过头,看着红袖。红袖这会更急了,女君那边还正乱着,这边如果连韩月下都出了事,这可不是要她们的命吗?红袖抬手就往一边推了把,“嬷嬷,你不快看看,小娘子这莫不是吓着了?”

荣嬷嬷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去喊韩月下,在韩月下胳膊上又是压又是捏的。韩月下这会的皮肤当真算的是能掐出水来,不一会儿,手上肌肤就红了一大块。只轻轻几下,韩月下便倒吸了口气,一双黑宝石样的眼珠开始转动起来。“红袖!红袖!”韩月下跳下床,顾不得穿鞋站在红袖面前,“你没事吧?”

“小娘子,我能有什么事呀?”红袖气急,“奴不就在小娘子你面前,小娘子你这猴急猴急的从床上跳下来,若是受寒了,你让奴怎么办?”红袖连忙拉着韩月下坐回了床上。韩月下刚坐下,耳边就传来荣嬷嬷的声音,“还好意思说这些,今日小娘子没事倒也罢了,若是小娘子有事,我们几个都吃罪不起。明知道女君那边乱着,谁许你们没规矩到处乱跑的?”荣嬷嬷看了眼红袖,然后上前将手探进锦被,暖着韩月下的双脚道。韩月下侧过首,白净的脸上浮起一层浅浅的红。这荣嬷嬷是韩月下的Ru母,虽说为人怯弱了点,可对韩月下的心却是实打实的。

“嬷嬷……”韩月下张嘴喊道,娇憨憨的女儿声当即就让荣嬷嬷的脸色一柔,可荣嬷嬷一想起正房那边,她不由收敛眉目,埋下了头。红袖这会正不知道如何跟韩月下说正房那边的事,听着荣嬷嬷起了个头,嘴巴嗫嚅几下,硬是张不了那张嘴。没等她说话,从屋外冲进一个穿着绿色儒群绑着双髻的小丫鬟,呜呜咽咽的二话不说就扑在了韩月下床前。

“小娘子,是奴对不起你,奴该死,奴知道错了,奴再也不敢乱出主意了。奴知错了,奴该死!”韩月下一张嘴都还没开,那小丫鬟已经抬起手来左右开弓,“啪啪啪”的几声脆响,在粉嫩的脸颊上扇出好几个手掌印。不一会儿,那张俏生生的小脸上鼻涕眼泪就糊了一脸。

红袖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她脾气本就不好,也实在看不惯这些平日里边跟韩月下没大没小的小丫头们,没等韩月下开口,红袖已经上前一步,厉声斥道:“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小娘子这会正虚着?莫不是看着小娘子体虚,还想在这装可怜讨饶不成?!”红袖气急,抓着小丫鬟的胳膊肘就要把人往外拖。韩月下原本还有些迷糊,定眼一看那小丫鬟的脸,她立马一个激灵,失声叫道:“白芍?!”韩月下的声音一下子拔高,红袖扭过头,只当是韩月下被白芍的莽撞行为吓倒了,连忙说道:“小娘子莫怕,我这就把她领出去。”

顾不得多少,韩月下想掀开锦被往床下跑,双踝上一股重力。荣嬷嬷正不赞同的看着韩月下,“小娘子,你这又是做什么?一个犯了错的小丫鬟,让红袖处置了就是。”可是这不仅仅是一个小丫鬟!韩月下有话在嗓子眼里大声吼着,可偏偏嘴巴张了张,就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韩月下这会是真急了。

归义侯府尚武,两代归义侯都是能征善战之辈,韩月下虽然因归义女侯没有学过武,可自小到大连伤寒都屈指可数,便是前世被江东苏家休弃,百般艰难下,韩月下也没为此拖垮身子。韩月下原本还有些迷糊,弄不明白自己到底重生在了哪一年,可一看到白芍,韩月下再想起荣嬷嬷的话,一颗心当即就提了起来。

事关阿母,韩月下怎么能不急?

