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刀与剑与骑士团》刀剑神域黑猫骑士团 健气受 刀与剑与骑士团罗御

刀与剑与骑士团

奇幻连载中

《刀与剑与骑士团》由网络作家三教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韦根,韦根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眼下,后来的韦根战士们已经入住了搭建好的帐篷,他们啧啧称赞着先锋们做好的准备工作,能在辛苦的行军路上住上这样的条件无疑是一件很值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8 12:05: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刀与剑与骑士团》由网络作家三教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韦根,韦根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眼下,后来的韦根战士们已经入住了搭建好的帐篷,他们啧啧称赞着先锋们做好的准备工作,能在辛苦的行军路上住上这样的条件无疑是一件很值

《刀与剑与骑士团》免费试读

眼下,后来的韦根战士们已经入住了搭建好的帐篷,他们啧啧称赞着先锋们做好的准备工作,能在辛苦的行军路上住上这样的条件无疑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有些身经百战的部落将军却隐隐的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一般来讲,辅助先锋的军队肯定会抓些俘虏和收缴些战略物资以供军用的,但现下似乎就只有这个空空荡荡的营帐。

“情况就是这样的,父亲。这些狡猾的大普鲁斯人肯定是早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并且采取了坚壁肃野的政策。”扬面对着自己正坐在大帐中央的父亲俯身汇报道。

听完女儿的报告之后,梭洛深深的皱紧了自己的眉头,但他并没有责备自己女儿的意思,他知道,无论是换做他手下任何一个将军去做这件事,都已经不可能比女儿做的更好了。他现在只是有些后悔,自己还是缺乏指挥大规模军队的经验,没有考虑到大规模的人员密集引出的动静会使这些大普鲁斯人变得警觉起来。

“有收集到什么情报吗?”良久,梭洛还是开口问道,现在后悔已是无用,唯今之计只能是想办法拿下这座小镇,他带的大军并没有准备太多的补给,即使带的比先锋多一点,也就最多不过能让士兵用上一个周的时间而已。

“我们倒是抓到了一个哨兵,大人。”站在扬身侧的一个部落将军抢先开口说道,“但梅奇斯莫德·扬将他放了回去。”

面对着父亲疑惑的颜色和手下的质问,扬只是神色自如的给了答复,“我们处死这个哨兵或者是留着他毫无意义,一个人形成不了什么战斗力,而且我审问过他了,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不把他放回去可能反而会增强镇子的时期,我们得不偿失。”

对与手下的诘问,扬自认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她只是父亲任命的一个先锋而已,这些将军并不是她真正的手下人。她没办法让自己所有的手下人满意,更是不能让自己的手下人都满意,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梭洛含蓄的点了点头,做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转过头对那个开口的将军说到:“先锋的工作做的还是很辛苦的,虽然没能搜集到什么战利品,但是对勇士的奖赏是不可少的。无论这次收获如何,等回到部落之后,都从族中的财产里面分这批小伙子一份。当然,也不少你一份,吩咐下去吧。”

部落将军大喜过望,向着这位慷慨的领袖深深的鞠了一躬:“您的慷慨传遍北海,祝您和您的家族英名永驻,大人。”说罢,便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良久,梭洛才又慢条斯理的说出一句话来:“扬,下次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尽量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看到扬没有什么反对的样子之后,梭洛又有些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委屈起来,于是他又出口宽慰道:“扬,我知道你的,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女孩,很多男人都在嫉妒你的才能。只要我还在的时候,他们就最多也就是在我面前告告你的黑状,这都没什么。但我总有撒手人寰的那天,但你的人生还很长啊,而且你还摊上这么个兄弟……”

“你得学的做事情更灵活些,我的孩子,多跟下面人交换交换意见,就算他们并不能提出什么想法,也要让他们有更多的参与感,至少不能总让他们反对你,扬。”原本俯身半趴在梭洛身前的扬突然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您是不是要说这个,诺贝尔大人?”

看着这个一向英武的女儿突做小女儿姿态后,梭洛一阵无话,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语气复杂的说到:“我的女儿要长成大孩子了呀。”

看着父亲的笑容,扬的心里却冷不丁的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说起来,自己好像还没见过那个男人笑过吧,而自己却对他笑了不少次,真是不公平。扬想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不禁涂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只是这番动人的景色却无人欣赏,梭洛突然收紧了脸上的笑容,挺身走出了大帐。扬孤身一人,站在军帐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呜呜呜——”伴随着沉重的海螺号声,刚刚安顿下不久的韦根士兵却又集结起来。他们的士气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的行军和首战的失利而有什么下降的趋势,正相反,先锋的勇士得到了犒赏心满意足,后来的士兵们也都眼巴巴的望着战争早些打响,自己也能赚的一份战争的红利。

