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秉烛摘星辰》秉烛 御姐 秉烛摘星辰章节列表

秉烛摘星辰

仙侠奇缘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秉烛摘星辰》是擢取松坡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左幽,张琴,书中主要讲述了: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叶星怜修道的第二年就抵达了融合之境。她闭目凝神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冰雪之色,如玉般的脸庞白净得有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9 12:10: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秉烛摘星辰》是擢取松坡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左幽,张琴,书中主要讲述了: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叶星怜修道的第二年就抵达了融合之境。她闭目凝神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冰雪之色,如玉般的脸庞白净得有

《秉烛摘星辰》免费试读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叶星怜修道的第二年就抵达了融合之境。她闭目凝神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冰雪之色,如玉般的脸庞白净得有些夺目。

少女睁了眼,今日师尊让她下山为自己觅一把好剑。青云剑宗弟子的佩剑都是自己所寻得的,需最合心意在这世上也最独一无二。并指凝力,叶星怜取了一片雾气化成剑状接着便御剑而行离开了小离湖。

当初在痴天镜上测完天灵之后,那几位真人中便有一人站出来锤了楼泓引一拳。原来当初便是这位睨望真人突破出窍之境引来的劫雷,按理说她应与这位流霜顶的前辈有缘却被为他护法的楼泓引抢了先。

他向叶星怜许诺,“若是日后有了锻剑的好材料尽管来流霜顶找我,抢先下手虽不擅长,但炼器的话整个疏云便没有比我再好的选择了。”

何处落脚何时做停顿一切都是随缘,叶星怜一路东行在一处城门外止了脚步。她看着城门牌匾上的无妄二字细细品味,无妄城吗,竟有些佛谒的味道。

疏云洲的东边地广物茂,灵兽与药植多彩丰富于是驭兽宗和以药入道的琥珀谷就成了东边宗派中的翘楚。城内往来人中有随行带着灵宠的也有一席白衣腰悬药壶的,风情各异又与南边剑宗一脉的卓然浩气不大相同。

少女并没有第一时间找间客栈住下,而是直接找人问了路去了城里的四合阁翻阅典籍。

“一个时辰一块……”还未等那掌柜说完,叶星怜掏了一块中品灵石径自往里走去。

她翻遍剑器一门所有典籍却都一无所获,便皱眉折身准备再询问掌柜一番。没想到此时瞧见从楼上走下一人来,青衣黑发身后背着一张琴。他下楼后与掌柜交谈背对着叶星怜,她便有了机会打量那张琴。

琴身刻有“广寒仙”三字,笔力遒劲铁划银钩,一看便知并非凡品不然如何配得上这三个字。

似是察觉了她的目光,青衫男子语毕转身对上她的视线微微颔首。他整个人十分清隽挺拔,面容殊丽眼里却幽深得像一汪春潭,行走间衣袂如浩淼烟波潇洒而风流。

叶星怜感慨,倒是不知道是哪宗的弟子。

她见男子离去便开口问那掌柜,“不知阁里可有旁的关于剑器的书籍。”

掌柜面前有一串以红线串就的木牌串子,他翻动这个翻动那个嘴里念念有词,“剑器……剑器。”

少女忽觉视线一暗她侧脸去看,发现原来是那青衣男子去而折返,他与叶星怜对视一眼然后朝掌柜说道,“请这位小道友去楼上罢。”

“是。”

叶星怜不知他为何凭白帮自己,只好拱手作揖与青衫男子道谢。他见状抿着嘴轻轻一笑像骤然绽放的春日梨花,语若清泉击石泠泠清冽,“客气了。”

从外面看四合阁如普通楼阁一般,然而它二楼却别有洞天。若不是那位青衫男子帮忙,恐怕叶星怜此次也没有一览的机会。

三丈高的墙壁上镂着许多小小洞穴,里面呈着的就是平日里不与外人所见的奇书典藏。

那掌柜主动为少女解释起此地的妙处来,“天灵几何便能见几许书籍,像姑娘天赋异禀的鄙人所见也不过一手之数。每书衾里的书唤名则飞至眼前,这是又一奇趣。”

“姑娘寻剑器之书,找这本《九天熔炼录》是不会错的了。”一本泛黄破旧的书闻声飞至掌柜手中,叶星怜惊奇地接过迫不及待翻开便见第一页写着,“九天熔炼录,天上地下只此一本——白石。”

这个白石,是那个他们的开宗老祖吗。

“桃花谪锋,欲成此剑需美人骨九十九副、庞山山髓十滴锤炼方成名剑。备注:漂亮小娘子还是活着的比较可口。”

叶星怜掌灯看及此处忍俊不禁嘴角带起璀璨笑意来,若有生之年能得见这位老祖宗定要引为知己,不仅造诣深厚为人也颇得趣味。

她接着翻开下一页,“一枝春,取历十道天劫的苍天桐木一枝,以雷法锻造百日才得这么一枝如玉如翠的春色十分呐。备注:心力不定者不可得。”

“广寒仙!!!!一把连老子都没见过的剑!”

