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芳娇》一代芳娇化妆品 字母文 芳娇耽美

芳娇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芳娇》是不与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志昌,王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刘福荣心里暗道,母亲糊涂啊,真是病急乱投医,怎么连祸根的话也信,她说有办法那是在想方设法的整治自己,怎么会有可行的法子? 她抿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18:03: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芳娇》是不与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志昌,王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刘福荣心里暗道,母亲糊涂啊,真是病急乱投医,怎么连祸根的话也信,她说有办法那是在想方设法的整治自己,怎么会有可行的法子? 她抿嘴

《芳娇》免费试读

刘福荣心里暗道,母亲糊涂啊,真是病急乱投医,怎么连祸根的话也信,她说有办法那是在想方设法的整治自己,怎么会有可行的法子?

她抿嘴思虑,面上轻然一笑,劝道:“母亲,我能活过来,绝不是那祸根的本事,虽然她没阻止初衣婢子救我,但你要把朱家生死存亡的事情交给她来想办法,是不是不妥?被二爷知晓,断断不会同意!”

顾老太太一听朱乘,心里犹豫了,可眼下谁也没有主意,听听无妨。

她抬头道:“可如今你我没有办法,且不论你活过来的是和她有没有关系,只要谁说有法子救一救朱家,哪怕是低等的下人想到办法,我也会听听。”

刘福荣深知母亲说的不错,但心里的那道坎怎么也过不去,不是她小心眼,想到她曾害死过自己,心里就像十万只蚂蚁在啃噬着,一眼也不想看她。

半晌,顾老太太见她沉默,也知她心里的恨,但是再怎么恨,比起朱家的兴亡,都是小事。

顾老太太见二太太一直没点头,也不逼着她同意,左右还有明日,午后她先会一会这个外甥女再说也不迟。

她耐心说道:“我明白你心里的苦和恨,午后我去见见她,我好歹是她的外祖母,她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她的话是真是假,我一问便知。”

刘福荣听着老太太的话,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点头答应,问问也没什么。

……

城西的长天街是青州最为富有的地方,这里不仅住着青州绣坊三巨头,还有朝廷官吏的府宅。

平日里,官吏家的人从不与商户联络,官吏家的妇人们嫌弃商户铜臭味太浓,大小聚会都不愿邀请,唯独哪家上贡,那一年那家绣坊才会被邀约,表面上拉拢拉拢。

但这两日却不知怎地,王知州家的宅子前,进进出出的皆是青州商户,不明的路人估摸着,说不定是大梁哪个府州闹起了灾情,王知州联络这些商户要筹集赈灾款了,不过怎地不见朱家呢,就算王知州和朱家有过节,这么重大的事情上,理应告知人家,有人猜测,或许是王知州故意不通知。

知州府外猜测不断,众多纷纭,府内里一片和气,三人相互对坐畅饮,爽快朗笑。

知州府正厅内围着桌子坐着三人,其中两人一胖一矮,穿金戴银笑的谄媚,比较中正的一人正坐在中堂位置,似笑非笑的饮着酒水。

圆胖胖的是御珍阁绣坊的楚珍多,他抖着肥肥的笑脸,奉承着:“大人,明日之行,若是咱们一举成功,得着朱家的绣坊,那我和刘坊主两人各分得三,而大人你呢分得四,咱们让朱家的紫云坊从此在青州消失,再也没人敢和姓朱的来往?”

玉绣坊的刘志昌嘴角一抽,随即叹道:“受了这么多年的气,终于可以出了,想到刘福荣曾经眼高于顶,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来气,一个娘儿们还想在生意场上压制咱们……哼!可惜是死了,若活着,我定要先尝尝她那泼味,再给她一个痛苦的了结。”

楚珍多一脸惊讶的扭头,冷脸提醒道:“刘老弟在知州大人面前注意言辞,你说的可是犯法的事,咱们两个可是守大梁律法的好商人,这话当着我们知州大人面前说说就算了,他当你是玩笑话,可不能说出去!”

刘志昌闻言,看向王知州王栋,赶紧作揖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志昌口无遮拦了,您也知道,这些年玉绣坊被紫云坊打压的实在难做,志昌对朱家早就恨之入骨,如今仇人突然暴死,实属意难平啊!”

楚珍多帮忙解围道:“大人,他心里的苦我深有感触啊,都是被那娘们儿虐待过的,我们也只能嘴上过过瘾,真和她见面了,就没那个胆子了。”

一直沉默的王栋,嘴角挂着一抹阴暗不明的笑,他翻弄着手里的杯盏,对于到两人的话,不做表态,也不开口,只是若有所思想着事情。

楚珍多想破了脑袋也不懂王栋心里在想什么,说的话他又不接,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不敢再多话,也不敢随意动弹,最后收了嘴边的笑,朝着刘志昌使了个眼色。

刘志昌朝他冷笑一下,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楚珍多不懂王知州想什么,但他却略懂一二,他既然敢壮着胆子在他面前说那些话,必是有几分把握,整个青州谁不知道,最恨朱家的不是他们刘楚两家,而是他王栋。

王栋早就巴不得朱家老小为他胞弟陪葬,还会在乎别人骂几句难听话?朱家越是痛苦,王栋心里越是痛快,如果是在外面他说了那几句,最多被他口头上痛责几句,绝不会往心里去,何况眼下仅有他们三人?

厅里沉默了良久,王栋仍然没有说话,只顾自己手里的杯盏,来回倒着摆弄。

刘志昌略带疑惑的凑近他,试探着问:“大人,是不是觉得咱们明日去给朱家二太太上香,有什么……不妥?”

听到不妥二字,王栋终于有了反应,他一手抓住杯盏,紧紧的攥在手心里,双道阴寒的眸光,瞬间移到刘志昌的脸上,他像是被人窥觊到了心思,警惕的凝视着刘志昌。

刘志昌被他看的神情讪讪,心里暗道不妙,王栋这人心胸狭窄,阴险奸诈,又喜欢做表面,此次招来他们来,面上说朱家毁了贡品,要将这次的进贡机会交给他们两家,实则是在利用他们达到他报复朱家毁了朱家,万一事情败露,他到时也不会承认,翻脸不认人。

但即使这样,他们两人也不敢说什么,甘心情愿被利用,放眼整个青州,上至转运使总督,下至七品县令,大大小小的官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想在他手下讨的笔买卖,忍受这些都是小事,何况这次要分得朱家的家业,这么大的事,必须全靠他来主导。

少间,他小心翼翼的问:“怎,怎么了大人?是我哪里说的不对?”

《芳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