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沧水赋之逆流》当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紧缚 沧水赋之逆流Twink

沧水赋之逆流

玄幻已完结

笔下千年新书《沧水赋之逆流》由笔下千年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达旦,冷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八章神秘医者 店小二向三人迎上去,上下打量着他们,在前面的青衣男子看着他这样看着自己和身边的朋友,看着店小二,店小二被他这么

|更新:2019-10-05 18:04: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笔下千年新书《沧水赋之逆流》由笔下千年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达旦,冷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八章神秘医者 店小二向三人迎上去,上下打量着他们,在前面的青衣男子看着他这样看着自己和身边的朋友,看着店小二,店小二被他这么

《沧水赋之逆流》免费试读

第十八章神秘医者

店小二向三人迎上去,上下打量着他们,在前面的青衣男子看着他这样看着自己和身边的朋友,看着店小二,店小二被他这么一看,不敢盯着他们看,不好意思地客气地说道:“几位客官请。”将他们请到靠角落里的一张桌旁坐下,“客官要什么?”

“来几样好的。”青衣男子说道。

“好的,几位慢等。”店小二说着看了另外一黑衣男子一眼,只见他神情严峻,目中无人,看了一眼后不敢多看,赶紧忙去。

“青木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到黄沙谷?”青衣男子旁边的白衣女子问道,看她的样子像是有什么急事。

青衣男子对着白衣女子笑了笑,白衣女子低着头笑了笑,样子有些羞怯,“七一哥哥有的时候很冲动的,我想快一点见到他。”

是初听到他们的对话,猜想白衣女子的身份和其与古七一的关系,也**不离十了,来人正是长孙青木,宁轻风和班艺三人。

一听到黄沙谷,正在吃面的达旦抬起头认真看着他们,又见是初神色认真,没有吃面,他问道:“是初姐姐你怎么不吃啊?”

是初向他微笑了一下,“我不饿。”然后将自己的碗推向他,“还能虼吗?”达旦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碗推开,将是初的这碗面移到自己跟前,边吃着面边看着客栈里刚进来的人,店小二已经将他们要的东西送上来。

青衣男子看到达旦正盯着自己看,他头微侧看着小男孩,达旦忙将头低下继续吃面,青衣男子看着痛对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达旦看着是初的神情,他低着头小声问道:“你认识他们吗?”是初看着他,她知道青衣男子就是长孙青木,另外两人自己没有见过,但是她没有回答他,达旦也没在意,他继续低头吃他的面。

他吃完面后坐直身摸了摸肚子,样子很是享受,一背着筐的人走进客栈,直向柜台走去,嘴里还叫着“小勤”店小二笑迎上去,“老板,你回来了。”

达旦向是初递了一个眼色,是初向他点了点头,老板对店小二道:“你先忙着,我先回房收拾一下。”

“好的。”小二的声音很欢快,他的老板是一个很慈善的四十来岁的人,对小二尤其好,小二对他很敬重,所以办事很卖力,对客人很好。

老板往楼上去,是初听着他上楼的声音,她叫了一声“小二”,小二走过去笑道:“姑娘有什么事吗?”

“我要两间客房。”是初说着拿了些银子给他。

“姑娘请跟我来。”他说着带着是初和旦达上了楼,长孙青木看着他们上了楼,又看了看坐在面前的班艺,他很是那副冷傲的样子,要是在阳城别人对他是羡慕有加,但是在这里没人认识他的身份,对他却是视而不见,自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像他这样典型怪僻的人倒是少见,班艺吃着东西,对他们视而不见。

店小二打开房间,“就这两间,姑娘将就将就吧。”是初向她点了点头,达旦跟着她进了房间。

“有劳了,你忙去吧。”

店小二下了楼,达旦跑到窗子边,打开窗子,指着对面的厢房,“那里就是老板的药房,”他在小镇上呆了十来年,由于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只能靠偷鸡摸狗为生,小镇上人能去的地方他都去过,所以对这家客栈很熟,对客人的人也很了解。

是初向他点了头,“你留在这里,我先下去看看。”达旦点了点头,是初出了门,绕过长廊向厢房走去,达旦伏在窗子上看着她。

是初敲了一下门,老板说道:“什么事啊?”是初没有回答,她又敲了一下,“门没关。”看样子老板很忙。

是初推前门走进去,老板正忙着把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台子上,“前辈,”是初走近他打了声抬呼,老板一听声音不是小勤,他直起腰回过头,“晚辈一朋友病了,晚辈特来请前辈的。”

是初虽然彬彬有礼,但老人的目光还是很严峻,在这个小镇上,知道他是大夫的人都是一些身份比较特殊的人,再加上是初这样进入他的房间实在是有些冒昧,是初早在之前就听达旦说了他知道的关于客栈老板的事,对他有一定的了解,能够猜出七八分老板此刻在想什么,她接道:“晚辈情知前辈乃世外之人,想好好拜访,只怕打扰了前辈,故而只能不约而来,请您见谅。”

老板上下打量完了她,冷冷地问道:“你是?”

