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下白桑》月下金狐 大叔受 月下白桑女王

月下白桑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白桑,迟宴的小说是《月下白桑》,它的作者是芙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瞬间,马车外已有兵器相接的铛铛之气声声传来,白桑心头一顿,瞬时撩开帘布向外看去,火光之下,上百号身影正斗得热火朝天,难舍难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6 18:02: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白桑,迟宴的小说是《月下白桑》,它的作者是芙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瞬间,马车外已有兵器相接的铛铛之气声声传来,白桑心头一顿,瞬时撩开帘布向外看去,火光之下,上百号身影正斗得热火朝天,难舍难分。

《月下白桑》免费试读

一瞬间,马车外已有兵器相接的铛铛之气声声传来,白桑心头一顿,瞬时撩开帘布向外看去,火光之下,上百号身影正斗得热火朝天,难舍难分。盛都主街上不得聚众斗械,是以众人都以拳脚之间的真功夫相互一搏。

白桑环视一圈,却见始作俑者的云禄少子正一脸无所谓笑嘻嘻的站在车辕边看着这场好戏。马车之外,那一场人影交杂的缠斗正酣。

白桑直视云禄少子,忽然心底闪过一丝重重的危机感,正要破口而出命令车夫福叔马上调转车头向往后方赶去。马车边的男子便已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冷绝干脆,手中的扇子一挥,便有一枝袖箭直冲出来,精准无误的刺在马股之上!这马儿一吃痛,瞬间兽性发作,嘶吼一声便如疾风般往前方不管不顾的直冲而去!

驾马的福叔当然也是毫无准备,若非坐在后面的白桑伸出一臂撑住他的后背,早就身子后倾差点滚下马去,等他回过神来再要驯住骏马的时候,已经连人带车狂奔出了一二里地,况且这骏马痛极,只管脚下生风般一路狂奔,无论他如何喝骂也根本停不下来。

白桑耳边狂风呼啸,只一手勉力撑住剧烈颤动的马车,一边用力一把扯住翻飞的帘幕,往前方看去,不一会儿,身后吵闹嘶吼的声音便渐渐远去,直到一点儿也听不见。

白桑此刻的一颗心好似掉进冰窟一般,脑袋里想法如万马奔腾,却一时间一个也抓不住,身下骏马只管自己狂奔,迎面撞来的夜风打在脸上有些生疼,马车颠簸,似乎一不小心就能把人抛到车外。

“福叔!拉住缰绳,控制方向尽量不要偏离主街!”这马儿现在吃痛灵智全无,再加上此刻它奋力前奔的速度,一不小心如果撞上墙门石柱等物,那么她和福叔就等着化作肉饼吧。

福叔勉强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奋力驾驭这匹发狂的骏马,但一时间也是不得其法,只能是尽人事知天命而已。

白桑没有武艺,此刻马车癫狂丝毫没法定静,身上策术也无法施展,只是这么一小刻的时间内,这疯马已经拉着白桑和车夫横冲直撞地闯入盛都东京畿的千柳巷道中。

白桑心中一骇,这千柳巷道虽也有三丈之宽,但七弯八拐有颇多转折,而白桑看向那匹疯马,丝毫没有精疲力竭的趋势,反而愈奔愈快,势如闪电直往无前!

白桑心下顿时了然,身子一偏看向疯马那歃血般的双眼,顿悟这匹马早就被人种下了毒蛊,一时间白桑面色苍白,知道有一把利刃已经抵在她喉间的大动脉上,要将她置于死地,而她直到现在才发现!

