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魔道妖王》玄门妖王好看吗 鬼畜 魔道妖王忠犬攻

魔道妖王

仙侠连载中

《魔道妖王》为依山好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待田钧领着吴大公回到战场,却发现那血蛇妖王并未离去,反而帮助田钧的部下收拢兵马,谨守营寨与巫军对峙。 而巫蛮部看到田钧带着吴道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6 00:05: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魔道妖王》为依山好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待田钧领着吴大公回到战场,却发现那血蛇妖王并未离去,反而帮助田钧的部下收拢兵马,谨守营寨与巫军对峙。 而巫蛮部看到田钧带着吴道人

《魔道妖王》免费试读

待田钧领着吴大公回到战场,却发现那血蛇妖王并未离去,反而帮助田钧的部下收拢兵马,谨守营寨与巫军对峙。

而巫蛮部看到田钧带着吴道人返回战场后就互相掩护退入大营。

田钧暂时也没有再去理会巫蛮军,反而气势汹汹降临在妖族中军云台上,田钧所部的几名妖将立刻领着部下及方才投附的妖将妖兵向田钧深拜行礼高呼大王万胜。

随后血蛇王又领着部下表示愿意投效,做为田钧的附庸而效力。

“哈哈哈,血蛇王真是见外了,你我一见如故,何谈什么效力不效力的,日后咱们不如以兄弟相称如何。”

此时外有巫军,内部不稳,对于这位化形后看着像是人脸和蛇脸混在一起布满血红色鳞片的血蛇王,田钧自然是爽快的接受,更是愿意以兄弟相称。

不过这个提议却有些吓住了血蛇王,那血蛇王赶紧表示自己唯愿以臣属,而不敢以兄弟与田钧并列。

田钧砸吧砸吧嘴,觉得血蛇王可能因蛟无疾之事对自己有了误解,不过没关系,田钧觉得时间长了这血蛇王自然会明白他田钧的为人了。

暂时解决了血蛇王的归附,田钧就将视线转向蛟无疾的直属及赶来助战的妖将们。

“汝等考虑的怎样了?”

那群妖将左右看看,半晌才有一黑鱼将走出,却是想要要回蛟无疾的尸身,回去奉迎蛟无疾的女儿为主,之后愿牛头岭为附庸。

田钧轻蔑的笑了笑“好哇,原来你也是背叛蛟大哥的内奸,蛟大哥刚刚身死,你就想着霸占乱波湖基业,更是想要染指蛟大哥的女儿,意图接蛟大哥的孤女操控乱波湖,真是罪该万死!”

死字刚出口,不待那妖将开口求饶,一道乌光闪过,那妖将立时被分做两半,血洒一片。

“那么你们呢?”田钧摩擦着手中的大刀,淡淡的问道。

“我…额…属下愿为大王效死。”片刻安静后,终于有妖将抵不住压力,跪地投降。

随后其他妖将也纷纷投附,最后只有一只蟹将仍立于田钧对面,略做挣扎后,那蟹将脸色一定,随后挎枪大喝,冲向田钧。

刀光闪过,枪断蟹亡。

田钧叹息了一声,随后宣布,蟹将与那黑鱼将皆为叛逆,勾结巫蛮,设计坑害了蛟大王,随后又在蛟无疾所部投诚的妖将识海中钉下禁制。

至于其他三山五岳跑来助战的妖将妖兵也都被收编改造。

然后田钧又将那白虎云纹大纛炼化之后,收拾了好战利品后,就拔营撤军。

“巫长老,就这么让那些妖怪跑了吗?”一名外来助阵巫族大将有些犹豫的向巫道咸问道。

“不然呢?那牛头可比蛟无疾更难对付,对方也还有三名地仙,这一战已经损失很多了,再打下去,这锦屏山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巫道咸远远望向离去的妖云,心里有些话没法说今次锦屏山已经战死了一名地仙,若是再打下去,损失如果太大,锦屏山就算赢了战斗也是输了整个局势。

所以就算不甘心,此时也只能看着田钧帅军撤退,而田钧短时间也做不到一举荡平锦屏山。

“且让那巫老鬼再多活些时候吧。”

“暂时让那牛头怪多活些时日吧。”

正在分别的双方纷纷对属下或盟友说道。

二十多天的攻伐,出动的时候有五万多妖军,返回时却只有三万多妖军,并不是都死了,而是在战争中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胆小的小妖趁着混乱逃跑,尤其是最后田钧斩杀蛟无疾时造成的混乱,至少有数千妖兵在几个妖将的带头下逃跑,田钧也无心再去搜捕逃兵,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去把乱波湖抢下来。

妖风挥起遮天蔽日,回去时无阻无拦,不到半天,就回到了乱波湖。

此时乱波湖留守的妖兵妖将见是自家军队回来,自是大开法禁,引得妖军直入。

让留守的妖将没想到的是,回来的大军里却没有自家大王,喔,不对,没有活着的大王,只有死了的蛟无疾。

还没等这些妖将回过来味,就被田钧麾下新投效的那些妖将所擒拿,大军直入乱波湖后,被田钧分驻各地,水府中枢更是被田钧亲军将军牛大志控制,随后就命人将蛟无疾的女儿蛟婉卿擒拿,额不,是请来。

“什么?那蛟婉卿不在?怎么回事?她去哪儿了?”田钧牛瞳一瞪,杀气就笼罩整个大厅。

“大,大,大王,奴,奴婢也不知,半日前,小姐突然说想要去西山苑玩耍,然后就带着贴身婢女,和两名女侍卫离了水府。”

“半日前?豹大富,嗯,吴大公,你也去,带着人去那什么西山苑看看蛟婉卿是否在那,如果在的话就将她带回了,如果没有的话……嗯……那就说明蛟婉卿已经……已然被害了,已经被巫族奸细所害,知道吗?”

