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余恨此生谁渡》此生最恨 下克上 余恨此生谁渡下克上

余恨此生谁渡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余恨此生谁渡》是胖胖小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渊,计繁,书中主要讲述了: 作为西蜀的都城,清城这个地方乍看上去有些寒碜,但是地理位置很好,川蜀多山,这座都城刚好依山而建,清江一水天然便是它的护城河。而清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4 00:04: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余恨此生谁渡》是胖胖小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渊,计繁,书中主要讲述了: 作为西蜀的都城,清城这个地方乍看上去有些寒碜,但是地理位置很好,川蜀多山,这座都城刚好依山而建,清江一水天然便是它的护城河。而清

《余恨此生谁渡》免费试读

作为西蜀的都城,清城这个地方乍看上去有些寒碜,但是地理位置很好,川蜀多山,这座都城刚好依山而建,清江一水天然便是它的护城河。而清城西北角从前关押犯错宫人的地方,如今便是被贬为息王的云澈的府邸。

自从谋反事发,皇长子云澈一直被禁足在府中,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他终于从太子府迁了出来,于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息王府清静异常,对于在诡谲的朝堂上指点江山多年的息王云澈而言,其实未尝不是一种幸运,活着就很好了,身外之名如今已与他无关。

何况来日方长。

“清城四景,不知你可曾听说过?”

云渊的帅府与位于清城西北角的息王府相去并不甚远,因此他们既没有骑马也没有坐车,而是慢慢地沿着西向的一条路朝前走。

这条街十分荒凉,如果不是云帅府中常常有云卫军营的士兵出入,街上恐怕也见不到其他的行人。

云渊走路一向很快,但现在他却刻意放慢了脚步,他在思考,思考面对从储君之位上坠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大哥时该如何表现,他实在并不擅长掩饰。

计繁也走得很慢,但原因却截然不同,她对出了云帅府之后一路所见都十分好奇,脑袋东转转西转转并不觉得累。

“清城四景?听说过呀,指的是春日‘醉兮桃夭’,夏日‘闲玉映荷’,秋日‘残枫妒菊’,冬天嘛,就是‘踏雪寻梅’啦!可惜现在并没有雪,而且这时节梅花该谢尽了吧?”

“未必,那地方与别处不同,梅花谢得晚。”

清城四景之一的“踏雪寻梅”,所在地正是如今的息王府,府中有一座梅园,是今上昔年特地为云渊的母亲所建,只是君恩反复无常,到如今二十年已成过往,一切早已荒废。

他们在息王府门前停下脚步,云渊走到府门前重重地敲了两下铜环,开门的是府中唯一的仆人杜柬。

杜柬已经四十来岁,见来人是云渊,并不通传,而是直接把他们带到了息王府新建的雪庐中。

计繁在满是青苔的幽径上一边走一边却觉得很是难受,倒不是因为王府中的景象萧条,恰恰相反,息王府因为少有人踏足,四周的景致比别处更显清幽,而计繁唯一见过的云帅府,则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她觉得息王府已经很不错了。

让她难受的原因是为他们领路的人。

她实在觉得有点烦闷,忍不住拿手戳了戳云渊的胳膊。

云渊撇过头看了她一眼,计繁瞪着他一边还故意地将嘴巴撇了撇。

她不喜欢这里?大概是嫌这地方太过落寞。云渊本来心性疏淡,来了此处也觉得荒凉难以经受。

他早该想到计繁喜欢热闹,对这地方满腹牢骚也情有可原,或许是来错了地方吧,他觉得有点抱歉。

雪庐中,息王云澈与息王妃苏夕翎相对而坐,云澈手中拿着一卷书,苏夕翎则在品茶,二人相对而坐,仿若置身世外,他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见有人来,云澈抬起头朝云渊微微一笑。

云渊没有见到想象中的落魄情景,这让他的心平和许多,大概云澈生来便有如此本领,无论发生何事,总能叫身边的人定下心来。

“四弟带了客人来?”

若是只有云渊一人前来,云澈根本不会起身,他把云渊也当成时息王府中的人,同样落魄,同样失意。

这是云渊第一次带客人来,而且还是位女子。

息王妃苏夕翎比云澈先一刻笑出声来,起身相迎道:“这位姑娘初次到访,是我们夫妇二人失礼了。”说话之间竟亲自为计繁准备了一方坐榻并放置了茶案。

计繁落了座,接过苏夕翎递来的茶,想到面前这两位一人曾是大权在握的太子殿下,另一人则是人人羡慕的太子妃,不禁有些唏嘘。

她自己也是被人宠着长大的人,从来没有想过若有一日师父和阁中众姐妹不理她了会如何,果真那样的话,大概连天也会塌下来吧?

云渊并没有理会那位并不年长多少的嫂嫂目光中的盈盈笑意,若无其事地介绍道:“这位是我此次与南楚交兵时偶遇的一位朋友,姓计名繁,因爱梅之故,所以特地趁园中梅花未谢,带她来赏玩一番。”

云澈风轻云淡地一笑,“既然如此,夕翎,我们同去看看如何?”

四人来到园中,红梅果然如云渊所言并未谢尽。

计繁一见之下高兴地摇了摇云渊的手臂,口中啧啧连声,“哎,多谢费心啦!”

云渊忍不住淡淡地笑了,计繁终于觉得高兴了,那么此行不虚。

“姑娘姓计?不知与已故的计先生可有渊源?”云澈所说的计先生名叫计庸,二十年前曾是西蜀最负才名的风流公子,自白衣而卿相者,西蜀立国以来仅此一人。

计繁有些谨慎地摇摇头,“这个人嘛,我也听说过……不过听师父说起,这人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死了?我认识的人就从来没有这么短命的,你说对不对?”她转向云渊,似乎是在问他。

云渊却显得有些木讷,并没有回应计繁的话,待回过神来时,差点被计繁推倒在地上了。

“不知计姑娘芳龄几何?”苏夕翎从来没有见过云渊对一位女子如此容忍,早已猜到了他的心思,一旁的云澈也朝苏夕翎递眼色,二人相视之下,会心一笑。

“十六……十七岁啦!”计繁笑起来与园中的梅花一般无邪,“今日是二月十九,我的生辰已经过了,又长大一岁。”

云渊闻言一愣,他把计繁从雪里挖出来时年关未过,她的生辰是什么时候竟未留意?他不禁暗怪自己大意,又有些不解。

“为何长大一岁会如此高兴?”云渊凑近计繁低声问。

“因为……”计繁也附在云渊耳边悄悄说道,“从前在承影阁,师父说我十八岁之前不许下山,现在只剩下一年啦。”

《余恨此生谁渡》 免费阅读章节

《余恨此生谁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