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绝六宫》凤绝天下 同人志 凤绝六宫Size Queen

凤绝六宫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张凤吟,朱祐的小说《凤绝六宫》此文是夜场梦多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成亲的前一晚,张凤吟来到二老的房中与父母促膝夜谈。早知道女儿会有嫁人一天,二老心中却依旧是难舍难分。张凤吟不想让父母那么伤心,尽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8 06: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张凤吟,朱祐的小说《凤绝六宫》此文是夜场梦多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成亲的前一晚,张凤吟来到二老的房中与父母促膝夜谈。早知道女儿会有嫁人一天,二老心中却依旧是难舍难分。张凤吟不想让父母那么伤心,尽

《凤绝六宫》免费试读

成亲的前一晚,张凤吟来到二老的房中与父母促膝夜谈。早知道女儿会有嫁人一天,二老心中却依旧是难舍难分。张凤吟不想让父母那么伤心,尽量表现出不伤感的样子。

张夫人看着女儿,眼泪早已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张凤吟连忙劝慰道:“娘,明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怎么反倒难过起来了?”

张盛庭道:“是啊,女儿明天开始就是太子妃,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你应该为我们的女儿自豪才是。”他心中也是万般不舍,只是他的心思和女儿一样。

张夫人才不在乎女儿是不是母仪天下,想到日后她进了宫,以后要见到女儿一面都千难万难,半点也开心不起来。却也害怕女儿为自己当心,不想弄得她那么难过,只能哽咽着点点头,努力控制自己的眼泪。

张凤吟道“娘,我现在心里很紧张,你跟爹快成亲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紧张?”她东拉西扯的就是想要分散她母亲的注意力。

张夫人道:“任何姑娘成亲的时候都会紧张,尤其是嫁给自己心爱的人,会更加紧张。”

张凤吟笑中含羞地说道:“那我就是因为嫁给心爱之人而紧张,你更应该替我开心才对。”张夫人知道他和太子是患难见真情,太子日后必定会好好对她,顿时浮现了笑容。

当晚一家三口聊到快三更时分,直到二老催促着她回房休息。张凤吟并不困,她还想再陪陪自己的父母,因为过了明天,她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二老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怕她休息不好,会影响她明日的妆容。张凤吟在他们心中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骄傲的凤凰,明日也要以最美的容颜飞入紫禁城。

第二日清晨就有喜鹊成群地盘旋在张府的上空,此起彼伏地哼唱着曲子。它们是来迎接她的么?

张凤吟回家第二天,依依就发现她不再向从前那么赖床,每日卯时到辰时之间就已经起来,她突然感叹到爱情的魔力真是伟大。

大喜之日,依依仍旧卯时刚过,就来替她梳头。镜子里的人脸上写着甜蜜,站在她身后的依依业已接近喜极而泣的地步。

“傻丫头,干嘛又哭又笑?我好不容易劝好了娘,现在又到你了。我们以后仍然可以天天在一起,你又何来的舍不得?”

依依立刻止住泪水吗“小姐,我是替你开心。我从前就在想,我们小姐这么与众不同,将来会有哪家的公子配得上我们小姐?冯道长说得真对,小姐日后会像凤凰一样贵不可言。“

张凤吟道:“今天吃蜜了么?嘴巴那么甜。”下午宫里会来人替她换新娘妆,现在只是随便梳个头发。

她们到大厅时,二老正在用早膳,张夫人叫她们坐下一起用膳。出奇的是,张凤吟昨晚见目前还为了她要嫁进皇宫两眼泪汪汪,隔了几个时辰就变得容光焕发,有了准岳母该有的高兴。她见母亲已经想通,终于可以心无牵挂地入宫。

申时刚到,宫中已经派来了喜娘和技艺娴熟的宫女太监来为她更衣梳妆。宫女太监们替她梳妆打扮,喜娘就在一旁说一些讨喜的话来活跃气氛。她们先是替她梳头,喜娘笑道:“一梳梳到尾;二梳举案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四名宫女整整替她换了一个时辰的新娘装,喜娘又赞道:“啧啧啧,头戴珠翠凤冠,身着紫罗凤衣,下罩粉红烟纱散花裙,太子妃娘娘真称得上是七彩凤凰下红尘。”把在场的人都逗得地咯咯笑。

此时听到门外传来金锣鼓瑟之音,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吉时已到,新娘上花轿。”宫里的花轿已到,街上的看客差不多堵满了整条街。

“起轿。”

人群中有人说道:“你们看宫里来人接新娘了。

“听说是嫁给当今的太子。”

“哇,那可不就是以后的皇后娘娘。”羡慕之声伴随着他们的花轿前行。

花轿要抬到保和殿外,酉时他们要在保和殿行礼。花轿到时,皇上已携太子,皇室众人和文武百官在此等候。花轿停了下来,有两名宫女搀着她进入殿中。

旁边的司礼大臣引导他们一拜天地,再拜太后,皇上,夫妻对拜,最后接受百官的祝贺。礼成之后,喜娘和宫女们先送太子妃回东宫,太子要在保和殿陪同文武百官,直到戌时一过,方可回东宫,入洞房。

