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心笛》箫笛 健全文 心笛YD

心笛

仙侠奇缘连载中

《心笛》由网络作家乌兰额日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骆燕,海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且说骆燕活捉了神使博驼,他万没想到小到不起眼的柢山神女竟能不出兵器把自己活捉,而且都没有用招术,同是修行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0 18:03: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心笛》由网络作家乌兰额日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骆燕,海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且说骆燕活捉了神使博驼,他万没想到小到不起眼的柢山神女竟能不出兵器把自己活捉,而且都没有用招术,同是修行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心笛》免费试读

且说骆燕活捉了神使博驼,他万没想到小到不起眼的柢山神女竟能不出兵器把自己活捉,而且都没有用招术,同是修行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遂老老实实听别人摆布。

骆燕从鼻子中呼出两道白气:“第一个问题,郑蟾宫现在何处?”

博驼不敢不说实话:“基山武威涯邵惧岭。”

“都有什么人在山上?”

“附近青丘山的五尾神狐韩勤,毒鸩子赵欢,还有一个叫人面鱼洪儒,除此之外就是我手下战将,孙世、仇喜、南海、胡通,还有八万小妖小将,只有这么多了。”

骆燕问到半截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件事我想问你,基山是你的老巢,你为何霸占老龙神的龙神宫,那老龙神去了哪里?你来这里又想干什么?”

“这…这事不怪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宫主命我接替老龙神位置的,你也知道,宫主做事向来不须要跟手下人讲什么道理。”

骆燕嘿嘿一笑:“老东西,你跟我耍什么老猫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宫主百年前已到了‘三灾利害’(注:又称三灾天劫,原来所谓神仙亦不是不死不灭之身,每五百年须度那三灾天劫,第一劫,乃雷劫,就是平常所说的最普通的雷劈,但那是最轻的,也是看的见的,又五百年是火劫,那火不是燃物件的火,而是天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道行灼为灰烬。再五百年,又降那天风吹你,这风亦不是东西南北的风,不是和熏金朔风,唤作剐风,自阴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走九窍,使骨肉相离,身散神离。)之时,哪个不知你与矍如同掌神宫近百年,如今却来诓我,你当我是那三岁孩童不成,我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老实说。”

博驼被追问不过只得实话实说:“这话就要从五年前说了,那时你还不是镇南王妃时,我与矍如就商量,以镇南王的身份从人间帝王那取一支玉笛,但这可不是你要找的心笛,而是心笛残留的碎片。”

“碎片?”

“对是心笛碎片,其实这中间有一天大秘密,心笛早在百年前就已经被宫主得到,宫主以为以其自身强大法力可以使心笛发挥出最大威力,于是宫主强行用灵力灌注于心笛之上,但人算不如天算,却被心笛反噬伤了元神,功力几乎减尽,但心笛断成四段,其中有一段不知所踪,其余三段掉落止心湖里,我与矍如当时就想下止心湖底,但是此处龙神法力强横,虽然也归神宫管辖,但你也知道,神宫表面上天下大统,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吧,我们就没敢动,一直待五年前的一天,那龙神的三灾天劫到了,结果被“剐风”刮的尸骨无存,我知道此事后急速离了神宫来到止心湖,可是被此处守湖神海蟒赢勒阻止,那海蟒确实厉害,他跟随龙神多年,也会行云布雨,在大战之时他法术失控,结果天连降大雨,致使河堤崩塌,水漫止心村,就在那场大水中,心笛碎片被带出止心湖深埋淤泥之中,我也被法宝盾海橛镇碎元神,不得已才留在止心湖,海蟒怕心笛碎片流落江湖,又怕自己去找会走露消息,才不得不化作老者出湖,趁着止心村人挖宝时告诫他们,不得所得宝物转卖。”

博驼像是说书一样,吐沫星子乱飞,燕察言观色,以为真:“我且信你一次,如此一说我第二个问题是如何找到心笛碎片。”

“嘿嘿嘿嘿,这个好办,你没看到我把这的村民都招集在一起吗,他们手里都有当年挖出的宝物,你拿龙神宫的宝石珍珠与之交换,这不就成了,也算对得起这一方百姓了。”

骆燕点头默认:“此事消息已散,你尽快办理,并且说心笛碎片已被你找回,并且每人发下十颗珍珠作为补偿。(以珍珠换宝的消息早传到村民耳朵里,并且这边有传门人负责此事,细结与本故事无关便不再赘述。)”博驼哪敢不从,再说这点东西算得什么,就是让他第人给十车他也拿得起,骆燕又对百姓说,你们拿了珍珠后急速离开止心村,有人追问心笛下落你们就说已被止心湖的人寻回。

百姓里也有聪明人,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领了珍珠夹着行李卷远盾他乡,有些人不明白,也不愿意走,那不倒霉等什么呢,但此事与本书无关,他们的事至此为止,至于心笛碎片,村民把所有所挖的东西送还也没有所谓的心笛碎片,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周乾刘胜看着骆燕不知说什么好,可他们明白,骆燕与自己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跟着她恐怕忙帮不上反而是个累赘,也远走他乡了。

天再次黑下来时,村民已经都走光了,骆燕指着博驼问道:“人都走光了,是不是该办正事了。”

“什么正事?”博驼一脸茫然,被这突然一问不知怎么回答。

“你说什么事,郑蟾宫被你们抓了,还不放人吗?”

博驼脸上的毛抖了几抖,很是无奈道:“姑奶奶,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抓人的是矍如,不是我,我两同是神使,等级一样,我命令不了他。”

“老东西你这是第二次跟我耍心眼,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骆燕说到恨处举手运气对准其头就要下手,博驼一看吓的魂飞天外,他真没想到这个战神一般的天女做事如此果断,说一不二,但再想求救为时已晚,只能闭眼等死。

正在此时,湖中心一阵翻江倒海的声音,但见湖面开裂,从中升起一场极大的台子,台高于水面八尺左右,上边一群“白衣少女”载歌载舞。骆燕忽的想起周乾的话,但细看去全不似周乾说的那样,那些穿白衣的哪是少女,而是一群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有男也有女,披散着头发,而他们皆是人脸蛇身怪,下半身都是蛇,怪不得走像跳舞,离的远了可不就是跳舞吗。

再看那台子正中间有一人,细高挑能有一丈左右,身着锦袍,一张极长的大脸能有正常人的五倍,面相极其凶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不是个山灵精怪,就是个吃人恶魔。

骆燕觉得好笑,那人不忙不慌背着手来到博驼与骆燕的中间,脸色铁青打量了骆燕半天,骆燕也看了他半天,可不认识,但别看骆燕不认识,博驼一见此人乐的蹭的一下,从地上一跃而起躲在那人身后,但不知此人为谁,且看下文…

《心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