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紫冰夫人》紫冰卡盟 天然受 紫冰夫人全文章节

紫冰夫人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紫冰夫人》是金玑紫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华道,华便,书中主要讲述了: 煜华不觉抬头看看江枫,又将目光投向地面。 “今儿中午我就在枫树下躲日头,看到地上斑斑点点的,尽是死去的野蚕儿掉落下来,又被村民踩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1 18:06: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紫冰夫人》是金玑紫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华道,华便,书中主要讲述了: 煜华不觉抬头看看江枫,又将目光投向地面。 “今儿中午我就在枫树下躲日头,看到地上斑斑点点的,尽是死去的野蚕儿掉落下来,又被村民踩

《紫冰夫人》免费试读

煜华不觉抬头看看江枫,又将目光投向地面。

“今儿中午我就在枫树下躲日头,看到地上斑斑点点的,尽是死去的野蚕儿掉落下来,又被村民踩踏后留下的痕迹。”

地面上果然到处是褐色的斑迹,还有未被踩碎的野蚕儿的尸体。这时,一只野蚕儿扯着根丝线从树上落下,悬挂在半空中,仍在扭动着,挣扎着。

“……树喇子不时落掉下来,有的却不会直接落地,而是像蚕儿一样,扯着根细丝,一头悬挂在树上,身子吊在半空中,于是有人戏称它为‘吊死鬼’。”

还真有些像“吊死鬼”呢,煜华不觉笑出声来。

“如果树下刚好有人路过,就会和树喇子碰个正着……说它是‘恰巧’,实是因为有时会碰上,而有时碰不上,至于何时碰上,何时碰不上,何人碰上,何人碰不上,全在‘恰巧’这两个字上了。”

姑娘说“恰巧”两个字时加重了语气,还带点可爱的尾音,如今言犹在耳。

煜华心想,辉儿坠马一事,于我们尚家是痛失至亲,凄苦不堪,对旁人而言或多或少有些离奇,言其匪夷所思亦无不可。钱推官素来稳重,对此尚有微词,何况他人?

于此,什么样的人,就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来。脑子里尽是阴谋的人,首先想到的是“阴谋论”,为复仇、夺钱财、索情债。

信奉怪力乱神那一套的人,首先想到的是“鬼魂附体论”。

懒惰之人,就将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一切事件,都归结于“突发恶疾”。

这面镜子还照出了人性——私心!

周家人明知真相,出于私心,一口咬定是挖耳师傅故意伤人夺命。那录事参军受过周家恩惠,出于私心,不愿追根究底,最后草草了事。江城提刑已知真相,也未尝试为其翻案,难说不是私心在作祟。任由着一个人青白被污,含恨而死。

而这样一个农家小姑娘,竟能观察入微,从细处入手,得出虫子伤人引起坠马的结论来,足见她心思单纯,洁净细腻。未沾染半点阴谋的世俗之气,亦不信任何鬼神之说。

她与辉儿素不相识,却能冒着暑热,在案发处来回走动观察,足见她心地良善,毫无私心。又在深夜离家,独自来到离村足有半里地的马嘶桥,与一个陌生男子交谈仍面无惧色,只为澄清事实,说出心中所想,亦可谓胆识过人。

“姑娘小小年纪,却心细如发,果敢坦荡,世间多少男子尚且不如,实令煜华又敬又服!”煜华叹道。

煜华想起他的几个妹妹来,差不多的年纪,妹妹们被养在深闺之中,足不出户,就像娇养在温室里的小花,经不过半点风霜雨雪的磋磨……

浮想联翩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石头饿得肚子咕咕真叫,便提醒煜华道:“公子,我们是不是该去王家用个晚饭?”

煜华道:“我不饿,你自己去用吧,用完了就在客房里睡下,不必管我!”

小石头想了想,说:“前日一觉醒来,发现公子不见了,吓得我们三魂不见了七魄,好不容易才在桥上找着,这回说什么也不走,就在这里守着公子。”

煜华便不再言语,自顾想着心事。

小石头忍不住多嘴问了句:“公子可是在等一位姑娘?”他见煜华不予理会,又自语道,“就算公子不说,小石头也知道——常听公子呤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公子如此反常,怕是有了心上之人,思之不得,辗转反侧呢!”

小石头在煜华边上找了个草窝子坐下。他想,自己和公子形影不离,并未见公子和谁家的姑娘有过往来。对了,说不定是在书院念书时认识的呢,公子如此痴迷,那定是位容貌出众的大家闺秀。

可是,这么个小村子,哪能有什么大家闺秀?大约也像公子这样,为了游山赏景,特来亲戚家小住几日权当渡假的吧!

小石头闻见那果子匣里有香味散出,忍不住偷偷取出几块吃掉,只觉美味异常,胃口大开,正要吃掉剩下那些,又觉得不妥,便说了声:“公子——”

“想吃就吃,不必多言!”没等他发问,煜华便闷声回了句。

小石头便就着牛皮水囊里的清水,将余下的都吃光了。吃饱喝足,又觉得困倦难当。“不行,我一定不能睡过去,”小石头提醒自己道,“公子的安全第一!”他下意识地挺直身体,在夜色中睁大眼睛。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女孩终究没有出现。直到天快亮了,村里有鸡叫传出,小石头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不好,我还是睡着了!”他一扭头,哪里还有煜华的身影!