千钧一发,事关生死,留给白桑自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白桑心下一顿,立时抽出袖下的那枚秘银短匕,然后奋力攀爬来到马车前面的车架之上。别开福叔的身侧,白桑艰难的想要爬上那匹高马之上,马车剧震,咔咔作响,白桑死命握住车辕的一只手被辕木上的根根细刺扎入,渗透出细密的血珠,但她毫无知觉。

腰肢一顿,白桑就要攀上那马背,脚下使力,一手抓住马鞍,一手手起刀落,寒光一闪,套在骏马和车辕之间原本就被颠簸的有些散架的辕木瞬时间咔嚓一声断裂,骏马和车架立即分离,白桑一脚踩上马镫,双臂一用力,便凌驾于骏马之上,同一时间内,她又回身闪电般快速的切断缰绳,随后身影随着疾奔的骏马绝尘而去。

福叔手中握着断了的两根缰绳,花白的胡子簌簌颤抖,一双饱经沧桑的双眼直直的看着白桑离去的方向,喉间滚动,一个字也喊不出来,依着惯性仍旧向前驶着的半架马车在青石板长街上滚动几射之地,然后终于甘于寂寞的缓下速度,福叔身子一撑,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奋力往白桑消失的地方飞速跑去。

天幕上的一颗辰星滑落,隐入那浩渺无波的黑幕之中。

耳边狂风呼啸,犹如魑魅魍魉一一闪过,这匹马带着白桑穿过千柳巷道,然后转过紫金门,继而又往千秋广场方向狂奔而去!白桑在心底计算时机,千秋广场场地开阔,占地极广,等一踏入广场上的玄墨石板,白桑便会执起手中利刃,一刀割向骏马的脖颈之处,这受伤的骏马本就因为蛊术而竭力狂奔,只要一断它的命脉,蛊术失效,它就能马上停下。只是骏马骤停之后可能带给白桑的伤害,她已经无暇顾及了,此刻白桑竭力凝神定气,只求能抓准挥刀的最佳时机。

月如银盘,高挂空中,华光璀璨的照映着这一处人间的惨象。

马势如剑,火速向前,离千秋广场越来越近,白桑的一颗心也吊得越来越高,似乎就要冲出喉来,清眸微闭,白桑右手高扬,在心里默念时间。

三。二。一。

右手使力就要往骏马脖颈划去,白桑便觉得腰间受力,一股力量将自己托举而起,熟悉的淡淡龙涎香窜入口鼻,身周一暖,自己经由癫狂的马背上已然被卷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白桑不由自主的便伸手圈住来人的腰肢,一张脸紧紧贴在对方的胸膛上。

两人抱作一团,迟宴以宽袖覆住白桑,双足一顿,袍袖翻飞扫起地上微尘,便安全抱着白桑立在一旁,刚刚站定,便听到巨大的一声撞击之声伴着一道凄厉异常的叫喊传入耳中,白桑正欲转头一看,头顶上一只温凉的手便覆住她的双眼,温柔的将她重新按入自己怀中,为她撑起一方安心静谧的空间。

白桑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身上失力,只将身体百骸悉数倚靠在迟宴身上,一颗心也好像是从冰窖中捞起,被放置在一眼百草含香的清泉之上,头顶上迟宴掌心的温度缓缓传来,好似世上最迷人的酒,啜饮一口,便让自己心安。

如此相拥站在千秋广场上一小会儿,白桑才抬起脸来向头顶上的人看去,迟宴一身墨缎怀锦宽袍,外罩一件同色羽翎斗篷,斗篷内的袍袖上用金锦丝线绣着繁复的紫薇花纹,层层错错,庄严之下掩映着五彩斑斓。一双目光有如天山上的深潭,幽远深邃,剑眉斜飞,长发束起置于后背,他的双唇殷红带着一丝鬼魅,眉眼俊美如斯,正如初时相见的模样。

他的目光中展现出点点温柔,向白桑展颜牵唇一笑,那笑正如初阳跃起,美如妖物,浑然不似凡间。

白桑仰着头,看着仿佛从天而降的迟宴,开口道:“你来了。”

夜幕四合,有纷杂的脚步声从四下里响起,蔓延开来。

《月下白桑》 免费阅读章节

《月下白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