田钧眯着眼看向吴大公,吴大公咽了口吐沫,然后接道:“是,大王,这巫族果然卑鄙,先是谋害了蛟大王的幼子,然后又偷袭了蛟大王,最后更是连蛟大王的孤女都想伤害,真是太坏了,臣下现在就与豹将军前去。”

“去吧,速去速回。”田钧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感觉不对味,这老蜈蚣该不会是变着法的骂我吧。

瞄着二妖离去的背影,田钧琢磨着是不是要给这吴大公点教训,好让他长点心,下次拍马屁别再拍牛蹄子上了。

随后又看向在旁边沉默寡言的血蛇王,现在就翻脸下手会不会太不要脸了,但要是不做些什么,田钧又觉得不放心,血蛇这般主动投靠,又似乎是个心机深沉角色,总让田钧感到心头不安,有些为难啊,摸着腰间的刀,又想起那句干掉让自己为难的人,自然也就不为难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田钧眼神里带了杀气,那血蛇王打了个激灵,然后突然站出来表示愿意以妖神之名立下血誓,正式效忠田钧。

其实这血蛇王也是一肚子苦水,他的老巢离这乱波湖不远,前些年好不容易才进阶地仙境,勉强立下一番基业,可是太靠近乱波湖以至于势力被挤压的严重,这次奔着能落些好处以及打好关系,才应着蛟无疾的邀请,前往讨伐锦屏山,也没没打算拼命,就跟着混吃混喝跑一圈就打算回来。

结果做为盟主的蛟无疾却先身死,而且还是被同一阵营的黑心老妖给害了,当时血蛇王也是有心逃跑的,却又顾虑事后被那心黑手狠的老牛打上门,就想着能帮着那老牛看住局势,应该能让他念些情面吧,这血蛇王这一犹豫那老牛就已经完事回来了。

至于先回去卷铺盖,然后跑路的事儿,血蛇王也想过,就是故土难离啊,做为一名生于斯长于斯,化形于斯的乡下土蛇,真要离去,突然就不知道该去哪儿好。

北边那些凡人自然柔弱可欺,可是听说那些凡人们的’族长’可是一点都不柔弱可欺,反而是极其残忍暴虐,一个不小心就要被杀妖食肉,就连没惹到他们都随时有可能被替天行道了,妖族里有关北边那些可怕的凶神的传说更是数之不尽啊,恐惧都是刻在血脉传承里边了。

至于南荒内部也是没法生存,地仙跑去运气好的也只能给人家大妖做手下将官,遇上那不好相与的也是有可能被吃掉,也就这南荒与中土交界附近,两方都没有太可怕的修士和妖王,才让他们这些不高不低的小妖王有处自在的容身之地。

做为一条几百年了几乎就没出过远门,也没有太多见识的乡下老实蛇妖,消息基本上都是听其他妖怪说的,偶然像蛟大王这样的妖族大户举办宴会都是血蛇王最开心的时候,到这不但有好吃,还有好玩的好听的,甚至还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一名有着漂亮花鳞片的地仙境母蛇妖,度过了一个难忘夜晚,不过之后就没再见过那条母蛇,让血蛇王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

唉~日常间血蛇王的爱好也就比较喜欢吃些血食,然后在山间的青石上晒晒太阳,就连修炼都是为了日子过的好一点,迷迷糊糊间自己就觉醒了传承。

对于那牛妖杀了蛟大王,血蛇王自然也是有些不满的,但这些不满在那凶恶的牛妖面前实在是不敢表现出来。

眼看着那牛妖眼神里的凶光越来越浓,血蛇王也越来越慌,最后急中生智,终于想到了一个自认为的好主意。

干脆直接投诚好了,其实当初也曾想过投靠那蛟无疾的,不过一来怕那有钱的蛟大王不收,二来心头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的,好歹也是修炼了几百年才成了一尊妖王嘛。

但这会儿眼见着有可能要被那凶残的牛妖杀了,急切间也就顾不得了那一点不甘心了,心想着如果跟那蜈蚣一样投靠,这恶牛总不会还想下手杀妖吧。

田钧自然不知道这血蛇王的心路历程,反倒是对这血蛇王更加警惕。

’好一个城府深沉的蛇妖,直接就投靠于我,如果我还硬要杀他,以后恐怕就没妖敢投靠我了,妖神血誓?哼,不过是几个血誓里最轻的一个,恐怕是为了不让我种下禁制而想出来的吧,真要诚心立誓,为何不立冥河血誓?好贼子,好主意,且罢,先饶你一命,日后若是让我发觉有何坏心思,哼哼,俺老牛,啊呸,俺老田自然还有手段治你。’

心头盘算完了,待血蛇王发完血誓后,田钧就长笑一声,然后挽着血蛇王的手臂,以表亲切。

另外就是既然血蛇王投靠了自己,自然也就不能再用王号了,于是田钧又给血蛇王起了个新名字,嗯……就叫蛇大……血,啊呸,大邪,就叫蛇大邪。

“大王,这,这名字,实在……”血蛇

《魔道妖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