“小女子端木是初,乃中原人氏。”老板看着她,见她水灵秀雅,甚是诚恳,又听她说自己姓端木,敢来找自己,看样子对自己很了解。

“你的朋友怎么了?”

“他中了一掌,体内的毒血无法清除,现在还昏迷不醒。”是初见老板皱起了眉。

老板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你既然知道怎么来找我,也应该知道我救人是有条件的。”

他看着是初,在等是初的回答,是初头微微一低,一般的大夫救人都是有条件的,最起码要付诊金药费,这又怎么算是条件,老板既然这么说,一定有他不一样的条件,“前辈请讲。”

“小镇十里外有一个湖,湖里有一种叫沙龟的动物,平时不是在水里就是在沙里,只在有月圆之时才会出来,能解百种血毒,如果你能找到它,你朋友就有救了,我的条件是你把剩余的沙龟给我。”

是初向他点了点头,多谢前辈,老板点头与她达成协议,又提道:“不过我要提醒你,沙龟有一种食血的陋习,我抓了二十年都没有抓到。”是初听他说着,眼睛猛地看向屋檐,在此之时老板的眼睛也看向屋檐,同时手中还放出拿在手中的土块,那是观音土,可作药用。

土块一打向屋檐,屋檐处飞起一个黑影,老板开门向黑衣一掌打去,黑影一闪,站在门外的地上,老板又一掌来,“停??”来人伸出手向他,是初跟着走了出来,看到是盗见,有一点意外。“我是来找大夫的,只是情知前辈乃非常人,所以才采取非常手段,请前辈见谅。”说着给老板作了一个揖,是初与老板的对话他全听在耳里,他在是初之前已经到了这里,要不是时间长了他又有点出心,要不然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他是我受伤的朋友的朋友,得罪之得还请见谅。”是初说道,老板瞅了一下盗见,又瞪了一眼是初,心想自己已经把方法告诉了他们也不能怎么样,再加上沙龟一直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想多结外行枝,转头走进房间,重重地将门关上,反锁上,他虽然怪僻,却不喜欢别人偷偷摸摸,盗见对着门伸出双掌,耸了耸肩。

“你不是晚上才攀人家屋檐的吗,怎么今天这么早啊?”是初打趣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盗见地问,是初神情严肃起来,忙说道:“你是大盗,当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动。”说着向远处伏在窗子上的窗子上的达旦做了一个手势,达旦看了跳下窗,跑出房间。

“这倒也是,不过我没偷东西咯。”说着跟上是初。

“偷听也是偷。”是初说道,他皱了一下眉,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从后院出了客栈,向镇外走去,天快黑了。

天黑的时候,镇上唯一一个大夫的家里,一个女子推开门走了进去,守在昏厥的人的身边的老板一看到女子,只见她换了一身黄衣,这身衣服好像更适合她,她看起来比早上更漂亮了,他连忙站起来,“我都照顾得很好的。”

冷飞看着他,他的样子有些疲惫,看样子他的确做得很认真,冷冷地问道:“他们呢?”

“那个拿剑有礼貌的去了黄沙谷,那个黑衣的动手很快的去了客栈。”他一口气说完就低下头,样子有些害怕。

“你怎么把客栈的事告诉他了?”冷飞生气地问道,她一生气面前的人把头低得更低。

“我也不想的啊,”他的样子显得很无奈,“是他逼我说的。”

他想起缘亘走后不久,他正坐着捣药,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这个小镇上的人是不是病死的?”

他放下手中的节奏,笑道:“怎么可能,这个小镇是就这么多人,再说了,虽然我不是妙手回Chun,但也治好个那么几个人。”

盗见的手在他肩上拍了几下,他不由得感到肩膀一阵**,他很讨厌盗见的手,甚至有些害怕,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想干,干什么?”

盗见坐在到他对面,手还是搭在他的肩上,“那个大夫住在哪里啊?”

他只能一五一十地把客栈老板给他说了,不过他客栈的老板在他心目中还真是一个近乎于神的人,小镇上的人无论得了什么怪病他都能治好,有几次几个病人来找自己,要不是他出手相助,办怕自己早已经惹下害人命的事儿。

冷飞摇了摇头,对眼前的人感到很无奈,“我秋寒发誓,我真的很听姑娘你的话,你又没有告诉我不能跟他们说客栈老板的事。”他的样子看起一真的很无辜,冷飞没有理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哎,你去哪?”他嘲冷飞大喊,冷飞还是没有理他,他坐回古七一的身边,看着昏厥不醒的他,“真是的,你好好的干嘛要受这么重的伤,可苦了我了。”

客栈里,小二送了一些酒菜到一间客房,他将酒菜放下后坐下,铁骑头拿起筷子,夹了些菜放在口中,“又是些什么人?”

“还是是很清楚,他们二男一女,现在前院的客房里,明天可能会出黄沙谷。”他刚说完,就有人敲门。

“我

《沧水赋之逆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