韩月下因为是归义侯府嫡女,跟着Ru母荣嬷嬷独住一院,身边配着四个一等侍女,二等侍女八个,粗使扫撒等婆子韩月下自己也不清楚有多少。而这白芍是跟在韩月下身边的二等侍女。

说起这白芍,是从韩月下七岁时跟着韩月下的,韩月下本就是觉得她跟自己年岁相近,又能言爱笑活泼可爱,这才求着归义女侯配在身边。可是,就在韩月下八岁那年,归义女侯韩瑶正怀着第二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向健壮的归义女侯身子越来越虚弱,到了最后韩瑶临盆的日子,韩月下已经被邹璿严明禁止去看归义女侯,怕耽误了韩瑶休息养胎。当时韩月下年龄小,没隔着十多日便闹着去看阿母。

后来——

后来,自己就是被白芍揣弄着摆脱红袖荣嬷嬷他们,从院子里边跑了出去。正巧就看到榻上阿母白的跟纸样的脸,阿母跟自己笑了下,紧接着裙下就开始冒出大片大片的红。再然后没隔几个时辰就传来归义女侯去了的消息。

这会看到白芍,岂不预示着阿母有事?

想到这,韩月下的脸霎时就白了。

“嬷嬷。”韩月下见荣嬷嬷用手按着自己,急忙喊道:“嬷嬷,先不用管这些,我得去看看我阿母!阿母想见我!”在前世,韩瑶临死都没见过韩月下一眼,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韩月下对着父亲邹璿是极其乖顺,深怕什么时候邹璿也会跟阿母一样,说走就走了。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韩月下就好像被人诅咒了一般,直到她护着红袖惨死在棍棒之下。

“小娘子,那边正忙着。你要是去了,不是让女君分心的吗?”荣嬷嬷很和蔼的冲着韩月下笑,“小娘子只要把奴婢们刚端上来的姜汤喝了,在榻上躺躺。过不了多久,女君就会让人招小娘子呢!到时候小娘子你可就做阿姐了。”荣嬷嬷眼睛眨都不眨,温温和和的脸上就好像笃定了一般。“荣嬷嬷。”韩月下一挣扎,爬了起来。当年就是荣嬷嬷这话,这才安了韩月下的心,不哭不闹的在这等阿母。现如今,韩月下是说什么都不信了。

眼见着韩月下下榻,荣嬷嬷急忙去拦韩月下,声调微微提高,“小娘子!”韩月下拉着荣嬷嬷的手,一字一顿的说:“我说,我要去见阿母。”荣嬷嬷的面色当即闪过一丝犹豫,说话的语气也多几分不确定,“可郎主早先说了,让小娘子你待在院子里边好好休息。产房那边人多,实在、实在——”

“污秽”两字卡在了荣嬷嬷的嘴里,荣嬷嬷看着韩月下,这分明还是那个被她精心照顾的小娘子,怎么晕了一次后,醒过来就跟换了个人一样。对于荣嬷嬷的犹豫,韩月下全全看在眼里,可她现如今实在没心思去敲打荣嬷嬷,她爬下床,穿好鞋,白芍仰着一张满是泪水的俏脸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你先出去,等我回来再处置你。”

白芍的脸极快速的扭了一下,声音里边多了几分祈求,“小娘子……”韩月下别过脸,“怎么?还真想我放了你?我虽小,可也不是不知事。先不提你揣弄我去看阿母,你在我才醒过来晕晕沉沉的时候,不分规矩体面的就从外边冲了进来。这是我归义侯府教你的规矩?还是你当真觉得我好拿捏,随便哭上那么一二回,我就必定会饶了你?”韩月下的声音越说越厉,猛然想起前世跟白芍之间的事情,她就是因为白芍这当着众人面毫不留情的作践自己,这才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了她。

可前世最为亲近的丫鬟,居然在随自己出嫁以后合着外人谋害自己,爬上了夫郎的床榻。韩月下对着她,越发没了什么好脸色。

这番话一出,房里众人的脸登时都变了,大多人面上一紧,除了红袖。红袖本就看不惯白芍,做什么都是推三阻四的,成日黏在小娘子身边,但凡有点赏赐夸奖什么的,头一个去争的必定是白芍。这会若不是她在小娘子耳边出主意,小娘子怎么可能甩开那么多人,跟着她跑去正房,还正撞上女君生产的时候,生生吓晕了小娘子?红袖见韩月下冷脸,当即朝身边的丫鬟们吩咐道,“没听见小娘子说吗?!先把她拉下去,关房里让人看着她。”

白芍吓的一张脸刷白,嗫嚅着嘴就要说讨饶的话,看韩月下凌厉的目光也不敢再多说话。白芍的脸颊还在隐隐作痛,白芍憋着口气心里想着,这小娘子怎么今日这么不好说话?往日小娘子的软心肠难道是装出来的?还是独独对她一个人不满?

《嫡女生存手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