寥寥几字已能参透这位老祖下笔时的悲愤,少女阖上破旧的书页将那三字于唇齿间细细嚼咽。白日里那位青衫男子身上的琴便叫“广寒仙”来着,可它分明是一张琴为何老祖说那是一柄剑。

“还未取名,因还未能锻造而成。”

“西碧海生而有蛟,通身漆黑,翻云覆雨离化龙只有一步之遥。万物生而有灵识,吾不忍其持善修身八百年修为毁于一朝故此剑迟迟不得。然,吾心无悔。”

“若他日此蛟身死道消,可取龙骨塑剑身、龙筋作剑穗、龙魂铸剑灵。天为笼地为囚,身在此间如蛛网加身皆是束缚,所求所行唯心而已。愿恣意纵横覆手捭阖,照彻四海,明天下不明之事,此乃剑意。”

“所行所求皆是唯心,照彻……四海明…天下不明之事。”

胸中臆皆由此篇章抒引而出,激荡之情如山林庙宇中晨钟敲响,一阵一阵一波一波。仙人澹荡自有风骨,青云宗又是正道标榜门内弟子皆剑指烈风浩气长存。这世间犹如黝黑混沌,修道之人蹒跚摸索前行,纵然襕褛她也要执一烛之光照彻这万古长夜。

这柄剑其实最合她心意,不过成此剑却要以杀了那蛟为代价,却也不是非它不可。

翌日叶星怜前去还书,离去之际她向掌柜打听那位青衫男子。他却只摇头露出微妙笑容,“姓名我倒不知,只,他唤自己抱琴客。”

《九天熔炼录》对于那柄一枝春的具体位置只寥寥几笔,天雷参翠仙府现春。叶星怜心有不舍地凝化水汽御剑离开了无妄城,此处风情热烈若有机会的话来日再聚。

东行未到百里叶星怜见一海上乌云低垂,有黑色巨物在碧涛中翻腾。她有预感这便是熔炼录上写的那修行九百年的黑蛟,只它身下浪花渐红血色弥漫应该是被人伤了。

穿褚色衣裳的老者面目慈蔼负着手高高耸于云端,看黑蛟翻滚时眼底有精光闪烁,纵然姿态如何云淡风轻但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却将他的贪婪展露无疑。

这蛟已生出一只龙角来,再有段日子便能跃云而去化为游龙。

此时是它最虚弱也是他最容易得手的时机。

老者指间凭地出现三枚长钉,钉身泛着灰白色的死气一看便知是邪器。他运力往黑蛟胸腹弹射,那蛟龙先前已中了一钉伤在尾部伤口处呈现死灰色,见他故技重施仰天长啸一声。那声音犹如金戈击撞锣鼓齐鸣,听了直叫人心神惶惶,叶星怜觉得胸口发闷丹田气郁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啸声退却了两枚长钉仍有最后一枚不依不饶地疾速靠近了那黑蛟,它曳出受伤的尾巴费力将其击落。不知那老者是什么修为依然是幅清风拂山岗的貌然姿态,然而黑蛟显现疲态已经落了下风了。

叶星怜取西碧海中海水凝成剑形,她身姿挺拔一手负在身后手腕轻转便挽出一个轻盈漂亮的剑花来接着踏风迎上那褚衣老者。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满山。

好凛然的剑意,左幽咂嘴从宽大袍袖中掏出两只精钢梭子来一圈一圈绕起红线。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剥皮制衣想必一定不错。

少女双指从剑身滑过然后凌空翻转白色衣角迎风绽开,她这几年对水灵力的造诣已达精妙顿时空中水汽凝化开出一朵朵以冰棱形成的巨大莲花来直取那老者咽喉。左幽手上动作飞快那梭子上的红线看着纤弱无力却犹如附骨之蛆般钻进冰棱里将其一一绞断。

叶星怜看出其中奥妙,执剑便要去砍那红线。

褚衣老者摇摇头不紧不慢地缠紧了绕在水剑上的线,“以修道者精血炼制的血线哪里是你这小小水剑砍得断的。”

接着那剑应声而碎。

“小姑娘未免太不自量力,可还有剑了。”

腰间的乾坤袋里装的东西在这境地下竟然没有一个能发挥作用的。那凤凰羽听闻倒是厉害她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叶星怜与他几番纠缠已经是濒临灵力枯竭的境地,她闻声抬起一双发红的眼来笑了笑,口中露出一排细密贝齿,“老人家,切莫小瞧了我。”

她并指为刃,轻易便划开自己雪白的腕口。在对面老者悚然的眼神下缓缓凝出剑柄的形状,接着少女握住它从碗口大的伤口里抽出一把剑来。剑身细长雪亮竟让人不敢直视,“呐,这不就有了。”

那本《九天熔炼录》里除了不出世的神兵宝器外自然也记录了禁忌的剑器,譬如那把桃花谪锋和她现在手里的这把剑,以她自身修为为刃以她骨血为剑髓。

红线被寸寸斩断化为飞溅的血滴,手持长剑的少女衣袂飘然锐利耀眼一往无前。这就是沈云谒前来看见的一幕,他来不及多想清喝一声“剑来”背上长琴冲天而起在一团流光里化为一柄玉质宽剑。

他修为全开,灵寂之阶的威压宛如一座大山般压在左幽肩上,他见状不妙收了两只梭子掏出一张传送符逃之夭夭。叶星怜此时终于力竭从云端遥遥跌落,她迷蒙睁眼却只见一片青色衣裳。

男人声如玉石泠然,话语中似有不解,“何至于此。”

“修道者不闻因由,只…我心……如此。”

沈云谒听着这话对着小离湖的师妹心里又多了几分好感和高看,如此坦荡确有青云风度。见她在自己怀里晕厥心里又感慨,不过是在无妄城里才分离一日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怕是回宗师尊和泓引师叔又要唠叨一顿。

《秉烛摘星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