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相妻教夫》相妻教夫下载 69文 相妻教夫猎奇

相妻教夫

古代言情连载中

《相妻教夫》是秦九飒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相妻教夫》精彩章节节选: 洛一九想了会就放下了,回屋里继续修炼。 之前来求平安符的张老爷在第四天就来了。在他从大宝寺走了,刚好路过一石桥,想着洛一九的话,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4 18: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相妻教夫》是秦九飒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相妻教夫》精彩章节节选: 洛一九想了会就放下了,回屋里继续修炼。 之前来求平安符的张老爷在第四天就来了。在他从大宝寺走了,刚好路过一石桥,想着洛一九的话,

《相妻教夫》免费试读

洛一九想了会就放下了,回屋里继续修炼。

之前来求平安符的张老爷在第四天就来了。在他从大宝寺走了,刚好路过一石桥,想着洛一九的话,犹豫一番还是宁可信其有的绕了道。到家第二天就听人说昨天那石桥塌了,砸了不少人。张老爷心里一哆嗦。真高人也。

有了这一出,张老爷是立马找到家里老父亲,说什么也要和庶弟分家,不管老父亲怎么劝,就是要分家。老父亲拗不过,只得分了家。

张老爷心一横,还给庶弟写了断绝文书,给了庶弟五千两银子,然后去衙门过了契,证明关系彻底断了。

老父亲气的病倒,张老爷咬牙不松口的伺候着。结果第二天,官府就来张家抓人,抓这张老爷的庶弟。说是在外杀了人,骗了钱,要连张老爷一起抓。张老爷赶紧拿出契书,声明已经和庶弟断了关系,是两家人,官府的人才走了。

张老太爷一看这一出,也是惊出一身的汗,差点为了个庶子把嫡子搭进去,也不闹腾了。

张老爷也是一阵心惊想起洛一九的话,那是奉若神言。就对老爷子说了这一切。老爷子是赶紧让张老爷来送钱。想起子嗣的事,老爷子让张老爷多带了些钱,带着夫人是一起来了大宝寺。

住持让人请来洛一九。

洛一九一看就明白了。说道:“钱给元智大师就好,至于你想求子这事,求我没有,你只是肾气不足,去医院,不是,你去药堂找大夫给你调理下肾脏就好了。你这不严重,也就个把月,听大夫的话,最迟半年会有一子,但是这也是你这一生仅有的一子。这是你夫人积德换来的。日后你广积恩德,此子可平安长大。若是你不行善事,在如此小肚鸡肠,你这子会夭折。切记!”

洛一九说完,起身就走了出去。张老爷和夫人对视一眼,看向元智大师。

元智看了下两人说道:“二位施主按洛大师的吩咐去看大夫就好,两位施主日后多行善事,必有福报。”

“好的大师,这是之前大师说的一万两,另有五千两是给寺里的香油钱。多谢大师,日后一定多做善事。”张老爷带着夫人走了。

洛一九沿着大宝寺的后山小路悠闲地走着,到了山顶,盘膝而坐,修练三清真气,她感觉自己要突破三品相了。洛一九屏气凝神努力感应这里的灵气,慢慢的转化相气,直至感觉体能壁垒被打破,一股真气涌入丹田,浑身通透。

洛一九升入三品,天地感应加强,这里比华夏的灵气充裕,修行起来是得心应手。洛一九巩固着修为,张开全身的细胞,贪婪的吸收着天地灵气。

直至第二天,日出之辉洒在她的身上。洛一九睁眼,变换手决,掌心相对,食指无名指相交,喝到:“天地有气,日出东方,大道煌煌,赐我真阳!”洛一九闭目凝神,吸收着旭日初升升起的资阳真气。

直到太阳全部出来,洛一九收了势。起身看了下风景,往山下走去。以前为什么不这么练啊?因为段位不够,这紫阳真气她吸收不了。

洛一九一回到小院,大黑就察觉洛一九气息不一样了。

“师傅?”

“嗯,怎么了,不是我说你,不要这么懒,要勤快些。”洛一九小得瑟。这资质是真好,在加上先天优势,修行起来真的爽啊。

大黑本想夸几句,看她这个样子就不想说话了。

洛一九进屋,收拾了下,画了几张符出来。走到院子里,对大黑招招手说:“过来。”

大黑不明就里,走了过去。

“急急如律令!”

大黑就觉得被千斤压顶了。“师傅,我做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做,挣脱它,试试!这是重力符,我需要知道这符的威力。”洛一九说道。

大黑有点无语,用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把纸符烧毁。洛一九看了,撇撇嘴。效果不是很满意啊。

大黑见了,说道:“师傅,很厉害了。”

“行了,少拍马屁。放以前,我能让你动都动不了!”

