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BL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强受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

架空连载中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是玉拂尘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精彩章节节选: 云拂末皱了皱眉头,撇了一眼钟离月,她就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诱惑力那么大,竟让钟离月到了现在也还不说实话! 看来还得给钟离月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9 12: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是玉拂尘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精彩章节节选: 云拂末皱了皱眉头,撇了一眼钟离月,她就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诱惑力那么大,竟让钟离月到了现在也还不说实话! 看来还得给钟离月加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免费试读

云拂末皱了皱眉头,撇了一眼钟离月,她就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诱惑力那么大,竟让钟离月到了现在也还不说实话!

看来还得给钟离月加一剂猛药啊……

“钟离月,这样吧,看在你我昔日的情分上,你只要说实话,我就既往不咎饶了你怎么样?”想了想,云拂末还是决定再给钟离月一个机会,不然她做的太无情了会不会物极必反呢?

“小姐…瓦(我)谁了(说了)……瓦步直到(我不知道),米宰谁什吗(你在说什么)!”钟离月的口齿依旧不清晰,不过云拂末却听得明明白白的,既然钟离月如此不识好歹,哼,别说她无情咯!

一把拽住无尽空间中的一颗药丸就丢入了钟离月的口中,撇撇嘴道:“有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哼!!”

“呜呜……”钟离月“呸”了几口,呜咽着嗓子想说什么可是疼痛让她恨不得死去,却是全身都瘫软了下来,那种让人绝望的痛苦又不让她去死……这无疑是折磨,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

云拂末视若无睹的说着:“钟离月,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谁!”

“呜呜……”钟离月想尖叫,呐喊,可是她说不出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一心一意的对待小姐,小姐却如此残忍的对她……

她好恨啊好恨啊……

钟离月道现今都还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身为一个奴才婢子,她没有身为婢子的自觉自醒,反而一味的指责主子的错误,不会自我反省,知错不悔,愚昧无知,以下犯上,愚蠢不及,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云拂末看也没想去看一眼钟离月,随手将钟离月的眼睛蒙上,那是一块黑布,黑色,是让人绝望的颜色,在你往往能触碰到光明的时候,折断你的手,这就是让人绝望的黑暗……

云拂末嘲弄的看了一眼钟离月,真以为她还是原身啊?

笑话!

医狂毒痴云拂末,废材花痴云拂末,三字之差,缪之万里!

哦不,岂止万里!

到底差多远,呵呵,天知道!

从无尽空间中将自己易容的工具拿出来,搅和药汁,刻下模具,那一张脸是她前世自己经常易容的脸庞,看着熟悉的脸庞,一时间自己脑中还有一些恍惚!

涂抹着药汁,制作着易容膜,一张平淡若无所奇的容颜顿时出现在了云拂末的脸上,云拂末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挂着易容过后的容颜,眸中带着浅浅的冷意,撇了一眼钟离月,云拂末一甩袖绝尘离去。

……煦天国玖月大街

煦天国的国风比较偏向开放性,也有女子在外持家,何况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的时间,只要有实力,就算做的事是冒天下之大不闱,也没有人敢说任何一句话!

街道之上有着吆喝的小贩,摊主们纷纷的介绍他们的商品,还有生意火的大红大紫的店铺,拥挤的人群,那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庞很容易让人忽略。

那正被人群拥挤,一脸黑线的可不就是云拂末吗?

云拂末从未逛过街,这么一来街上,大有一种拿刀砍死这些人的冲动!

云拂末想了想,这个世界也有炼丹师吧?那一定有药铺什么的,她总需要钱生存下去吧?

从不懂理财的云拂末第一次考虑赚钱这问题……

还真是教人头疼!

不过身为不世天才的云拂末,对很多事情就是一学就通,在拥挤的街道“潜伏”了一上午,云拂末大抵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货币问题!

货币叫做云币!

分别有铜云币、银云币、金云币三种的货币!