而现在,他们表现的机会到了。梭洛在抵达前进基地整两个小时之后,便朝着面前的瓦卢诺小镇发起了第一轮的冲击。

面对着汹涌而至的敌军,小镇的城墙上上上下下都燃起了火把,将城墙的一处处区域映的恍若白昼。海螺声不仅仅集中起来了韦根人的战士,也吵醒了瓦卢诺小镇人的美梦。轮值的士兵们纷纷燃起火把照明,候补的军队也陆陆续续的赶到了城头上,按照着预定的位置站了起来。

梭洛站在韦根人军队的一处,借助着燃起的火光观察着小镇的部署。能看的出,城墙上披坚执锐的士兵不在少数,至少是经历过一番训练过的。“他们战争动员了至少有半个月。”梭洛暗暗的想到。“这根之前收集到的信息已经有很大出入了。”

站在城墙下的韦根士兵并不以为城墙上燃起的火焰有什么作用,只要他们距离城墙的位置足够远,那些大普鲁斯人一样什么都看不见。

韦根部落中城墙这种东西是非常少见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突破城墙的经验。自从大普鲁斯的酋长们开始修筑高大的堡垒来抵御韦根人的入侵起,这些韦根战士就已经开始对攻城战争的学习了。

事实上,很多韦根部落的将军甚至认为,修筑城墙是大普鲁斯人的作茧自缚。在没有足够强壮的士兵守备城墙的情况下,面对具有丰富攻城经验的韦根军队简直还不如直接在平原作战,毕竟如果是那样,大普鲁斯人会骑马的优势还能多少有所发挥,城墙的使用只会消弭他们自身的优势。

在小镇上的猎人们在佣兵霍普的带领下勉强试着瞄准了一次在夜色中接近城墙的敌人,并射出一阵歪歪斜斜的箭矢的时候,扬所带领的一队十几人的韦根战士距离城墙就只有十几步之遥了,双方的士兵甚至可以勉强看清楚彼此的面孔。

弓矢划破夜色,城墙上发出一阵阵弓弦紧绷起又放下的“嗡嗡”声,但真正落在地上,接触到韦根人并最终发出弓矢入肉的声音的却寥寥无己。韦根人的战士们举起盾牌互住自己的要害,这些箭矢便造不成任何伤害,这已经是韦根人在面对大普鲁斯人多年积攒出的经验了。

“满天的弓矢只是吓唬人的把戏而已!士兵们,继续前进!”一位身材出众的部落将军不顾暴露自己的位置,朝着周围的士兵们大声吼道。他一边这么喊,一边还从他的手臂上拔下一根射中他的箭矢来。这已经是这一轮箭矢中的重失了,箭头的位置上粘合着磨尖了的石块,可即便是这样的弓矢,也只不过是堪堪射入了韦根人的皮甲后便软软的垂了下来,只是稍微刺破了他的皮肤,这些已经开始兴奋起来的韦根人是根本感觉不到这些疼痛。

将军的这一举动极大的激励了这些韦根士兵们的勇气,他们在这些具有丰富经验的将军们的指挥下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准备投掷上两轮投矛后就开始攀爬城墙。

是的,投矛,就像是他们突袭约翰是用的武器一样,这些部落的战士在平时不从事劳作或战争的时候,就会去四处寻找一些质地坚硬的木材或是兽骨,将它们磨尖以供战争中使用,是一种非常传统的韦根部落武器,几乎每一个韦根战士都能熟练的掌握这门手艺,并且在战场上用这些工具在直接接触他们之前便给予敌人重创。

韦根人总共投掷两次投矛,这也是他们长期以来在沙场上磨砺出的经验,携带太多的矛会消耗士兵太多的体力,太少了有不利于产生压制效果,因此两根是经过历史检验后得出的最合适的比例。

在瓦卢诺的城墙上,这两次投矛都发挥了相当的效果——在韦根人第一次举起投矛的时候,虽然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何塞骑士的佣兵们已经预见了危险,并且立即向市民战士们发布了躲避命令,但依然有不少市民战士躲闪不及中了招,至于第二轮投矛落在城头的时候,则是因为有不少战士因为好奇探出头去观看韦根士兵的下一步的行动状况,再次中招。一时之间,瓦卢诺城头上哀嚎声不绝于耳。长矛穿过看起来厚重的皮甲,钉在市民们的肩胛骨上,血液冉冉的流了出来,染红了城墙上的泥土泥土。有个运气不佳的小伙子在第二轮投矛的时候将自己的脑袋伸出了掩体——一根体积不大但是锋利的骨矛从眼框穿过后脑,这个小伙子连一句惊呼都没有就直愣愣的倒了下去,血腥味、惨叫声、还有一些令人难以启齿的腥臊味覆盖了整座城头。

就在后备的市民还没有顶上去,受伤的市民们还撤不下来,小镇的城头上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站在军队最前方的扬适时的发动了前军总攻的命令,之前还一直保持着相对安静的韦根战士一下子就跟释放出了自己凶性的野兽一般呐喊着冲向了城头,瓦卢诺的城墙虽然足有三米之高,但是对于这些恐怖的沼泽战士而言,也绝非什么不可逾越的屏障,依靠着自己手中的短斧作为工具,他们有把握在几个呼吸

《刀与剑与骑士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