张凤吟独自坐在床头,既不能和旁边的人说话,也不能自己掀开红盖头。只听得自己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心中不断回想着和太子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她的脸被红盖头遮住,让她想起了灯火阑珊会的时候也是这样目不视物,最后还是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对方。紧张中又带着甜蜜。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不久,只是她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听到有人喊道:

“参见太子殿下。”她的心情又激动了起来,又听得喜娘道:“请太子赶紧替新娘揭红开盖头,从此相守到白头。”

张凤吟清楚地听到朱祐樘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坐在自己的身旁。随后一样东西往自己额头上一掀,眼前顿时一亮,他正脉脉含情地看着她。他的脸上泛红,今晚应该喝了不少酒,她没有喝酒,也感觉到自己脸上不断燃烧的炙热了,她羞涩地低下头。在朱祐樘看来,也许她的脸更红。

喜娘拿了一个盘子,盘子上有两杯酒,“新郎新娘喝了合卺酒,恩恩爱爱到永久。”他们拿了杯中酒,交杯共饮。

“新郎新娘入洞房,百子千孙代代永相传。”说完最后一句,喜娘很识趣地带着宫女太监退了出去。

朱祐樘轻微抬起她的脸,张凤吟本就红晕的脸颊在烛光的映衬下更多了三分娇羞迷人之态。双手搂她在怀里,在她耳边轻道:“凤吟,我们终于走到今天了。”

只见张凤吟似羞还笑地点点头。

朱祐樘道:“你处处都不输给任何男儿,害羞起来却也不输给任何一个大家闺秀。”

张凤吟微有薄嗔“你是说我平时不像女儿家么?”眼神里仍是情义绵绵。

他的唇已经吻住了她的唇,这次他们都不再有任何顾忌。宫里的皇子到了十六岁以后,都会有专人来教导他们床笫之事。张凤吟在此之前从未了解过男欢女爱的事情,从始至终都是朱祐樘一步步地引导她进入状态,最后他们缠绵悱恻地将彼此的身心融为一体。

待她醒来之时,他的双手搂住她的腰,像搂着自己的宠物一般。他鼻子和口腔呵出的暖气不时烧热着她的后项,张凤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享受他这样给她带来的安全感。

她微微转过身来,伸手轻轻触摸他的脸庞,细细考究着他的五官,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近距离地看着他。他的五官除了眼睛以外都很像他的父皇,也难怪皇上见他第一眼就说是自己的孩子。他的眼睛饱和有爱,炯炯有神,不用说,一定是像他的母亲。

她动作已然很轻,不成想他的睡眠极浅,眼皮微动了动。张凤吟不待他醒过来,想要转过身去,朱祐樘左已经抓住她的手,右手往腰间一搂,她的脸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之上。

“看够了么?”

张凤吟这才知道原来他早就清醒,故意不睁开眼睛,任由自己抚摸他的脸盘。她羞得将脸别到了另一旁。

朱祐樘将她的脸转了回来,“想看就直接看吧。”

张凤吟不再羞涩,一双妙目注视着他,“有没有人说过,你睡着的样子也很迷人。”

朱祐樘摇了摇头,顺势又将她压在了身下,经过几个时辰的休息后,两人的体力都恢复了八成。相比于夜晚,一个喝了酒,一个等得久,现在他们的精力更加充沛。

张凤吟虽不懂男女之事,这种事本就是一个人的本能,她资性聪慧,用在这种事情上也不为过。从刚才的第一次冰火相融中,她已经找到了一些窍门,这一次她不是一味地充当载体,偶尔也能主动地发挥自己的攻势,虽然招数不多,也不精纯,也已经有了初步的突破,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

又一次醒来的时候,朱祐樘已经正在更衣。张凤吟刚要起身,发现自己的身上一丝不挂,急忙拉棉被挡住自己的上半身,“把我的衣服拿过来给我。”

朱祐樘整理好了衣冠,坐在床边将她的衣服递了给她,他很温和地笑着,笑里有着十足的满足和幸福,“那我要不要转过头去呢?”

她也宠溺地笑了笑,笑着摇了摇头,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回避了。

朱祐樘道:“按照皇室的规矩,你一会儿要去仁寿宫给父皇和皇祖母敬茶。”

张凤吟穿好了衣服,梳洗完毕,两人一起去仁寿宫。可是刚走出去几步,张凤吟发现他是带着她往西侧走的,这不是去仁寿宫的路,也不是去乾清宫,甚至不是去任何一位娘娘的宫中。

“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祭拜我的母亲。”

穿过了奉先殿,张凤吟就看到了另一座宫殿‘奉慈殿。’

“我母亲的灵位就供奉在这里。”

他的母亲因为万贵妃的缘故到死都没有得到皇上的册封,没有个正式的名分,朱祐樘尚未登基,亦不能为母亲追封,只能暂时将她的灵位供奉在奉慈殿。

门口的太监见太子到来,立刻推开大门。走进去,张凤吟见正中央有个牌位写着‘亡母纪氏之位。’儿朱祐樘于成化十二年所立。正是他被皇上立为太子的那一年。

朱祐樘拿起旁边的香,点了起来,向母亲鞠躬,“娘,今天我带我的妻子来看你了,她是个很好,很特别的姑娘,如果你见了她也

《凤绝六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