大黑无语说:“师傅,你是不是忘了,我好歹也200多年的修行呢。”

“哎,算了,说不明白。暂时这样吧。走了,去用膳,吃过饭出去一趟。”洛一九抬脚就走。大黑看了看,跟着走了出去。

洛一九吃过饭,带着大黑下了山,去了临近的小城。

庄王府里,李景一自从听了速风的回报,就一直找机会劝说庄王妃出府。李景文也是添油起哄。王妃拗不过,觉得真的好久没出去了,出去走走也不错。

庄王妃给庄亲王说了,庄亲王表示同意。李景一带着庄王妃去了大宝寺。

前脚庄王妃刚走,韩侧妃的娘家人就来了,是韩侧妃的大哥来看自己妹妹,理由充分。

庄王特许里这次探望。

韩家大哥韩庞看了韩侧妃,一顿寒暄。

“大哥,小城最近总是出事。现在门都不出也躲不过,你可把莫道长请来了?”韩侧妃说道。

“小妹莫慌,沉住气。这位就是莫道长。”韩庞沉声说道,并指了指身边的小厮打扮的人。

“见过道长,这庄王府的规矩多,委屈道长了,可是我这当娘的还是担心孩子招惹了看不见的事端,不得不请莫道长来看看。”

“侧妃客气了。我做事您放心,这么多年不都没事吗?莫慌,待我看过就知道。”

“是是,道长说的是,大哥,你带道长去小城那里看看吧。春喜,带韩将军去三公子那里。”

春喜带着人去了李景城的院子。路过李景文的院子,莫道长看着李景文院门上的福子一顿,继续走,走过后,又回头看了下才继续走。

至韩旁入府,速风就让人盯着了。看到一行人里小厮打扮的人的怪异行为,不由的注意了下。最近很多人都对这个福字有关注啊。立即汇报了李景文。

李景文敲着桌子,问到:“智渊大师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

“去找个可靠的风水方面的道长,速办!”

“是!”速风退去。

李景文敲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庞等人到了李景城那里,莫道长就说了:“三公子这霉运确是人为。之前的截流之法已经被破了,而且设了反治之法。目前贫道无法破解这反治之法,需要准备些东西,再来破解。”

“果然是人为。是不是那个傻子搞得鬼。”李景城怒道。

“三公子慎言。”韩庞说道。

李景城看了下韩庞,禁了声。气的转头摔了桌子上的杯子。

“三公子莫急,虽然我现在破不了,但是可以暂时压住对方的气运,这样你就不会在倒霉了。等我准备好了东西,再来破法,彻底解决。”

“谢谢莫道长了。”韩庞说道。

“谢谢莫道长。”李景城也说道。

莫道长给了李景城一个平安符,在往回走的时候,在李景文的院门外放置了一个阴煞符。

莫道长自信的走了,没有看到阴煞符在他走了没多久就烧了起来。被从天而降的速影一脚踩灭。捡起来送到了李景文面前。

李景城因为有了莫道长的平安符也是有了勇气,直接去了李景文的院子。

“四弟,在干什么啊?怎么没出去玩啊?哦,对了,没人和傻子玩对吧。”李景城趾高气扬的嘲讽着。

李景文瞪着眼睛说道:“我讨厌你,你出去,我不想和你玩?”

“呵呵,你以为我不讨厌你吗?一个傻子而已,哼!”李景城看了下周围,靠近李景文,耳语道:“你以为贴个福就万事大吉了?哼,走着瞧,这几天我遭的罪,我会十倍的还回来。哼!”说完,伸手推到李景文垒的玩具,大摇大摆的走了。

李景文看着走远的李景城眯起了眼:李景城有份啊。看来庄王府已经被染透了。韩家!好样的。

“速影,让暗卫盯着韩府,任何生面孔都要注意。另外调一队人去盯着徐府。”

李景文看了下倒了的玩具,起身回房。

洛一九在临京县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沿街的商铺,街边的摊位。看到一处卦摊,停下来脚,走到一边观察了一会,撇撇嘴。一个骗子罢了。

洛一九无聊的继续走。路过一个酒坊,大黑在口袋里探出头来,说道:“师傅,能不能来点酒?”

“可以,不过得等回去的时候。”洛一九不是个苛刻的人。

走着走着看到一个人影。

“嗯?美人?”

“那里?”大黑问道。

洛一九走上前去,进了一家布壯。

“嗨,美人儿!”洛一九说道。

许乐修回头一看,一名女子,但是自己并不认识,但是声音有些耳熟,而且敢喊明目张胆喊他美人儿的人,目前只有一个。显然不是眼前的这个人。

洛一九看他满脸寒霜,又有些疑惑的样子,突然想到,自己用相气封了五官,开口说道:“许美人儿,我姓洛。”

许乐修一愣,看着女子,笑了笑说道:“洛表妹真是缘分,你这是想我了吗?”

“啧,是挺有缘的,本来不想,看见了就想了。所以过来给美人儿打个招呼。”

“呵呵,我以为洛表妹对我惦念不忘呢。没想到转头就忘了,这要不是遇见了,怕是已经记不得我了。”

“怎么会?你这脸我怕一辈子都忘不了。”

“哈哈哈,洛表妹要买布料衣物吗?随便挑,我付账?”许乐修觉得和安泰公主聊天真是件愉悦的事情。

“哇哦,这怎么好意思?我能挑一批好料子吗?顺便按我的要求做成成衣?”洛一九看到这店的掌柜的与许乐修的奴仆宫气运相连,这个店应该是许乐修的产业。所以厚颜无耻的提了要求,有便宜不占不是洛一九的风格。

“哈哈哈,好,尽管挑。”许乐修觉得好逗。

“啧,大老板发话了,我也不

《相妻教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