而中间的比例,是100:1再是1000:1,一百个铜云币等于一个银云币,一万个铜云币等于一个金云币,一百个银云币等于一个金云币,金云币好像就是圣天大陆最高价值的货币,叹了一口气,云拂末此刻揪心了,她好似……找不着路了怎么办?

“乖徒儿,想什么呢?”就在云拂末纠结的时候,一道戏谑又带着一点儿愠怒的声音响起。

“啊,师尊?”云拂末有一点儿惊讶的问:“你怎么会知道是我?”

皇甫昶辰依旧带着一块暗金面具,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道:“本来还不确定的,这么一试不就知道了?”

皇甫昶辰心下想着,他的乖徒儿怎么那么不谨慎呢?

这样日后他不在出了别的事怎么办?

“敢情这还是我出卖了我自己?”云拂末没好气的白了皇甫昶辰一眼道。

真是的,为什么每次在师尊这里她总是吃瘪?!

“你可以如此认为!”皇甫昶辰撇了一眼云拂末道,那一张陌生的容颜带着一点儿的愠怒,云拂末恨恨的说道:“什么吖!”

“话说乖徒儿你在想什么呢?”皇甫昶辰眯起丹凤美眸盯着云拂末问道。

“要你管吖!”云拂末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皇甫昶辰道。

“本王的乖徒儿,怎么不用本王管了?”皇甫昶辰丹凤美眸一咪,魅惑的丹凤美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韵色,凑在云拂末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着。

云拂末闻言冷哼了一声傲娇的抬起头道:“我的事情我做主!”

“乖徒儿,其实有时候本王觉得你的嘴巴有点令人讨厌!”皇甫昶辰薄唇轻启,丹凤美眸盯着云拂末道。

云拂末闻言嗤笑了一声道:“师尊你是第一个如此说我的人!”

以前在华夏,谁敢说她医狂毒痴云拂末的嘴巴讨厌?

哼,谁敢说她毒死它们!!

“话说师尊你是见不得人么?怎么带着一块面具?”云拂末眸光一闪,紧紧的锁着皇甫昶辰的暗金面具。

皇甫昶辰闻言抱着手臂左看右看了一下云拂末脸上的易容膜,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你不一样?”

云拂末还以为皇甫昶辰会说出个什么理所然来,听到皇甫昶辰这话的云拂末绝倒!

“去,我那是脸见不得人,莫非师尊也是如此?”云拂末哼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皇甫昶辰道。

皇甫昶辰闻言笑了笑,嘲弄的开口:“乖徒儿,若说本王丑,世上就没有美的人了……”

皇甫昶辰那暗金面具下妖孽至极的容颜竟挂着戏谑的笑意。

“谁说的,柳弄不是吗?”云拂末闻言立马就反驳了一句。

在这异世,她见过的男人不多,最美的当属出尘绝逸的柳弄!

皇甫昶辰寒瞳一缩,魅惑至极的丹凤美眸忽然嗪着寒冰,薄唇冷着语气轻启说着:“提他做什么?”

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

云拂末傻眼的看着皇甫昶辰,这人的脸色怎么说变就变啊,刚刚还是笑容可掬,现在就冷的让人觉得处在冰山一般!

“为什么不能提??”云拂末不解,这人是干嘛啊?莫非是他真是来杀柳弄的?那为什么不下手?还要收她为徒,教她修灵,这是要做什么的节奏啊?

“你很喜欢柳弄?”皇甫昶辰眯起眸子盯着云拂末,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蹦了出来。

云拂末不解的摇头,喜欢?为什么喜欢柳弄?她喜欢的只有医和毒好么?如果柳弄的医术比她还好,她一定会喜欢钻研柳弄的……医术!

皇甫昶辰冷哼了一声傲娇的别过头不理云拂末。

云拂末愣了一下,这人是要闹哪样?真是病的不轻,管他呢,只要能教她修炼就行了!

《邪帝狂后:盛宠毒医嫡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