“公子!”小石头一跃而起,急跑几步,却发现煜华站在桥头,看着河面发呆。

“公子果然痴情!若我是那姑娘,也定会被他打动。”小石头挠挠头,灵机一动,走到煜华身后,说:“公子还是速速回府吧,免得主君主母挂念。有事只需交由小石头去办。”

煜华细想,觉得小石头说得在理,毕竟自已出面,多有不便。不如交由小石头,让他找了得力的人手悄悄察访。

不过是个小村庄,不到百户的人家,就算一家家走访,要找到她也不算难事。打定主意后,煜华这才放了心,抖擞起精神,跃身上马。

临行前,不知怎么的,煜华又有些犹豫起来,在桥头踟蹰徘徊,久久不愿离去。直到小石头再次催促,他回头最后看一眼那江枫,这才打马疾驰而去。

煜华自然不会知道,就在他得知了真相,离开灵泉村回江城禀明父母的那一天,黑甜和两个弟弟,就跟着黄莺儿回到了卧龙村的家里。

头天晚上金荣托人给他们传信来,说是他跟着一干村民上山撵兔子,不小心滚下山坡摔断了腿骨。大哥哥已经找来郎中为他接骨敷药,打好夹板,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急需有人在跟前照顾。

黄莺儿急得通宵未合眼,天刚蒙蒙亮就带着黑甜姐弟三人,坐上事先约好的牛车,匆匆赶回卧龙村。

在这之前,黑甜就已按耐不住,悄悄问初何道:“初何哥哥,翳珀是什么?”

初何想了想,说:“《山海经》有云:九疑山有五彩之鸟,飞蔽一乡。五彩之鸟,翳鸟也。司马相如《上林赋》亦有记载:遒孔鸾,促鵕鸃。拂鹥鸟,捎凤皇。”

他见黑甜一脸茫然,忙解释道:“上古时代有一种像凤凰一样的祥瑞神鸟,名叫鹥鸟,浑身长满五彩的羽毛,翅膀展开可以遮盖方圆五里左右。其眼睛据说可作珠宝,名曰翳珀。”

初何又觉奇怪,问道:“翳珀我虽听说过,却从未见过。因其象征尊贵、吉祥,历来达官贵人、富豪之辈视其为珍宝之物,趋之若鹜。我等平头百姓、乡野村夫,别说将一块半块据为已有,就算能一睹其风采都属三生有幸!妹妹又如何得知?”

黑甜忙掩饰道:“我也是偶然听人说了一句,就记下了。不知其为何物,着实好奇,所以多嘴问了一句。”

从此黑甜便将那块翳珀贴身藏着,从不示人,也闭口再不提“翳珀”二字。

回卧龙村后,黄莺儿忙着伺候金荣,珍儿宝儿的饮食起居全交由黑甜打理。黑甜又昏天黑地地忙碌起来。

不过与往日不同,无论再怎样劳累,再怎样被爹娘呼来喝去,辱骂鞭打,黑甜心里都充满着莫名的喜悦甜蜜之情,浑身也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偶有闲暇,又四顾无人,她会从怀里掏出那块翳珀,贪婪地看上几眼——它有水滴的形状,玉坠般大小,尖头处钻有一个小孔。黑珠儿线与金线交缠着编成一连串七宝结,细的一端就从那个小孔中穿过。

垂直平视时它呈现黑色,正对着烛火的时候,又觉得里面有隐隐的红光透出。若是举起来对着日头,在强光照射下,则呈现出一种美丽的樱桃红色。

她一想到,那块翳珀曾被煜华公子紧紧攥在手里,就觉得它像块炭火一般灼烫。她想象着这块翳珀,陪伴着煜华公子呤诗作画、习武练剑、打马驰骋、赏景交友……

她会闻一闻那翳珀,觉得那上面还沾染着煜华公子的气味,不觉就飞红了脸。

莫非煜华公子看出了黑甜的肤色,有意送她一块翳珀表示谢意的么?而不是一块宛如凝脂般的白玉!

不,不会,黑甜很快又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天色那么黑,一定很好地将她的肤色隐藏了起来,五官也看不甚清晰。

也正因如此,她才有勇气上前跟煜华公子对话。也正因如此,当被问及自己名字的时候,她才会那样犹豫起来——在此之前,她还从未这样纠结过呢。

算起来,他是第一个管黑甜叫“姑娘”的人。在她的印象里,人家叫她“小黄毛儿”、小丫头、小奴婢,甚至,丑八怪!也只有他,管黑甜叫作“姑娘”!

“如果让他知道,我是这样丑陋这样卑微的一个人,与他有云泥之别,一定会大失所望的吧,”她想,“也许也会跟别人一样,叫她小丫头、小奴婢,甚至,丑八怪……不,不会,他那么好的人,绝不会跟别人一样!不会!”

听他的口气——“我和姑娘改日再叙”,他是要再见面的意思吗?他会去找我吗?如果找不到我,他又会怎样?黑甜一时心乱如麻,既渴望再见到他,又很怕再见到他。

如果她是个容颜美丽的富家小姐,她一定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告诉他自己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然后只在家等候公子上门拜访就好。可惜她不是,而且,恰恰相反。

可是,就算她是个穷人,还瘦小,相貌平庸,大字不识一个,总之,不值一提

《紫冰夫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